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山海錄之衡篇

山海錄之衡篇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星月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3:08
山海錄之衡篇

簡介:這是一個圍繞,“衡之始,裂之變,”六個字展開的故事 導演,主角,星月, 全書都將圍繞著她展開 精靈:“主人,故事要開場了” 星月:“來了” 作者:“等等,,新人,更新慢,慎入,慎入!!!!”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清晨,遠處東方那橘紅的太陽冉冉升起,金光撒向翻滾白雲,隨著白雲緩緩消散開,金光穿透雲層,撒向浩瀚的大地,大地正中是塊大盆地,盆地中生活著萬餘戶人家,這故事就從這裡開始說起。

在一片田野草垛上,出現一個瘦小的身影,這是一個隻有五歲的小姑娘,她稚嫩的頭髮自由散落,順風舞動,清澈明亮的眼睛看向遠方。

最近這段時間,她總是被一些奇奇怪怪的夢境所困擾。

在夢中,她會遇見一些行為舉止怪異的陌生人,他們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與現實中的一切都顯得格格不入。

每當從這些光怪陸離的夢境中甦醒過來時,那些人、那些事就如同煙霧一般漸漸消散,無論如何努力去回想,都無法再拚湊出完整的記憶。

這讓她感到十分困惑和不安,彷彿有什麼重要的資訊被隱藏在了這些模糊不清的夢境背後,但卻又無從探尋。

“星月~”一聲呐喊,迴盪山穀。

這聲音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回神的她連忙跳下草垛,向那熟悉的身影跑去。

“你怎麼每次吃飯都要我來喊呀,都這麼大了,怎麼還不懂事,”這個村口抱怨的婦人便是星月的母親,名喚鶯。

小女孩跑到婦人身邊,牽起了婦人的手道:“娘,我一點都不餓。”

鶯嗔道:“你吃了石頭呀,不餓,你現在在長身體,不吃飯怎麼能長大,老說這話,等下我真的餓你幾天,可彆哭噢。”

兩人一起回到那個熟悉的小屋,小屋裡瀰漫著麥子的甜香氣。

星月坐到了地墊上,看著前麵陶罐裡翻滾的食物,冇有半點食慾,隻看著母親給她盛上滿滿一碗,遞到她麵前,他不想聽母親無儘說教 ,隨即便端起碗吃了起來。

飯後,星月又再次離開了家,身後的婦人隻滿臉愁容的看著,對於第一次養活孩子的她,麵對這種情況,並不知道怎麼處理,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彆人請教。

她走到鄰居家,院子裡的婦人正坐門口石頭上整理著一團麻線 ,聽見走路聲音抬頭,微笑著招呼人坐下:“來的正好,來幫我一下,”她如救星般招呼人坐下,這些亂麻,理的她頭疼。

鶯比較年輕,對於這需要耐心的活更在行,一會兒,問道:“ 我來呀,是想問你一下,我家那妮子總是會一個人坐著發愣,你比較有經驗,想問問你,她怎麼了。”

“是嗎,那她吃飯怎麼樣。”

說到這,鶯臉上愁容更盛:“她呀,老是喊著,不想吃飯,每次都得要我看著,才吃一點點。”

“不吃飯呀,那真得好好注意一下,前年那薑家孩子,不知道什麼了,冇精神,不吃飯,後麵那孩子就在晚上睡死過去看,你呀,最好去巫那裡瞧瞧。”

鶯聽了一驚,害怕極了,她是怎麼都想不到這一層的。

這巫他是知道的,隻是這的人都冇有去找巫看病的習慣,大病死,小病扛,就是近兩年換了位巫大人,這能看病的名聲便傳了出來。

“巫大人,能行。”

“聽我的,冇錯。”

又回到了自己小基地的星月,依舊坐在那草垛上,望著遠方的山巒,心中充滿了好奇,想著有一天要翻過那座山,去看看山的另一邊到底有什麼。

同樣在田野玩鬨的兩個小姑娘,看見了田垛上的人之後,便互相湊近了一些,並用手捂著嘴,生怕被彆人聽到似的,然後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其中一個小姑娘小聲地說道:“我聽我阿孃說,她的腦子可能有問題呢!

你看,她老是一個人坐在那發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咱們還是離她遠一點吧。”

這個說話的人名叫小紅。

然而,站在一旁的另一個小姑娘卻並不認同小紅的說法。

她同樣小聲地反駁道:“纔不是呢!

我之前跟她一起玩過哦,她不是你說的那樣子的,”說話的這個小姑娘便是小青。

說著小青就跑到草垛下詢問著:“星月,你在上麵看什麼呀,”跟著就爬了上去。

跟在後麵的小紅也一起爬了上草垛,站著向遠方眺望嘟囔著:“冇什麼東西呀。”

因為兩人的攀爬,鬆散的草垛隨時都能倒塌且搖搖晃晃,被失重感擾亂心神的星月看了眼爬上來的兩個人,冇有接話,心裡甚至有些許反感,她並不想這份平靜被打破。

青兒見旁邊星月不說話,看著那山峰,想到了什麼,打開話題道:“我聽我阿爹說,在那山頂上住著神仙。”

星月被勾起了興趣,問道:“神仙,你有見過嗎?”

小青搖搖頭:“冇有,我隻是聽我阿爹說的,阿爹說他小時候有見到過一次,那神仙可厲害了,還能在天上飛呢。”

小紅跟著在旁邊坐下道:“是呀,是呀,我娘也見到了,說那神仙可漂亮了 。”

星月眼睛瞬間亮了起來:“那那天我們到山上去看看吧。”

小紅聽了擺手道:“不行,不行,我娘說了,我們是不能去外麵的,外麵有很多野獸,會吃人的,最喜歡吃我們這樣的小孩子了。”

小青附和著:“是呀,我媽也說了,還有那個守大門的叔叔可凶了,這旁邊都是圍牆,那麼高,我們是出不去的。”

星月看向那圍牆,在起伏的山峰裡,蜿蜒盤旋,望不到邊。

沉默良久,小紅終是坐不住:“我們去彆地玩吧,這裡一點都不好玩。”

小青也是同感,就跳下了草剁,小紅跟著隨後滑了下去,走時小青回頭看了眼,又回頭追趕前麵的小紅去了。

星月轉頭看向遠去的兩人,心中泛起一絲孤獨感,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是融入不了她們,對於她們玩的一些小遊戲,嗤之以鼻,她也感受到了那些異類的眼光,隻是她不願想也不在乎那些。

隨著太陽慢慢下移,天空逐漸變得橙紅,每每這個時候,她便踩著晚霞回家,半路正好遇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阿爹,”星月笑喊著。

這個身穿粗麻布衣衫的男子,見這小人兒,臉上盪開了漣漪,這一天的疲憊都跟著煙消雲散,他微笑著將懷裡大葉子包裹著的靈果,彎腰遞給了前麵的小人兒:“來,拿著吃吧。”

“呀,楓林,這是你女兒呀,不錯呀,長的真標誌,”這個同樣身穿粗布衣裳說話的人,名喚蕖(qu),家住村西頭。

“是呀,你怎麼走了南門進來呀,從北山下不是回家更近一點。”

“喔,我今天不是跟著鐮隊一個組嗎,就跟著他們一起走南門了,”說著又低頭看向那小人兒,看著她將紅紅的果子一個一個往嘴裡塞,勸道:“這靈果可彆吃多了,當心拉肚子。”

星月嘟嚷著嘴搖了搖頭,“不會~”楓林也道:“你彆說,這果子我都不能多吃,偏這小丫頭,吃了一點事都冇有。”

“是麻,那真奇了,”他看著這小人兒鼓鼓朗朗的嘴,稀罕的緊,想著啥時候也能有這樣一個女兒就好了,想著便著急回家了,“不說了,我要回去了,不然怕要到天黑回家了。”

分道揚鑣的三人分頭回家,星月跟在父親身後 ,就她知道,這些果子對她有莫名的吸引感,每次吃完這些果子,不僅冇有他們說的症狀,反而渾身舒暢,就連那毛孔都歡呼雀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