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全民異能,還不如我右眼瞪一下

全民異能,還不如我右眼瞪一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秋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6:49
全民異能,還不如我右眼瞪一下

簡介:《都市高武》《腦洞》《無女主》《快節奏》 那一天月亮炸了 地球上無數的異能者覺醒 死了五年的陳秋再次複活,右眼中藏進了一個未知的生命體 吞噬,進化,所有異能都拜倒在陳秋右眼麵前 拜月,蟾宮,今朝醉 各種勢力在僅存的大路上爭奪可憐的資源 月獸,潮汐,一輪一輪的恐怖衝擊著人類最後的生機 月球為什麼爆炸?潮汐的深處存在著什麼? 陳秋高舉右眼,代表文明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這己經是我偷出來的品質最好的屍體,雖然在冷藏室放了整整五年。”

狹小的私人手術室內,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扶了扶金絲眼鏡,翻看著手裡的材料:“陳秋,五年前死於月落隕石。”

“不白偷,幫我移植上這隻眼,明天送你去蟾宮內城。”

手術檯上,一個肥胖的男人指了指自己的右眼,那裡冇有眼球,隻有一個深深的空洞。

穿白大褂的醫生輕笑了一聲,拿起手術刀乾淨利落地伸向另一張手術檯,那裡躺著一具發白乾瘦的屍體。

手術刀輕微的碰撞聲響起,在屍體眼窩中細緻地切割著。

“痛。。。

眼睛好痛。。。”

屍體感受到劇烈的疼痛,微不可察地顫抖了一下。

醫生愣了一下,搖搖頭,繼續切割,一根根地挑斷著眼球連接眼窩的神經。

“我在哪裡。。。

好痛。。。”

陳秋恢複了意識,他躺在手術檯上,全身都失去了知覺,隻有右眼傳來劇痛。

“有人在挖我的眼睛!”

陳秋左眼的視覺變得清晰,他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但是他全身都不能動彈,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一顆鮮血淋漓的眼球從右眼中被挖出,細密的血管還連接著自己的眼窩。

突然!

那顆眼球彷彿有了生命一般,狠厲地盯著麵前的醫生!

醫生愣了一下,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那顆眼球上瞬間伸出了密密麻麻的觸手!

觸手閃電般從醫生脖子上劃過,醫生的脖子上噴出一股鮮血,倒在地上發出“嗬嗬”的聲音。

肥胖男人驚嚇過度,褲襠上洇濕了一片,他尖叫出聲,抓起一把手術刀紮向眼球,眼球猛地變紅,無數的觸手倏地從他空洞的眼窩中插入,又從腦後插出,男人當即倒地,冇了任何聲音。

眼球滾動著向西周看了一圈,無數的觸手伸向他原來的主人,從眼窩中插進去,最後整顆眼球臥回到眼窩中。

眨了一下。

“砰”!

手術室的門被撞開,十幾個身穿黑衣的保鏢闖了進來,見到地上的兩具屍體。

“立刻將這具屍體包圍起來!”

為首的一名黑衣人雙手突然冒出熊熊火焰,腳步在地上猛地一踏,腳下噴出一道火光,以極快的速度朝著陳秋衝去。

陳秋坐了起來。

不,陳秋還不能動,是眼球帶著陳秋坐了起來。

眼球在陳秋眼眶中左右滾動,突然變得通紅,一瞬間,十幾名黑衣人頭顱像西瓜一樣爆裂開來,接著身體寸寸化為飛灰,掙紮著消散在空氣中。

隻剩那名雙拳帶火的黑衣人。

黑衣人臉色蒼白,踉蹌倒退幾步,轉身就跑。

眼球突然伸出一張血盆大口,牙齒上還殘留著不知名的肉屑,一口將黑衣人吞下,發出哢吱哢吱磨碎骨頭的咀嚼聲。

陳秋從頭看到尾,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陳秋做了一個夢,夢到一片血紅色的大地上懸浮著一顆巨眼,巨眼上有無數根觸手搖擺不停,其中一隻觸手上還托著一團火焰。

巨眼緊緊盯著他,彷佛帶著無儘的嘲諷,他在巨眼前渺小得像一隻螻蟻。

他想逃,可是全身使不上力氣,動都不能動一下。

“痛。。。。眼睛好痛。。。”

陳秋捂著右眼掙紮著痛醒,發出了一聲怒吼。

他躺在醫院的一張病床上,右眼被層層紗布包裹著,身上穿著藍白條紋的病服。

陳秋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那天是中秋節,他和妹妹正在陽台上賞月。

“哥,就一個月餅,咱們倆分著吃吧。”

“你吃吧,哥不喜歡吃。”

陳秋寵溺地颳了一下妹妹的鼻子。

他抬頭望向夜空。

看到了那個一生難忘的畫麵。

那個高掛在天上亙古不變的月亮,爆炸了。

無數的隕石裹挾著火焰,以難以理解的速度朝著地麵撲來。

地麵到處響起隕石落地的轟鳴聲,人們的尖叫聲,汽車喇叭尖銳的警報聲,一顆細小的隕石撞在他右眼上,一瞬間,他陷入了無儘的黑暗中。

“你醒了。”

靠在椅子上假寐的一名中年壯漢湊近陳秋仔細觀察著,他的額頭上爬著一道蜈蚣一樣的刀疤。

“我是蟾宮C區的護衛隊隊長,你可以叫我張耿。”

壯漢仔細觀察了陳秋一會兒,往後一靠,坐回了椅子中,椅子不堪重負,發出“吱”的一聲哀響。

“我在哪裡?

發生了什麼事?”

陳秋右眼狂跳,一陣一陣地抽痛。

“你現在在我管轄內的一家醫院裡,是我把你帶回來的。”

張耿掏出一支菸,想了想又收了起來。

“我們正在追查一起遺體失蹤案,正好追查到東邊的一棟私人彆墅。”

“彆墅的主人叫陳大富,他右眼早年缺失,買通了一名醫生幫他帶出一具屍體,在彆墅的私人手術室裡給他做移植手術。”

“你就是那具屍體。”

“你己經死了五年了。”

張耿將煙放在鼻子上嗅了嗅,繼續說道:“我們到的時候現場的人全死光了,隻剩下陳大富和醫生的屍體,還有一地的骨灰。”

“這些人是你殺的吧?”

張耿目露精芒,盯著陳秋。

陳秋沉默不語,心裡思索張耿透露出來的資訊。

自己是一具死了五年的屍體?

那是怎麼活過來的?

右眼是怎麼回事?

“這位先生,請您先出去,我要對病人進行檢查。”

正在陳秋思索間,一名身材高挑的金髮女醫生夾著一本病曆走了進來。

張耿見陳秋不說話,將煙夾在耳後,起身邊往外走邊說道:“晚點蟾宮會有人來問詢,你知道什麼告訴他們就好。”

等到張耿走出了門,異變突生!

女醫生突然從病曆本中抽出一把手術刀,向著陳秋狠狠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