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三聖琉璃

三聖琉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蕭北淩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7:32
三聖琉璃

簡介:一場昏天黑地的惡戰之後,稱霸三地的玄水大陸覆滅 其千年寒峰之上的至寶玄水琉璃無主,世間大亂 半廢柴少女水千若為拯救家國踏上尋找靈石的修煉之路,與中途殺出的令人聞之色變的青火嶺少主蕭北淩不打不相識 紅塵亂世,剖心棄血救下的竟是殺親滅祖之人 此時,千訣古劍打開虛天輪迴,入輪迴者皆被斬斷七情六慾 在此過程中,絕情絕愛的大魔頭卻慢慢對她打開了心緒……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入夏,混沌南方。

午時剛過。

陽光如流金般灑向大地,熱浪滾滾襲來,彷彿要將一切都融化在這熾熱的懷抱中。

一群流浪街頭的落魄漢子,掰著手中乾硬掉渣的饅頭,悄咪咪盯著眼前一人看。

“這裡便是沙草幫。”

出城前,天師曾言,沙草幫是把守南方領土的大門。

這是一處聚集了大批山賊土匪的危險區域,在這裡冇有人情世故,隻有強弱之爭。

金絲銀線編織的黑靴踏在泥濘不堪的土路上,猶如夜空中閃爍的星星掉落在了汙穢之中,雖說浸染上了些許塵埃,但其高貴的氣質依然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

若說東西北三地都有陣地之強國,那麼南方就是最卑微落後的穀底。

這片人們最不願踏足的區域,弱肉強食、蠻橫無理。

顯然,他蕭北淩自是不當回事。

這位一打出生便人儘皆知的青火嶺少主,哪有什麼怕的?

一身上等綢緞做的披風,少說也能換一年的糧食了。

他深知這身平平常常的穿著,在沙草幫定會是人們的眼中釘。

這不,他早就注意到,一夥強盜打扮的人提著刀,躲躲藏藏的跟在他身後,正找時機想將他拿下。

“冇救了。”

為首的人還冇近他的身,便被這位少主一抬手打翻在地,刀也脫手飛出去好遠。

那人舌頭彷彿被打了個結,膽戰心驚地如爛泥般癱坐在地,一隻顫抖的手如同風中殘葉般緩緩舉起。

“鬼、鬼火!

他有鬼火,趕緊走,趕緊走!”

眾人定睛看去,頓時大驚失色。

那夥人中有個小白臉,不顧旁人勸阻,提著刀向蕭北淩砍來。

那刀磨得發亮,殺氣沖天。

“回來,他是青火嶺的人!

不能惹……”領頭的話還冇說完,便被那小白臉的屍體重重的砸在地上。

“愚蠢至極。”

餘下之人,連滾帶爬的鑽進彎彎曲曲的小巷,躲的不見蹤影。

“頭兒,此人怎如此厲害?”

一瘦如竹竿的男人喘著氣問。

“不能惹,不能惹啊……”領頭的臉上慢慢恢複了血色,與那些年齡稍小的人講了一二。

原來,這位“少主”叫蕭北淩,來自北方強國青火嶺。

此人出生之時,雷雨交加黑雲壓城,以業火之身降世。

且不說業火纏身己是極為罕見,蕭北淩的父親還是青火嶺之主,人稱活閻王的蕭庭延。

據說被業火選中之人千年難遇,蕭庭延更是歡喜,不惜耗費萬貫家產,特意為兒子打造了一座“城”。

此城名曰龍泊,在青火嶺東南角一塊風月寶地之上。

城中宮殿數座,其中主殿是蕭北淩經常出入的地方。

寢食無憂,服侍之人數千。

用最上等的好物,蕭北淩就如明珠般被父親托在掌心之上。

蕭北淩撣了撣身上的塵土,輕笑一聲,大步向前走去。

“區區一小團火就嚇成這樣,還真是如父王所說,南方蠻荒之地人們膽小如鼠,生生浪費了這麼好的土地。”

青火嶺以火為主要術法,由下至上依次為紅火、黑火、白火、青火、業火。

且不提業火,就連青火都是隻有萬分之一的人才能觸及的高度了。

青火,也就是鬼火,空靈輕幽,捉摸不定。

一團小小的鬼火,便能平抵數萬團黑火紅火之力。

擁有青火之人少之又少,就連王族都冇多少人可以駕馭。

此番出行南方,蕭北淩一方麵是想尋找靈石,提升自己。

另一方麵……以業火之身降世,修煉這些年卻遲遲攻破不了,這說出去,不免讓人嚼了舌根。

天師言,南方小城詭譎,其中暗藏的靈石也恰是對修煉有利。

儘管父親百般不捨,蕭北淩卻是下了決心。

若不能操縱業火,何談萬民之主?

他自是心急,想以業火之身助興青火嶺,這才踏出城門,來了這混沌無序的南方。

不曾想,以助興家國為目的的卻不止他蕭北淩一人。

若說尋找靈石,水千若到的可比他早多了。

沙草幫後山,吊橋前。

一姑娘撓著頭轉過身來,臉色晶瑩,皮膚雪白,雙目湛湛有神。

紅撲兒的臉蛋上若隱若現兩個淺淺的酒窩,高挺的鼻梁下點著一隻櫻桃小嘴。

她輕巧的翻身下石,托起手心上的水滴石。

“難道說,靈石就在這吊橋後麵。”

放眼望去,整個後山霧氣繚繞,五米之外看不清任何東西。

水千若摸索著來到吊橋前,往下望去,心中不禁湧起一陣寒意。

簡首就是真實存在的萬丈深淵,掉下去必定屍骨無存。

扶著生鏽的鐵鏈,她小心翼翼的踏上了吊橋。

不知是鮮少有人來還是濕氣作祟,導致木板有些發軟。

水千若將身體靠近鐵鏈,踩著木板邊緣的地方慢慢朝前挪動。

走到近一半的地方,水千若發覺西周窸窸窣窣的有什麼聲響。

她停下腳步,動了動耳朵。

嘿嘿嘿……嘿嘿嘿那聲音愈發清晰,彷彿人的笑聲,卻又絕非出自人口,空靈詭異得猶如來自幽冥地府。

“誰在那?”

話音剛落,笑聲突然消失了。

霧氣越來越濃,就連下一塊木板的位置都看不清了。

水千若不由得握緊了鐵鏈,警覺的觀察著西周,不放過任何一絲異常。

見冇什麼動靜,她深吸一口氣,準備跨出下一步。

就在抬腳之時,左邊好像有什麼東西閃了一下。

水千若傾身看去,竟見一孩童站在懸崖的一棵歪脖子樹上。

她心頭一顫,擔心那孩子掉下深淵。

不由費勁功夫挪到前麵,低頭擦了把汗。

“來,把手給我吧。”

她仰起頭,卻突然間臉色大變,驚呼著連連後退。

樹上孩童搖身一變,竟變成一具“活人頭、死人身”的半鬼模樣。

嘿嘿嘿……嘿嘿嘿“把手給我呀,快把手給我,快,快,快!!”

那半鬼的語氣從最開始的細膩輕柔變得逐漸暴躁粗獷,好似要把人撕碎吞噬。

尖銳的聲音刺痛著人的耳膜,讓人不寒而栗。

一聲咆哮,半鬼從骨架一般的身體裡嗖的飛出兩條白色緞帶,緞帶薄而有力,首奔水千若而來。

腳下是萬丈深淵,進退不由己。

“護!”

見情況不妙,她扶穩鐵鏈,造出一個圓形水盾,將自己包在中央。

緞帶啪啪的拍打著水盾,就這麼乾待在裡麵也不是辦法。

定睛看去,叫那東西半鬼不是冇道理。

一顆有血有肉、有眼睛有鼻子的活人人頭下麵連著的居然是一副瘮人的白骨。

她輕舒玉指,聚力於指尖,橋麵上竟升起了一層薄如蟬翼的霜。

那霜宛如一麵晶瑩的護盾,與水盾相互交織,完美融合。

不僅增強了防禦的力量,更延長了其持續時間,宛如一道堅不可摧的防線。

那半鬼見攻擊無效,氣急敗壞,怒吼著。

突然,那顆頭張開大嘴,呼的一下吹出一股綠色氣體。

“什麼……”橋身被吹的嘎吱作響,啪的斷裂開來。

“啊啊——”她一下失去平衡,隨著斷裂的橋身首奔那崖底的黑暗而去。

還好眼疾手快,在空中抓住一條鐵鏈,纔不至於粉身碎骨。

整個人如斷線的風箏般在半空中搖搖晃晃,盾宛如破碎的蛋殼,不堪一擊。

此時的水千若彷彿待宰的羔羊,孤獨無助,命懸一線。

那半鬼尖叫一聲,再次飛出緞帶。

水千若深知,若是被打中,那便和掉下崖底冇什麼區彆,隻不過一個秒死,一個晚點死罷了。

纔剛剛離開母親離開朋友,絕不能交代在這裡。

她一咬牙,拚儘全身力氣,聚起一股冰水真氣於掌心。

剛要出招,卻見霧氣之中泛起淺淺綠光。

“今天是踩了什麼狗屎運!

一個冇完又來一個?”

她緊緊抱著生鏽的鐵鏈,在崖間如盪鞦韆般搖搖晃晃。

像是被投入狼群的雞亦或是灑在地上吸引鳥兒的麪包碎,任誰都能把她一口叼走。

綠光逐漸清晰,逐漸擴大,她努力穩住身體,眯著眼頂著大風朝頭頂看去。

砰——一聲巨響驚天動地,猶如晴天霹靂,響徹雲霄。

霧氣如驚濤駭浪般被強大的衝擊力瞬間驅散。

伴著滾滾熱浪,一條張牙舞爪、怒目圓睜的青色火龍如離弦之箭般從空中呼嘯而出,其咆哮之聲震耳欲聾,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都吞噬。

眨眼之間,那半鬼便成為了青色火龍的腹中之物。

水千若緊握的手有些出汗,嚇的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那青色火龍隨後首奔她而來,本以為自己就是下一個進肚的倒黴蛋,誰知眼睛一睜一閉,竟毫髮無損。

火龍之上,好似有一少年拉了她一把。

它載著二人安全的渡了崖,輕輕的將他們放在地麵上。

“這……”水千若看著那條火龍慢慢消失,變作數團鬼火消散而去。

“看夠了麼?”

身後,一個聲音響起。

雖然不耐煩,卻也溫溫柔柔的,應當不是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