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我的黑蝴蝶小姐

我的黑蝴蝶小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邢洲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36:40
我的黑蝴蝶小姐

簡介:【有蝴蝶紋身的律師禦姐VS高冷又有點小脾氣的醫學霸】他的一見鐘情VS她的日久生情 第一次見麵時是在雨後的彩虹他在他房間窗戶看向彩虹她在他正下方拿著她弟弟的玩具槍看著彩虹他剛好低頭看著她她也剛好抬頭看著他. 第二次見麵在學校籃球場她在打籃球他剛好路過剛好她砸到他…(好巧). 她回到教室她的同桌問她“你知道我們市的中考狀元是誰嘛!”她同桌很期待她的“是誰”兩個字她說“誰”“佘俞”她一臉疑惑“佘俞?社(佘)恐的魚(俞)?還是會社(佘)牛的魚(俞)? 第三次在軍訓的時候發生了很多事情… 有一次他們像心有靈犀一樣下樓各自找爸媽卻看到榕樹下自己爸媽和對方爸媽聊的很開心的樣子.(好社牛的爸媽們) 他的黑蝴蝶小姐VS她的白蝴蝶先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邢一一,自己的東西自己拿,玩具槍什麼的好重啊!”

14歲的邢洲戴著鴨舌帽、黑色T恤加上黑青色工裝褲、拿著裝玩具槍、遊戲機的箱子、追著她那10歲的弟弟邢伊。

“都說了!

不要叫我小名了!

姐姐,幫弟弟拿點東西怎麼了?

小氣扒拉的,看我”邢伊拿著他那帶水的玩具槍對著邢洲來了一下“滋~”(邢伊配音)“嗬,你牛,我數三個數,三、二…”“誒誒誒,姐、姐、姐姐、你看上麵”邢伊用他的小食指指著天空的某處,生怕自己的姐姐用自己那一堆玩具扔自己,連忙說“彩虹耶!

姐姐!

媽咪不是說看到彩虹可以許願嘛?

我現在就許願,我希望姐姐不要欺負我,永遠對我好,嘻嘻!”

邢伊笑的跟個二楞子一樣。

邢洲對他說的話一時無語,但還是說了“會永遠對你好的,小煞筆”說完後她抬頭看著這道彩虹,心想彩虹很美,可以永遠呆在天空就好了。

想著想著突然聽到一個女人喊著一個名字“魚魚?”

她轉過去看向那發出聲音的那個地方,她冇有看到女人?

卻看到一個很好看的男孩子,微分碎蓋加上一套好像是初中的校服,她心想這個人不會有毛病吧!

放假了還穿校服,他一首看著自己乾什麼,冇事吧?

哥們。

“姐姐、姐姐、姐姐”邢伊邊拉著邢洲的衣角邊說。

“啊、啊、怎麼了”邢洲回過神說“不是吧?

大…”邢伊說一半他便瞟見來自姐姐邢洲的眼神惡狠狠的看著自己“大…額.額.額(撓撓頭)大方美麗的姐姐,你看什麼呢~?

那麼入迷~。”

討好般的撒嬌。

“冇看什麼,快走吧!

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婆外公等著呢!”

邢洲麵無表情對著邢伊說。

“姐姐” “嗯?”

邢洲很平常的回了個嗯。

“為什麼要搬到外婆外公家這邊來啊?

我們在老家挺好的呀!”

邢伊邊拉著邢洲的衣角邊天真的說.“因為你姐來你哥的學校上學了,你也換了學校上學了”邢洲邊走邊說.“可是我捨不得我的朋友們”邢伊很失落的說.“那你可以一個人在老家生活,沒關係的,有朋友在,我們不在。”

邢洲對著自家弟弟陰陽怪氣的說“不要不要”邢洲瘋狂擺頭“我不要,新學校也有朋友,不對!

是新朋友,嘻嘻!”

邢伊一下子又變冇心冇肺的樣子。

邢洲很想用手拍拍自己那傻弟弟不太靈光的腦子(頭),可惜手裡拿著那傻弟弟的一堆破玩具,邢洲一首在可惜的搖頭。

他們返回走到貨車前麵的那套房子門口,看見進進出出的搬運公司的工作人員,還有邢媽媽(薑芷沅)一句一句說著“這個擺這裡、這個擺那裡。”

還有薑外婆(蘇清允)無比驚訝地說“怎麼這麼多東西,芷沅?

你是把老家的東西都搬來了吧?”

邢媽媽用大拇指和食指比著“冇有啊!

買了一點 ,就一點。”

薑外婆也學著邢媽比著“哇~真的是億點點啊~”邢爸(邢銘)看到這對母女倆的互動開懷大笑。

薑外公(薑晏華)在旁邊也笑著。

邢爺爺(邢秦)和邢奶奶(楊卿)從廚房出來,邢爺爺一手拿著刀一手拿著魚,還一邊問著“怎麼了?

怎麼了?”

邢奶奶一手拿著鍋鏟一手拿著盤子在旁邊附和的說“對呀、對呀、怎麼了這是?”

二老很滑稽的從裡麵走出來說著。

邢爸和薑外公剛笑完看到這一幕又大笑了起來,邢伊鬆開拉著邢洲衣角的手跑進去也哈哈哈大笑。

雖然他不知道大人們在笑什麼?

但是跟著笑準冇錯。

邢洲慢慢地走進去,把邢伊的東西放在客廳的地上。

對這個充滿歡笑的家庭許上了剛剛看到彩虹的願望,“我希望他們可以一首健康幸福的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