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四合院:禽獸太多,隻能偷偷變強

四合院:禽獸太多,隻能偷偷變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張揚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0:51
四合院:禽獸太多,隻能偷偷變強

簡介:【腹黑後期打臉種田鬥禽】 張揚,剛穿越到電視劇中的四合院 就遇到了在當土皇帝的易中海,帶頭逼捐給賈家 不給的話,賈張氏還辱罵人,不讓人離開 張揚自然被當成典型 遭遇四合院人冷落,讓我捐錢是吧,我轉手去舉報易中海搞詐騙,想要造反 被處罰之後,何雨柱作為幫凶,被關起來 出來之後,帶著人來找麻煩,張揚略施小計,整蠱了劉海中一家,讓他們筏糞頭搶 趁機敲斷何雨柱腿,讓他變成瘸腿戰神 利用自己獲得的異能,在小小四合院,悠閒生活 暗中收拾禽獸,慢慢積累財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主人發話了,作為舔狗的何雨柱,自然也站了起來。

目光看向張揚方向,冷冷說道:“張揚,一大爺叫你站起來,你小子聾了,又欠揍不是?”

“柱子,我們要講道理,不要打人,張揚叫你站起來,耳朵聾了?”

易中海為了保持道德天尊人設,出言阻止何雨柱。

他就是一個偽君子,當年在賈東旭死了,黑夜下給秦淮茹玉米麪,難道冇有想著,占占秦寡婦便宜。

還有賈東旭死了,秦淮茹肚子有一個遺腹子槐花,跟小當長得一點都不像。

難道就冇有可能,是易中海強迫她,做了某些事情,纔有了槐花嗎。

不然的話,怎麼有那麼巧的事情,賈東旭死了,秦淮茹肚子就有孩子了。

張揚強行讓自己冷靜,暫時不能跟他們起衝突,站了起來,語氣平淡開始講道理:“一大爺,有什麼事?

我家裡也冇有錢啊,賈家比我家生活好多了。”

“嘿,孫子你還犟嘴,找抽是吧,今天誰也彆攔我。”

何雨柱一聽張揚不願意給秦姐家捐錢,還頂嘴,火氣騰的一下子,就上來了,想要動手打人。

易中海等人,趕忙站起來,拉住何雨柱:“柱子,我不是說了嗎?

不能當眾打人,私下....”後麵的話,是易中海小聲在何雨柱耳邊說的,意思就很明顯了。

長得還算帥氣的賈東旭,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站起來,冇有好氣說道:“張揚,你小子是什麼意思?

我家這麼苦,住的房子小,你小子住兩間大房子,還說冇有錢,汙衊我們是吧。”

“張揚,你也太讓秦姐失望了,忘記我是怎麼對你的,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

奧斯卡影帝秦淮茹,立馬上線,傷心的說著。

一見自己女神傷心,何雨柱就開始嚷嚷起來了。

“小野種,你怎麼說話呢,老孃撕爛你的嘴,今天不給老孃拿錢出來,我弄死你信不信,除非你彆走夜路了。”

一個滿臉橫肉,比過年豬還要肥胖的矮女人,跳起來一幫三尺高的罵道。

不用想,這就是西合院的賈張氏,不講道理的肥頭大耳的女人。

被驚醒的劉海中,也黑著臉站起來,語重心長的勸解道:“張揚啊,你是這個院子住戶,賈家的情況你也看見了,一大家子擠在那麼小的房子,生活確實不便,你多少捐點,不給我們這幾個大爺的麵子嗎?”

他說的時候,開會的人群中,站起來三個男人,看樣子是劉海中的三個不孝兒子,劉光齊、劉光天、劉光福,自己老爹開會,不給幫腔的話,回去定會七匹狼伺候。

戴著眼鏡的閻埠貴,眯著眼睛,靜靜看戲,這件事情跟自己無關,捐的錢自己也得不到好處。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隻有自己能夠占便宜的時候,他纔會說話。

今天他之所以坐在那,是因為他是院子管事三大爺,被易中海拉來站隊的。

他不像劉海中那般,冇有腦子,脾氣暴躁,人冇有本事,還喜歡當官。

易中海見閻埠貴一副老太爺樣子,徐庶進曹營,一言不發,臉色微變,嘴角輕抽,忍住發怒,開口說道:“老閻,你也是院子管事大爺,你說這都不聽話,院子以後還怎麼管,以後誰還聽我們的。”

說話時候,走近閻埠貴身邊,輕聲:“老閻,今年過年文明西合院獎品,肥皂、毛巾你不想要了是吧?”

喜歡占小便宜的閻埠貴,一聽這話,著急了。

立馬開口,“張揚,你是西合院的住戶,影響團結的事情不能做,多少捐一點吧,這樣你一個月工資,也快30了,捐個一塊錢算了吧。”

“一塊錢,還不夠我吃一頓肉的,這小子一個人,工資跟我家東旭差不多,而我家東旭需要養活五個人,他吃不了那麼多,怎麼也捐10塊錢吧。”

賈張氏貪婪的大聲說道。

西合院的眾人,聽到賈張氏這樣說,紛紛議論起來,都覺得這個賈張氏,實在是太貪心了。

憑什麼彆人給你家捐錢那麼多,又不是你兒子,你家生活條件不好,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呢,如果不是一大爺,還有傻柱的威脅,我們也想一分不給。

昨天張揚一分不給,讓何雨柱找茬說他踩臟了自己的鞋子,痛揍了一頓,大家發現勸開了。

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是何雨柱故意的,可不是好東西,可是冇有人是他對手。

院子兩個大爺,不僅工資高,還有三個兒子,打架都是一把好手。

隻能忍痛一人捐錢1塊到2塊不等,冇有想到,賈家這麼貪心。

要是一家捐錢10塊的話,會收到300塊左右,快趕上賈東旭一年工資了。

“安靜,大家聽我說。”

易中海也冇有想到,賈張氏這麼貪心,一下子要10塊,惹得眾人不滿,害怕大家造反,以後不聽自己話了。

舔狗何雨柱,厲聲喊道:“都給老子閉嘴,找揍是吧,聽一大爺說。”

安靜下來,易中海開口,“這樣吧,張揚你拿出來兩塊錢,這件事情就算了,你也不想生活不平靜吧。”

“是啊,張揚,你一個人,有點不安全。”

劉海中也威脅道。

發現易中海、劉海中目光看向自己,閻埠貴隻能說道:“張揚,聽他們的。”

賈張氏聽到隻能拿到兩塊錢,頓時不滿意起來。

還想鬨騰,被易中海喝住。

眾人一聽,從10塊到兩塊,還能接受,就開始補足、捐錢。

張揚發現眾人看向自己,好漢不吃眼前虧,隻能默默掏錢。

可是這前身,實在是太窮了,錢也不知道在花哪去了。

摸了半天,隻拿出一塊錢。

何雨柱見狀,一把搶過一塊錢,像狗一樣,奔向秦淮茹,“秦姐,這錢你收好。”

“這是我的錢,張揚你還欠我家一塊錢,等你發工資了送來。”

收錢的賈張氏,一把奪過何雨柱手裡錢,齜牙說道。

“好了,散會。”

見事情解決,易中海說了一聲就跑了。

“你小子給我小心點,以後不聽話,老子還揍你,敢惹秦姐傷心。”

何雨柱路過張揚身邊,用肩膀撞了他一下,用兩個人可以聽見的聲音威脅道。

被撞了一踉蹌的張揚,怒氣己經到了頭頂。

剛想回去拿刀,找機會弄死何雨柱這個孫子,實在是欺人太甚。

久違的聲音,在他腦海響起。

內心狂喜。

來了,它來了,穿越者的標配來了。

你們這一院子的禽獸們,有一個算一個,看我怎麼暗中狠狠收拾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