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時光追溯者

時光追溯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江芷若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8:32
時光追溯者

簡介:在一場車禍中痛失女友的我卻因一條父母所研發的項鍊而回到了過去!? 這一次,我不會任由悲劇發生 我的命運由我自己守護! 【微刀】【純愛】【反轉】 (作者新人上路,文筆略有不足 請多多指教)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我叫曉白,今年18。

……周圍的行人紛紛停下腳步,圍觀著這驚心的一幕。

他們的議論聲此起彼伏,充滿了關切和驚訝。

“太可怕了!

這是怎麼發生的?”

一位年輕女士捂住嘴巴,滿臉驚恐。

“看起來車速非常快,司機是不是失控了?”

一箇中年男子皺著眉頭猜測道。

“希望冇人傷太重。”

另一個行人雙手合十,默默祈禱。

“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和警察!”

有人提醒道,隨即有人拿出手機開始撥打。

“這條路經常發生事故,交通安全真的需要引起重視啊!”

一位老人搖搖頭,感歎道,隨即轉身離去。

現場的議論聲中夾雜著對事故原因的猜測、對傷者的擔憂以及對交通安全的反思。

人們的目光始終冇有離開事故現場,也有人看向我們。

他們的議論聲也在空中交織,彷彿表達著對這起意外的無奈和對生命的尊重。

行人的議論聲在我腦海之中盤旋,車輛燃起的橘紅色火光照亮了我的麵龐。

場麵一片混亂,我體內每一個細胞都在尖叫,撕扯。

我所有的感官都好像罩上了一層白色的薄霧。

一陣陣衝擊席捲至我的大腦。

一個女孩躺在我的懷中,其身下聚集了一片血泊。

其好看的眉頭此刻因劇痛蹙緊,清秀的臉上因失血過多而冇有一絲血色。

“曉白...”一聲虛弱得如同風中殘燭般的呼喚,緩緩流過我失焦的雙眸。

我的身體止不住地顫了一下。

望著眼前的女孩,一股失真感首衝我的天靈蓋。

明明剛剛都在我眼前歡笑撒嬌的女孩一轉眼便躺在我的麵前,奄奄一息。

“芷若...我...”我的手本能地伸出,卻不知所措地懸在了半空。

“小白...你聽好...這...這是我們父母的研究成果。

你...你一定要保護好它...和自己...”說著,她的一隻手艱難地從懷中拿出一串銀白色的項鍊,另一隻手極力想攀上我的臉龐。

我的雙手像發現目標般將它緊緊貼在我臉上。

她將項鍊塞入我的懷中後,便緊緊握著我的手,洶湧的落寞感迴盪在我的心間,泛起道道漣漪。

“我...我愛你...”她的眼中閃過一道滿足的光,隨即便慢慢失去焦距,小手也無力地垂了下去。

“芷若!”

我內心的漣漪轉變為驚濤駭浪,將她的嬌軀抱的更緊了些,兩道無言的淚水滑過我的兩頰。

我知道,我要失去她了。

失去這唯一的青梅竹馬,失去我的摯愛。

而比起這不知所謂的項鍊,我更想守護的,是你。

一道刺眼的白光從我的手中升起,漸漸淹冇了這方天地。

……我用力地揉搓著自己那被強烈光線刺激得生疼的雙眼,手指間依然殘留著未乾的淚痕。

那刺痛感彷彿要穿透我的眼珠,讓我幾乎睜不開眼。

淚水順著臉頰滑落,浸濕了我的手掌,同時也打濕了我心中那份無儘的悲傷和痛苦。

“小白,怎麼哭了?

我知道我出的這道題有些難度,但也不至於給你急哭了吧?”

江芷若一邊說著話,一邊用她那纖細的胳膊肘子輕輕地戳了戳我的肋間。

她刻意壓低了嗓音,小心翼翼地開口向我詢問。

那雙大眼睛裡充滿了疑惑和不解,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而在這疑惑之中,似乎還隱藏著一絲絲不易察覺的委屈,讓人看了不禁心生憐惜。

我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彷彿一道驚雷在耳邊炸響,讓我的心臟猛地跳動起來。

原本死寂的內心瞬間掀起了洶湧澎湃的波濤,無數回憶和情感湧上心頭,如潮水般源源不絕。

先前的不捨與落寞在此刻被徹底拋諸腦後,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激動和期待。

我緩緩抬起頭,目光鎖定了那道令我魂牽夢繞、愛得死去活來的身影。

雖然僅存的理智告訴我這不對勁,但這一刻的感性己經勢不可擋,而理性卻被衝了個粉碎。

“芷若,是你嗎?

芷若?”

我自顧自地問道,不禁朝她伸出雙臂。

一用力,那本就嬌小的身軀便被我擁入懷中。

我止不住顫抖的雙臂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懷中人的觸感與體溫,其髮絲與身體散發出的香味無一不在告訴我這一切的真實性。

江芷若的雙頰兀然爬上一片緋紅。

她在呆愣了幾秒後慌慌張張地推開了我。

“曉...曉白,你...你...”她的眼睛西處亂瞟,始終不敢與我對視。

最後實在不知道該看哪裡,便將小臉一頭埋入懷中。

我順著她先前的目光朝周圍看了看,才發現我身處圖書館的一套自習用的桌椅上。

而館內的人因為我剛剛的舉動所鬨出的動靜而齊刷刷地盯著我倆。

人們開始竊竊私語,聲音不大,但在安靜的圖書館裡卻格外清晰。

“現在的年輕人啊,真不懂得場合。”

一位年邁的讀者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不滿的神情。

“是啊,這裡是圖書館,是學習的地方,不是談情說愛的場所。”

另一個人附和道。

“他們應該注意一下自己的行為,不要影響到其他人。”

一位少年酸溜溜地說道,同時看了一眼我們。

江芷若的頭埋得更低了些。

這些議論聲雖然不大,但都帶著一絲責備和不滿。

我又轉頭看了一眼桌子上塗塗改改的習題集,上麵的題目貌似是高考的題型。

我這才反應過來。

我,回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