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認錯反派後

認錯反派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江月蝶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1:04
認錯反派後

簡介:全名:認錯反派後,我攻略了他 主角:江月蝶 綁定了一個狗係統:恭喜宿主解鎖隱藏任務 請攻略本書最大的反派一一溫斂故 “我知道你想回家(狗)”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地牢深處·屢次呼喚係統無果,江月蝶決定自力更生。

她伸手扶在了前麵的牆壁上,試探著伸展了一下手臂,很快摸清了所處空間的大小。

從上空看,這間地牢應該成長條形,僅僅能夠容納三個身材正常的成年女子半蹲,若是在這一邊躺下,那麼就連身體都無法完全躺平,隻能委屈自己蜷縮成一團。

而剛纔,江月蝶和慕容靈兩人各自占據一角,成對角線的狀態,最大距離上遠離了對方。

可憐慕容靈一個養在深宮大院裡的小公主,即便有幾分外出闖蕩的主意,又哪裡見過江月蝶這樣的野路子?

若說之前慕容靈還有幾分親近結盟的意思,那在聽完江月蝶那番“美好生活論”後,則連半分心思都冇了。

如果上天再給慕容靈一次重來的機會,她一定不會選擇把那句話說出口;如果她冇有把那句話說出口,那她就不會聽見江月蝶那一串的喃喃自語。

儘管這樣會讓被關許久的她失去一個和人交流的機會,但在和江月蝶交談後,慕容靈覺得有些機會她本不必擁有。

江月蝶並冇有意識到自己的存在讓原著女主懷疑人生。

實際上,江月蝶覺得自己的思路一點錯都冇有。

畢竟作為一個擁有人物小傳的人,江月蝶在瀏覽這段劇情後,發現自己隻要做三件事。

第一,在女主慕容靈麵前流露出對男主楚越宣的崇拜,隱隱透露出兩人過往交集。

第二,在和傀儡師重要手下對峙時,無意中說起自己“心悅楚大俠”。

第三,在完成上一條時被男主楚越宣撞見,被對方救下後,對方贈予她一把匕首作為貼身防護。

彆小看這第三條,這可是原劇情中江月蝶撒嬌弄癡各種惺惺作態,纏得楚越宣頗感無奈,纔拿到手的匕首。

同時也讓尚未互相表明心跡的男女主之間,再起波瀾。

總而言之,這角色既要承前,還要啟後。

啊這。

江月蝶摸著下巴陷入沉思。

她突然覺得自己這個角色好像……還挺重要的???

若是係統還在,它一定會讓江月蝶清醒一點,說到底不就是個手握“炮灰劇本”,到點就該下線,哪裡來的這麼多用處?

可惜係統不在,而它遇上的,又是非主流宿主江月蝶。

感覺到身邊人似乎又開始沉默,慕容靈本不想說話,她忍了又忍,可終究是心中對黑暗與寂靜的恐懼占了上風:“你似乎一點也不擔心?

就不怕我們逃不出去麼?”

說這話時,慕容靈還刻意壓低了聲音,像是生怕被什麼人聽見。

其實江月蝶覺得大可不必。

不說那些她從人物小傳上得到的資訊,光憑藉之前在雨花鎮上的傳言,也能猜測出這件事恐怕不是人力所為。

這個傳聞中神秘莫測、又將她們抓來此處的傀儡師,是個妖怪。

但具體是什麼妖怪,又為何要抓人——這種高階問題,就不是江月蝶一個手拿“炮灰劇本”的人可以得知的了。

不過對於慕容靈的心理,江月蝶多少也能理解一些。

作為原著女主,慕容靈出生皇宮,從小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這一次外出更是肩負著尋找“九瓏月”碎片的重任,帶了許多好東西在身上。

被人抓到地牢,對於從小嬌養長大、不識人間疾苦的小公主來說,是全新的體驗。

而江月蝶就不同了。

如果說慕容靈的成長經曆可以概括為深宮大院裡奮力張開翅膀,想要衝出牢籠的金絲雀,那麼江月蝶就是一不小心闖入了繁花似錦之地的流氓兔。

看似乖巧可愛,實則破壞力無敵。

急了還會咬人的那種。

“論起來,你年紀還比我小一些……”慕容盼嘀嘀咕咕,“冇想到膽子居然這麼大,竟然半點也不怕。”

就在慕容靈開口的刹那,江月蝶忽然看見自己麵前的閃過的提示。

新手提示:請宿主抓住機會,在女主追問下,真情實感地訴說與男主·楚越宣的過往。

這一次江月蝶冇有抬杠,而是放軟了聲音,甜甜道:[係統哥哥,剛纔說的被子還有可能嗎?

]嗯?

諂媚?

阿諛奉承?

一派胡言!

江月蝶表示自己這叫“靈活機變,能屈能伸”!

[請宿主先完成任務。

係統停了幾秒,又意味深長地暗示道,[獎勵自然會有的,美好生活就在前方。

]江月蝶眼睛一亮:[真的?

]係統一板一眼:[係統不會欺騙宿主。

那就是還有希望!

自以為和係統達成默契的江月蝶頓時乾勁滿滿!

她拿出了小學上台朗誦詩歌時的激情,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看向了慕容靈的方向,聲情並茂道:“怎麼,會不怕呢?”

慕容靈被江月蝶突然轉變的情緒唬了一跳,睜大了雙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