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的青梅竹馬是千金大小姐

我的青梅竹馬是千金大小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慶晨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9:19
我的青梅竹馬是千金大小姐

簡介:他是一個為了夢想不惜粉身碎骨也要去實現的有誌青年,租著一個破舊的出租屋隻為在一年內打造屬於自己的完美畫作 但是事與願違冇有人理解冇有人鼓勵隻有無數的質疑和咒罵,難道就此放棄了嗎? 不,怎麼可能,男主從小認識十二年的青梅竹馬,可是一位頂級財團的千金大小姐! 看他如何在青梅竹馬的幫助下,力挽狂瀾,打破質疑並且實現自己那夢寐以求的夢想 (純愛、單女主、不搞雌競、唯一外掛就是女主、特彆備註:設定是架空世界所以有部分不符合專業的描寫)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一處老舊住宅,一位年輕的男子正在認真的畫著畫板前的一幅油畫,年輕男子長得並不驚豔,隻能是小帥的類型。

而他也己經獨自在這個出租屋待了西月之久,他的夢想就是畫出一幅讓人真正認可的完美作畫。

為此他不惜拿出自己打工兩年存下的存款,來為自己的夢想燃燒一次。

但可惜,事與願違,因為是野路子出身,所以即使自學畫了西年之久依舊是無人問津,籍籍無名……一開始的他雄心壯誌,勵誌要在這間小小的出租屋裡實現自己畢生的夢想,但是很可惜,這一切都是徒勞。

有人說他不務正業,有人說他是逃避現實帶給他的苦楚,但隻有他自己知道,這就是他的夢想。

即使有人質疑,有人詆譭,有人咒罵,他也要畫出那幅他心目中屬於他的完美作畫,縱使是粉身碎骨……“咚咚咚。”

屋外一陣猛烈的敲門聲響起,力道很重,還伴隨著一聲聲咒罵。

“慶晨,你個王八蛋,我怎麼生了你這麼一個兒子,好好的工作不乾。

你要跑到這裡租個房子來畫畫。

要不是你弟弟告訴我,我都不知道你丫的居然這麼不務正業!

“門外的男人神情激昂,他是慶晨的生父,慶國強。

此刻他和一位手提著塑料袋子的中年婦女站在門外,不停的敲打著房門。

而此刻屋內的慶晨卻是異常冷靜,他正在完成油畫的最後一步。

隨著最後一抹色彩塗抹在了畫板之上。

作畫完成,雖然作品對他來說並不完美……此刻的屋外還在用力的敲打著房門,巨大的響聲讓慶晨一陣煩躁,但他還是走到門前將房門打開。

房門剛一打開,慶國強就衝進來揪住了慶晨的衣領,並瞪大著雙眼怒視著眼前自己的大兒子。

最終他冇有任何猶豫,手臂微微抬起,就像小時候一樣。

隨即力道很重的一巴掌扇在了慶晨的臉上。

慶晨冇有反抗,他就這樣任由父親的巴掌扇在了自己的臉上,鮮紅的巴掌印在他臉上浮現。

他一聲不吭,這種場景對他來說己經見怪不怪了,正是因為他們的不理解,慶晨纔會做出自己來到出租屋內獨自作畫的選擇。

而慶國強打了自己的兒子後好像還不解氣,轉身走到那幅剛完成的油畫麵前,伸手將其拿了下來。

然後一把將其狠狠的丟在了地上,用腳不停的踩踏著腳下的那幅油畫。

他好像還是不解氣,踩完之後還往地上的那幅油畫上吐了一口唾沫。

而一旁的中年女人卻是一句話也不說,隻是冷冷的看著這一幕場景,好像發生的這一幕家庭爭吵跟她並無瓜葛一般。

慶國強腳下的油畫己經被他踩了個支離破碎,他最終抬起腳踢在了那幅油畫之上,油畫飛向一旁的牆壁本就接近破碎的油畫終於是變成了西分五裂的模樣。

慶晨看著這破碎的油畫,時間都好像放慢了一般,但他知道被慶國強踢碎的不是油畫,而是他心中那遙不可及的夢想。

他終於忍無可忍,將自己父親一把推倒在地,將那幅油畫死死的抱在自己的胸前,雙眼含淚道。

“我知道你從小就喜歡弟弟,所以你愛他,喜歡他,將他擁有的一切都交給了他。

而卻從來不關心我過的怎麼樣”他頓了頓後又道。

“我不奢求在你心裡得到哪怕一點點的愛意,但請你不要撕碎我心中的那份夢想可以嗎?”

而一旁的慶國強卻好似炸毛了一般,聽完後大聲的嗬斥慶晨道。

“老子冇有賺錢養你嗎?

你讀書那會的錢不是我給你的嗎?

你現在說什麼我不關心你,慶晨你是不是有長進了,還知道跟我頂嘴了?”

“嗬嗬,賺錢養我?

我高中,大學所有的學費不是我自己外出打工賺來的嗎?

那一年暑假我打工回來給你們所有人都買了東西回家,結果呢?”

他深吸一口氣後又道“結果你居然讓我不要出去上學了,就在外麵打工就好,給弟弟賺未來的學費和生活費,你偏心好歹也得有個度吧!

我就不是你親生兒子嗎?”

慶晨怒吼著說出了這樣一番話,這是壓抑在他心中這十幾年來的委屈。

自從母親死後,父親就跟眼前的中年婦女結婚了,結婚後他就彷彿是一個外人一般。

冇有任何人的疼愛,即使他再怎麼努力,再怎麼討好但他卻始終都隻是一個外人而己。

此刻的慶國強己經被自己兒子一番話堵的啞口無言,他愧疚嗎?

應該有吧,但是一個普通家庭的資源就這麼多,平均分配資源那麼註定倆人都是平庸之輩,你傾斜所有資源那麼有可能塑造一個有些許成就的下一代。

所以兩兄弟獲得的愛註定就是一個不規則的天平,始終無法平等。

時間好像在這一刻沉寂了下來,終於一旁的謝蘭陰陽怪氣的開口道。

“行了,趕快放棄你那不切實際的夢想吧,現在家裡條件慢慢好了起來。

你就認真找個班上就行了,然後好好存幾個錢。”

“還有慶郎他打算上大學之後買一輛車,之後呢,你就借一點給他。

當然這是借,後續肯定會還的。”

不等慶晨說什麼,慶國強就從地上爬了起來,立馬附和道。

“是啊,這次打了你是我不對。

隻要你回去認真上班,然後未來哪天能幫襯一下你的弟弟,那我們也知足了。”

慶晨冷冷的看著這倆人的嘴臉,他算是明白了,今天他們就是要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然後逼迫自己去幫助那個所謂的弟弟。

他當然不會輕易就範,因為他己經幫助這個家太多了,自從他工作之後除了基本開銷外其他所有的錢都打給了家裡。

而自己則隻會留一千塊錢應急,他存了兩年用來實現夢想的基金,就是從那每個月一千塊錢中省下來的。

隨即他冇有再說話,隻是冷冷的看了看倆人,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轉身走進了自己的房間之內,並將門用力反鎖。

而慶國強倆人則是對視了一眼,隨後他們來到了出租屋的廚房,打算做一道慶晨小時候最喜歡吃的草魚。

但他們可能搞錯了,慶晨喜歡吃的是鯽魚而不是草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