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強扭的男神酸又澀,重生她不追了

強扭的男神酸又澀,重生她不追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蘇清歌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31:14
強扭的男神酸又澀,重生她不追了

簡介:【重生1對1雙潔追妻火葬場校園甜寵】 他是她的鄰居小哥哥,她自打十二歲第一眼見到他時,便認定,她以後要嫁的人就是他 她為了救他,被人打至icu,icu裡他答應娶她為妻 她如願嫁給了他,婚後卻過成了喪偶,他早出晚歸 他們之間形同路人 終於,她確診重度抑鬱,如不治療,恐會精神分裂 直到看到他西裝上的口紅印,她徹底崩潰了,於是眾人眼裡溫柔賢惠的席太太瘋了,她作天作地,豪擲千金,毫無理智,她就是要離婚 席瑾言怎麼也想不到,昨夜對他百般勾引,萬般糾纏的小妖精,天剛亮便毫不留情把他踹下床 慈善舞會中,當他看到她與陌生男子跳華爾玆,他的隱忍剋製統統見鬼去了,他將她抵在牆角,咬牙問:“席太太,你玩得很花?” 她眸光冰冷,一字一句吐出:“不及席總萬分之一” 馬路上,汽車飛馳而來 她將他推開,她渾身浴血,倒在他懷裡,她說:“席瑾言,我追了你十五年,我追不動了,我放過你了,你也放過我吧,從此我們兩不相欠了 席瑾言,下輩子,我再也不要愛上你” 一朝重生在校園,命運的齒輪她將親自扭轉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夜裡,蘇清歌躺在床上,她的眉頭緊鎖,顯然正沉浸在一個深深的惡夢中。

夢中,她站在一個昏暗的角落裡,眼前有個女子,麵容模糊,彷彿被一層薄霧籠罩。

那女子靠在席瑾言的懷裡,兩人親密無間,女子溫柔地喚他:“席哥哥。”

她的聲音柔和而充滿愛意,每一個字都像一把銳利的刀,深深地刺入蘇清歌的心。

那女子突然轉頭看向蘇清歌,嘴角勾起一抹輕蔑的笑意,她緩緩開口:“蘇清歌,你就承認吧,瑾言根本就不愛你。

你霸占了席太太這個身份三年了,是不是該還給我了?”

蘇清歌心中一緊,她試圖開口反駁,但發現自己的聲音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怎麼也發不出來。

她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女子在席瑾言耳邊低語,兩人的笑容那麼刺眼,那麼讓她心痛。

“你是誰?”

蘇清歌終於艱難地擠出了一句話,但女子隻是冷笑一聲,冇有回答。

她的身影漸漸變得模糊,最終消失在黑暗中,隻留下一句回聲在蘇清歌的耳邊迴盪:“蘇清歌,你不配擁有他……”蘇清歌猛地坐起,額頭己是一片冷汗。

她環顧西周,發現自己還在臥室裡,月光依舊,隻是夢己經醒了。

她長長地撥出一口氣,試圖平複自己狂跳的心臟。

但那個女子的麵容和聲音卻像烙印一般刻在她的心上,讓她無法忘記。

蘇清歌望著空蕩蕩的床,心中不禁泛起一陣苦澀。

旁邊依然空無一人,她輕輕歎了口氣,看來瑾言今夜又冇有回來。

這三年裡,他們的婚姻生活就像是一座孤島,彼此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她回想起與席瑾言剛結婚時的那些日子,雖然席瑾言對她依舊冷漠,但蘇清歌總是懷揣著希望,希望有一天能夠打動他的心,讓他真正愛上自己。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發現這個希望變得越來越渺茫。

這三年來,他們見麵的次數屈指可數。

每當蘇清歌想要與他見麵時,他不是在開會就是在出差。

婚姻中,他的缺席,讓蘇清歌感到無比孤獨和無助,她的婚姻彷彿變成了一場喪偶式的生活。

此刻,蘇清歌的鼻子一酸,一股委屈湧上心頭。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也不知道這段婚姻是否還有挽回的餘地。

但她知道,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翌日清晨,蘇清歌從樓上緩緩走下,她的穿著簡單而樸素,一件白色的T恤,搭配著一條淡藍色的牛仔褲,顯得格外清新。

她的腰間圍著一件淡黃色的圍裙,與她的氣質相得益彰。

蘇清歌走到廚房,開始了她的日常—做早餐。

這三年來,她每天都會做兩份早餐,即使知道其中一份可能不會被吃掉,她也從未改變過這個習慣。

她似乎是在用這種方式,默默地等待著那個不太可能出現的人。

她熟練地打開冰箱,取出新鮮的食材,開始忙碌起來。

鍋鏟在她的手中翻飛,不一會兒,香氣西溢的早餐就做好了。

她將一份早餐放在餐桌上,另一份則放在保溫盒裡,這是為瑾言準備的。

即使他很少回來,即使他從未吃過她做的早餐,但她還是堅持著這個習慣。

蘇清歌坐在餐桌前,看著眼前的早餐,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情緒。

這三年來,她的生活似乎己經被瑾言占據了所有的空間,她每天都在期待著他的歸來,期待著他能夠看到她的改變和努力。

然而,現實卻讓她一次又一次地失望。

她輕輕地歎了口氣,將視線從早餐上移開。

“張嬸,你在家嗎?”

清歌的聲音柔和又不失甜美。

“太太,什麼事?”

張嬸的聲音從房內傳來,伴隨著輕微的拖地聲。

“瑾言如果回來,幫我告訴他,早餐在保溫盒裡,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清歌的聲音裡滿是溫柔和關心。

張嬸從房內探出頭來,手中拿著抹布,她看著清歌,眼中閃過一絲無奈:“太太,先生今天應該是不會回來了。”

清歌的眼簾低垂,劃過一縷淡淡的憂傷,但很快就恢複了平靜,她笑了笑說:“沒關係,晚點如果他冇回來,早餐您幫我處理掉吧。”

張嬸歎了口氣,看著清歌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心中不禁泛起一絲漣漪。

她知道,太太總是這樣,明知道先生不會回來,卻還是做著兩份早餐,每天都期待著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

“太太總是這樣,明知道先生不會回來,卻還是抱著一線希望。”

張嬸自言自語道,手中的抹布無意識地在地板上畫著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