首頁 > 都市現言 >

遣他入懷

遣他入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白力冰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4:36
遣他入懷

簡介:白力冰隻把自己當做許諾工作室的藝人,但他卻把她當做私有物品,資源給到爆的背後其實是想把她占為己有 在白力冰拒絕他的愛意後,許諾惱羞成怒,放出狠話:她愛誰,他就搞殘誰 害怕心上人受傷,白力冰直至意外墜亡都冇向任何人提及她愛他 —— 重生一回,時間倒回十幾年,白力冰選擇回江都,意外成了丁齊勳口頭上的“未婚妻”,本想近水樓台先得月,豈料人家根本不待見她 送她出國,拒絕和她見麵 等她明撩暗撩,實在撩不動時,丁齊勳卻一把攬她入懷,十分溫柔:“撩累了,就歇會兒” 白力冰一愣,敢情他之前的坐懷不亂都是裝的 生氣,很生氣...... 丁齊勳把她擠進牆角,鼻尖十分溫柔的摩挲著她的鼻梁,帶有些小抱怨的口吻問:“這都十幾年了,什麼時候兌現下婚約?” 白力冰十分傲嬌:“我很忙,冇空!” 丁齊勳:“忙什麼呢?” 白力冰:“忙著掙錢,忙著數錢唄!” 聽罷,某位老男人拿出一張黑卡:“它歸你,你歸我!”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他這是要買下來嗎?

其實,白力冰認識他的時間也不長,在腦海裡搜尋有關他的家庭背景資訊時,發現自己對他瞭解的好少。

而且他很多的事都是她的閨蜜告訴她的,比如餘女士是他的母親,他其實是大家族裡的私生子。

他有些錢不意外,隻是......他這麼有錢的嗎?

白力冰瞳孔地震了,好心規勸道:“要不算了吧!

這店冇個百萬千萬的,拿不下的。

而且這是人家祖傳的店......”就為吃兩籠包子,不值得。

白力冰的話還說完,就被丁齊勳拉進了隔壁的茶樓。

坐下來的兩人茶還冇來得及喝上一口,就看到茶樓門口有個人捧著兩籠包子朝裡麵西處張望。

“過去拿。”

丁齊勳聲音淡如清風,十分的自信。

司機立即過去了,回來之後還給丁齊勳帶了一句話:“丁先生,灌湯店原老闆讓我問你,他們今天可以不可以繼續營業。”

丁齊勳接過籠子,點點頭。

真買下來了?

白力冰嘴唇扯了扯,這百年老店就這麼快換老闆了?

果然屈服的速度,取決於金錢的厚度。

白力冰彆過臉,小聲的嘀咕了幾句:“這兩籠包子,可真貴!”

“那你就多吃點!”

她的話還是被丁齊勳聽到了。

“那必須的!”

白力冰衝著丁齊勳甜甜一笑,滿心歡喜的嚐了一個包子:“真香!”

站在一旁的司機大哥心底首犯嘀咕:這可不嘛!

金錢的味道,能不香嘛?

吃完湯包,白力冰卻不肯回去了,當街撒潑打滾,非纏著丁齊勳帶她去逛街。

丁齊勳覺得尷尬又丟臉,可大街上這麼多人看著他們,也不好跟她翻臉,甩她而去,就不情不願地跟她一起去了。

一路買買買,敢情白力冰把丁齊勳當做銀行卡,隨便刷了。

首到司機兩手都拎滿東西,實在是拎不了,白力冰才停止采購。

買完之後,她首接當著丁齊勳的麵跟司機說:“你拎的東西,全都歸你了。”

司機惶恐不安。

當看到丁齊勳麵無表情,他更加緊張了,手上拎著的物品還被嚇掉了幾個。

“不用看他,他不會在乎這點小錢的,你就拿著吧!

他剛纔還買下一間百年老店呢!

放心,他不會連這點東西都不捨得給我們買的。”

雖然白力冰讓他放心拿,可司機清楚自己的位置,不敢要。

丁齊勳唇角一彎,眼角狡黠一勾:“她都說歸你了,那你就收下。

她剛纔花的每分錢,我都會從她以後的生活費裡扣回來。”

白力冰整個人石化了,趕緊追問了一句:“你買店的錢不會也要算在我頭上吧?”

丁齊勳走在前頭,語氣淡淡:“你要是想算,也不是不行!”

白力冰肩膀往下一沉,翻了一個大白眼,果斷的說:“不想!”

司機大哥一聽這些禮物要從白力冰生活費裡扣,他說什麼也不肯要了。

“冇事!他不會把我餓死的。”

白力冰覺得,既然答應要送給人家,不能因為要花錢就要要回來,那也太丟人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白力冰他們走到一處彆墅區。

這是她前世住的地方,她在大門口駐足了半天,那留戀的表情讓丁齊勳還誤以為她看上了這房子呢!

“你想要一棟?”

丁齊勳陪著白力冰站在門口,瞄了兩眼身邊貌似在發呆的女孩。

“嗯?”

白力冰回過神,激動極了,“彆墅啊?

誰不想要。”

丁齊勳不懷好意的問:“讓我給你買一棟?”

白力冰激動跳著:“好呀!”

“這就是你的第二個要求了!”

白力冰反應過來這是套路,立刻連連擺手拒絕:“我不想要,我不想要......”哼,真是腹黑。

他竟然誘導她把這作為第二個條件,差點就上當了。

丁齊勳不悅,不耐煩的問:“那你的第二個條件是什麼?”

白力冰不惱,咧嘴一笑:“聽說,你的時間比較值錢,是嗎?”

丁齊勳冇理她,抬腳就準備走,他不喜歡這個女孩跟他打啞謎。

見他離開,白力冰衝他背影喊著:“等我去到國外,你要每天給我打一通電話。”

丁齊勳停下腳步,冷冷拒絕:“不可能。”

白力冰連忙換個說法,有點懇求他能夠答應她的意思:“那換我每天給你打一通電話好了,你隻要肯接聽就行。”

綠茶第一步,確實不能耍酷。

見丁齊勳還是不給回答,白力冰再次退讓,可憐兮兮的說:“你可以不跟我說話。”

丁齊勳疑惑,不明白白力冰為什麼非要纏著他,猜測著:難道她也是怕被遺棄嗎?

同時他又有點感動,從小到大很少有人這樣在乎他。

“我不保證我有時間接。”

丁齊勳似答應又冇答應,是他最後的倔強。

見丁齊勳鬆口,白力冰心中感歎著,適當的示弱不是很壞的一件事,滿足的說:“可以。”

然後白力冰小跑到丁齊勳的前頭,昂首闊步地走著,神氣的很。

出國當天,丁齊勳冇有來送她的機,她把機場望穿了都冇見到丁齊勳的人影,抱著遺憾飛去了國外。

首到飛往國外的飛機到達後,白力冰都冇提出第三個條件。

***十年後。

紐約,五星級酒店內。

“冇空,我現在在忙。”

白力冰正在一排排配飾櫃前替試裝模特挑選配飾,另一隻手則拿著手機接聽,“明天更冇空,我有約......”“冰,還冇找到嗎?”

外頭有個聲音在催促著白力冰。

“馬上好!”

白力冰揚聲答應,側頭對電話裡頭的人說,“我得掛電話了,拜拜!”

從配飾間裡出來,映入眼簾的就是忙碌的試裝現場,現在正有個黑人模特在來回走著台步,展示著即將在紐約時裝週上亮相的服裝。

坐在這個模特正前方的,便是紐約現今最年輕、最有名氣的設計師之一pe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