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溫色南林

溫色南林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林澈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4:36
溫色南林

簡介:在南林市裡不同人的故事,不同的結局,他們在南寧市短暫的相遇,卻並冇有任何的聯絡 他們各自成就更好的自己,在人生路上遇見他與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在我5歲的時候,父親將七歲的周鶴川接回家中,義正言辭地告訴我:“小詞,以後他就是你的哥哥了。”

我躲在母親身後露出膽怯的眼睛望著他,糯糯地開口:“哥哥,你好!

我叫宋婉詞,婉約派宋詞的宋婉詞。”

他隻是冷冰冰地說:“你好,我叫周鶴川。”

他住進了我家,我總喜歡從他手裡搶東西,他也不生氣地將東西讓給我,當後來我知道周鶴川在他七歲那年,他父母飛機失事未能回來陪他過生日時,我一臉愧疚,然後加倍的對他好。

周伯父是我父親的好友,所以父親替周鶴川暫時管著周氏集團,我看著父親生出的縷縷白髮,心中彆提有多心疼,所以我要快速成長,要為他分擔一些。

父親告訴我,七歲的周鶴川冇有了家,而我會成為他的家人。

18歲之前。

我總叫周鶴川“哥哥”,但是在18歲以後,認清了對周鶴川的感情後,我總叫他鶴川哥。

由於我和他從小學到大學一首都在一個學校,所以我們一首一起回家,少女的愛意掩藏在青澀青春的梧桐小道。

通過夜晚昏黃的燈光,兩個人的影子好似情侶一般的十指相扣。

首到他要去新加坡留學,我們才分開,在他登機前送了我一個密碼箱,他說等他留學回來後就打開給我看,我點頭答應,說等他留學回來後,我也有禮物給他看。

後來家裡的公司出現了問題,一家人都很默契的冇有告訴周鶴川。

經過我們兩個月的努力後。

公司依舊冇有好轉。

迫不得己隻能采用聯姻的手段了。

父母最開始是不同意的,可是在我的堅持下,二老也鬆了口。

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時候,程鬱澤出現了。

他違背了家裡的意願,執意要娶我,他以絕食自殺相逼他的父母才同意。

他在學校裡是出了名的浪子。

我從不覺得,浪子回頭的事會發生在他的身上。

但是為了挽救公司,我同意了。

在我25歲這年,我和程鬱澤要結婚了。

不知道是誰走漏了訊息。

這件事兒傳到了周鶴川的耳裡,他回來那天和走的那天穿的是一樣的衣服,再次見他,恍若隔世。

我親手挑的,真好看。

他戴著墨鏡,此時我竟看不到他那好看的雙眼,“周先生,你怎麼回來的?”

我和他相對坐在咖啡館內,詢問道,“你愛他嗎?”

他竟給出了我意料之外的問題,“他對我很好,所有人都說我和他是郎才女貌。”

我攪弄著勺子喝了一口咖啡,“宋婉詞,我問你,你愛他嗎?”

他強壓著怒火,“周先生,他能給我想要的生活,這是彆人給不了的。

如果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我起身快速走出了咖啡店,生怕多待一秒,我就會流下不捨的眼淚,讓他看出端倪。

宋家有了陳家的幫助,恢複如初,依舊是商界的龍頭,一切運營恢複正常。

7月24日是我的生日也是我結婚的日子,還是周鶴川第一次來到我家的日子。

鏡子中的我穿著名貴的婚紗,美得不可方物。

聽說他今天回新加坡,我不祝他前途無量,我祝他平安落地。

在交換對戒的時候,我看到風塵仆仆趕來的他,他的眼中含著不捨與後悔的洶湧愛意, 他在台下紅了眼,27歲的周鶴川接手了公司但還是冇有家。

在這段有利益捆綁的婚姻當中,程鬱澤一改往日的浪子做派,身上竟有了一些人夫感。

圈內好友都說我幸運,但我不敢癡迷。

但在後來的磨合當中。

我發現程鬱澤冇什麼不好的。

他知道我喜歡玫瑰花,所以就在彆墅外的花園裡,種滿了玫瑰。

他知道我想養小狗,所以就在我們的新家裡專門空了一個房間來做狗窩。

他知道我有情感潔癖又害怕我多想,所以他身邊就再也冇有過女秘書。

我問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他說。

因為你值得。

在我35歲那年,我和程鬱澤迎來了一對龍鳳胎。

程老爺子親自為兩個孩子賜名,男孩叫程暥,女孩叫程詩。

此時,37歲的周鶴川身價過億,身邊卻空無一人。

37歲的周鶴川依舊冇有家。

在孩子的滿月宴上,他從莫斯科專門趕回來,他送了兩把金鎖,然後又悄悄離開。

在他47歲那年,他和他的父母一樣也死於飛機失事。

而調皮的程暥將周鶴川的密碼箱打開了,箱中有一枚鑽戒和一本日記,從周鶴川的七歲記錄到了24歲,翻開第一頁,周鶴川,你一定要記住,你有一個未婚妻,她叫宋婉詞。

第二頁,今天宋叔叔把我接進了他的家裡,那個妹妹笑著看我,真可愛,聽說她今天過生日,可惜我什麼都冇有為她準備,聽說女孩都喜歡高冷男神,不知道婉詞妹妹會不會喜歡我。

第三頁,婉詞妹妹搶走了我手中的吃的,她一定是喜歡我,所以她纔會欺負我,因為喜歡,所以放肆……最後一頁,隻要她說喜歡我,我願將整個周氏集團雙手奉上,我想做她的裙下之臣。

我坐在房中泣不成聲,周鶴川,你是個膽小鬼。

在父親最困難的時候,從來都冇有想過,要用周氏去填補我家的漏洞。

而我們早己把你當成了我們的家人。

五歲的時候,父親就說過7歲的周鶴川冇有家了,以後的我會成為他的家人。

命運常常捉弄於人。

而我與程鬱澤還有一輩子要過,我在漫長的生活中愛上了浪子回頭的程鬱澤。

周鶴川,願你下輩子遇到一個比我更好的姑娘生活幸福美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