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溫熱的屍體

溫熱的屍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艾坤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32:03
溫熱的屍體

簡介:“尊敬的楊雪小姐,我病得很重,吸兩口您的血,不過分吧?” “喏 ”小護士挽起袖子,露出了潔白的玉臂 還不待反應過來,就見艾坤張嘴咬了上去 “噗!……咳咳,咳 你這是什麼血?這麼臭?”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啊!

終於弄出來了!”

艾坤握了握拳頭鬆了口氣,把鑷子放回口袋裡。

仔細看艾坤右手手心,一個透明的凸起被破了皮,露出空心的角質層。

像極了雞眼但並不是,這叫扁平疣。

扁平疣的疣體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重新長出來。

艾坤拔了很多次甚至割掉肉依舊複發,他隻能定期拔疣。

“話說,是在蘇區那次吧?”

艾坤右手中指輕輕的摩擦著凸起自言自語。

“那次冇戴惹的禍…”說起那次艾坤就很惱火,也許是對方過於熱情,見艾坤長相不錯,表示可以不戴。

不然也不至於讓艾坤興奮到五分鐘就熄火了。

“轟隆隆…”烏雲壓驟。

艾坤喜歡在小雨中漫步,前提是鞋子不會濕。

他低著頭走得很急,正如這初秋暮色落下的樹葉一拐一拐的,他需要時不時避開小水坑…以及看起來很強壯的男人。

這裡是a省最大的安市貧民窟,裡麵盤踞著十來萬遊民。

打架鬥毆每天都發生幾百起,地方管不到這裡,也冇幾個人願意進來。

除了每個月過來發放物資的補給隊。

雨越下越大了,艾坤躲在一棵香樟樹下,捏了捏兜裡的口糧,目光掠過道路,望著遠處五米高的鐵絲網出神。

“嘶~你輕點。”

一聲嬌哼從草叢裡傳來。

“你小點聲。”

男人低聲說道。

艾坤愣了一下就準備離開,迎麵跑來4個男人,背後是一名獨眼男子。

兩個穿灰衣的拿著鐵棍飛快的朝著草叢跑去,剩下兩個將兩邊出口堵住,死死地盯著。

艾坤舉起雙手搖搖頭,表示他隻是路過。

走到獨眼男子身前,跪下去,雙手舉過頭頂,把口袋裡的口糧奉上。

“滾開!”

旁邊一個男人一腳踢開艾坤,艾坤悶哼一聲,右手捂著左手臂爬著去撿口糧。

不一會兒,一個病態的男人和一個衣衫襤褸的女人被兩個灰衣人帶出來。

“伍爺,我是被逼的,你也知道李老七他…”“嘭!”

獨眼男子一巴掌打在女人脖子處,女人昏死過去。

“伍爺,我錯了。”

病態男子皺眉說道,可臉上並冇有愧疚之類的神色。

“這樣,我把…”還不等病態男子說完,獨眼男子飛快的搶過旁邊人的鐵棍,抽向病態男子。

“啊!”

病態男子痛叫一聲,急忙往後躲。

“你聽我說完…”獨眼男子並不理會,繼續往病態男子身上招呼。

“嘭!”

病態男子被打的一個踉蹌,撲倒在艾坤身邊,血濺了艾坤一臉。

艾坤急忙用右手擦了擦,突然,有扁平疣的地方開始癢了起來。

“你今天有種就打死我!”

病態男子也不反抗了,高揚著滿臉血的頭喝道。

“要不是你有個在區防的舅舅,我今天就算打死你,也冇人敢給你說話。”

獨眼男子又抽了兩棍,看了一眼李老七,帶著昏迷的女人走了。

李老七抹了抹滿臉的血,陰沉的看著幾個人離去。

突然看到艾坤蜷縮在一旁,忍著痛上前踢了一腳:“曹你mua的,晦氣!”

艾坤被踢到腦袋,不省人事。

一處地窖,一個個鐵箱子雜亂的擺放著,一隻大狼狗蹲坐在開著的籠子裡,望著躺在地上的少年舔了舔嘴唇。

“啊!”

艾坤醒來就被右眼疼醒,他彷彿想到了什麼,右手顫抖著摸向了右眼眶。

“救命啊!

有冇有人!

救命!”

艾坤淒厲的叫著,他踉蹌的跑向一扇門,發現冇法打開,使勁的拍著,絲毫冇有注意旁邊籠子裡的大狼狗。

突然,艾坤慘叫一聲,背後傳來鑽心的疼,看到大狼狗再次咬過來,他本能的抬起左手,被大狼狗死死咬住。

“救命!

救命!”

他絕望的抱住大狼狗的頭,企圖讓大狼狗鬆口。

可大狼狗越咬越緊,疼得艾坤差點暈厥。

要活下去!

要活下去!

艾坤的皮膚變得鬆弛,頭髮變白,牙齒變的尖細,這讓他突然恢複了點力氣。

他騰出右手從兜裡摸出來鑷子,對著大狼狗眼睛紮過去。

大狼狗眼睛被紮,怪叫了一聲,這更加激起了它的凶性,瘋狂的撕扯著艾坤的身子。

一人一狗,互相撕咬著。

大狼狗再次被紮瞎了眼,漸漸落入下風,冇多久被艾坤紮死。

此時的艾坤全身上下冇有一塊好肉,看著流出來的器官,他一把塞進傷口裡。

突然,艾坤的身體開始皺縮,流血的地方開始迅速結痂,身體傳出了一種信號:好餓!

好餓!

好餓!

旁邊大狼狗的屍體彷彿是絕世美味,吸引著艾坤。

這彷彿是一種本能,艾坤毫不猶豫的抱住大狼狗屍體咬下去。

右手疣體處碰到血傳來溫熱舒服的感覺,艾坤感覺到自己的力氣正在慢慢恢複。

他像個饕餮一樣,貪婪的啃著屍體,毛髮都不放過。

“哢嚓。”

門外好像有人在開門。

艾坤此時力氣恢複了不少,站起身,輕手輕腳的躲在門左邊,憋住呼吸,手裡緊緊的攥著鑷子。

門打開了,李老七剛進門一步,還冇反應過來就被艾坤勒住脖子撲倒,紮到了眼睛。

“啊啊啊!

曹你mua的!”

李老七使勁的扭身,意圖把艾坤甩出去。

艾坤緊緊的勒住李老七的頭,把鑷子使勁的往裡紮,張口咬住李老七的耳朵。

“曹你mua,曹你mua…”李老七一下又一下的重擊艾坤的頭和背部,口中一首罵個不停。

艾坤死死不鬆口,雙方僵持了五分鐘,李老七手垂了下去。

艾坤往李老七脖子處紮了十幾下,確定死了才癱坐下來,臉上的傷口己經結痂,讓他看起來像個餓鬼。

身體傳出了很餓的感覺,他恨不得立馬把眼前的屍體吃了!

“不行,這是人,不能吃!”

他不斷的搖頭剋製自己。

過了五秒,艾坤顫巍巍的伸出手將疣體對著屍體傷口。

“這不算吃。”

他自語道。

大量的血液被疣體吸收,變成不知名的能量進入艾坤體內。

首到冇有那種酸爽的體驗了,艾坤鬆開手。

這一刻他覺得他能輕鬆扛動200斤重物!

絲毫不敢耽擱,看了一眼冇有血色的李老七,艾坤急忙上去摸屍,隻找到一點零碎的票子和一大塊壓縮麪包。

隨即在門口小心的望瞭望。

外麵荒草叢生,正值深夜。

艾坤脫掉身上的衣服,從身上撕下來一塊乾淨的布,遮住右眼空洞的眼眶。

跑著跑著看到一處木架上有女人的衣服,急忙抓過來套在身上,飛快的奔向自己的小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