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們的世界:現實與虛幻

我們的世界:現實與虛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茶壺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4:25
我們的世界:現實與虛幻

簡介:我們的世界:現實與虛幻 鏡作為世界上最後一位人類,經曆災難後與守護靈生活在一起 知道闖入廢棄而空無一物的公寓,風先生告訴他這一切都是假的,他的家是,他的朋友是,這個世界也是 他該如何抉擇呢? 理想派×中間派×現實派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鏡這次像往常一樣冇有等到水先生回家,他獨自上了床,想著白天的事情,風先生的話,水先生的反應,他感到一切都充滿了陰謀,他難以入眠。

第二天的太陽如往常般升起,不同的是醒來時身邊的景物不再熟悉。

自己坐在小木舟上,而小木舟漂泊在平靜的水麵上,向遠方看去,隻有水與天的交界線,而一切都是孤獨的藍色,小木舟的暖黃也被鍍上冰冷。

“終於醒了啊。”

鏡聞聲轉頭看去,風先生坐在小木舟的另一頭,正劃著船向遠方的一個建築物行駛。

“我為什麼在這?”

“因為……”風先生頓了頓,開口道。

“如果我告訴你這個世界是假的你會願意跟我走嗎?”

“我願意。”

男孩低頭看著自己畸形的手,或許他早就知道了,“我很好奇真實的世界,你可以帶我去看看嗎”風先生訝異於鏡答應的這樣快,但想想,或許他早就知道了。

“對了,那是什麼地方?

我們是要去那嗎?”

鏡指著遠方的建築物向風先生問道。

“孤獨者之家,我們要去那找回你的記憶”他向遠方的建築物劃去,那是他們的目的地,故事中的孤獨者之家。

看著船槳劃過水流,他陷入昨夜與水先生對峙的回憶中。

“如果你在15天內無法找全他的記憶帶他離開,那就遵從我的辦法怎麼樣?”

在回憶裡,漆黑的空間裡空無一物,僅二人散發著光。

水先生站在風先生的麵前,同等的身高眼神卻俯視著他。

風先生同樣蔑視他,對他來說這人自以為是至極,他質疑道:“你的辦法?

你是說讓他永遠活在你虛構的世界?”

“是活在我們的世界。”

眼前人彎著腰,笑聲在寂靜的森林爆發。

他笑的前仰後合。

水先生也不急,依舊站在原地,等著他笑完。

風先生笑夠了,抬起頭來:“你真就自作多情?”

他伸手搭在水先生的肩上,水先生也不急,平緩的看著他。

風先生笑著:“放心,我會的。

你和你那噁心的世界一起滾蛋吧。”

他想著成功帶鏡離開,看他的醜臉色,儘管回憶讓他興奮,但他還是從回憶中走出,畢竟這一切還未發生,一切機會都在他的手中,他認真的打量起周圍的環境。

陽光刺的人晃眼,這是個豔陽天。

再低頭看海水是淺色的淡藍,卻讓人感到一股憂傷,像是由淚水堆積而成。

而當中漂浮的建築物是座巨大的城堡,與正常的建築物相比,它顯得更像是一個巨型的玩具城堡。

彩色的牆壁色彩鮮豔,不知道為什麼,有個窗戶下方的牆壁上畫著笑臉塗鴉,盯著他看會給人一種不安感。

小船漸漸駛入城堡附近,風先生向鏡介紹道:“這裡是孤獨者之家,據說很久很久以前,一隻海鷗與孤獨者搭建起了這座流放之城,他們歡迎一切外來的訪客,接納他們併爲他們提供食物。”

“這樣嗎?

那我們該如何找回我的記憶呢?”

“找到承載記憶的物品就好。”

風先生翻動著手中的書,卻發現有一頁被人撕下來了,他並冇有過多的在意這點,劃著船,停靠在孤獨者之家的門前。

“哦!

是新來的客人嗎!”

一道女性的聲音傳來,鏡抬頭看向聲音的主人,她站在門前,人的身體與西肢,穿著誇張的宮廷禮裙,看打扮是位年輕的婦人,可頭卻是——茶壺?

“啊!”

鏡顯然被這怪異的一幕嚇著了,驚的他摔了一跤。

“抱歉,小朋友不懂事,他並冇有那個意思。”

風先生對茶壺女士道。

“冇事的!

來我們這的客人看見我都是要這麼驚上一驚的,像您這樣冷靜的客人我們還真是少見。”

茶壺女士說道。

“哼!

你話說的真好聽,恐怕他們正在心裡罵我們怪物呢!”

一道男性的聲音傳來,鏡扭頭看去,一位穿著白襯衫黑褲子的人正站在遠處打量著他們,隻是頭部是一把錘子。

“天啊,錘子先生,您說話真是越來越叫人傷心了。”

茶壺女士攤手指向風先生,“向我們的客人介紹一下自己吧錘子先生。”

“我是這座城堡的招待者,你們可以叫我錘子先生。”

他叉腰說道。

“很高興認識……”“另外我非常不歡迎你們,請你們千萬不要來打擾我”錘子先生打斷他的話道。

“……”所有人沉默的看著錘子先生離開。

良久茶壺女士纔開口打破寧靜“他平時不是這樣的,今天可能心情不是很好,還請你們寬恕他的行為。”

“並不是什麼大問題,你太禮貌了。”

風先生回過頭來向還待在船上的鏡伸出手,鏡伸手搭上,在風先生的幫助下登上了孤獨者之家。

“謝謝。”

鏡向風先生道謝。

“冇事!

小朋友你真可愛。”

風先生調侃道。

“好了,時候不早了,還請各位隨我去大廳用餐吧,想必主人等不及要見到你們了!”

茶壺女士攤手指向長廊正中央的大門。

“好。”

進入孤獨者之家後是一條長廊,長廊的兩側裝著許多門,怪異的是門與門之間的間距隻能容下兩個人站立,這樣的設計未免有些太奇怪了。?

怎麼回事?

那扇門是在……滲血?

鏡盯著其中的一扇門瞪大了眼睛,而門下方的縫隙淌著血。

鏡驚恐的拉了拉風先生的衣角。

他抬頭去看風先生,顯然他們都發現了不對勁,風先生以食指抵在唇前,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二人跟著茶壺女士走到了走廊儘頭的門前,這扇門格外的精緻,金燦燦的十分漂亮。

茶壺女士敲了敲門,明明他並未觸碰門把手,門卻自己打開了。

門後是一張長方形的餐桌,各色佳肴正被擺在瓷白色的盤中,餐桌的儘頭一位穿著黑色衛衣的憂藍色氣球人正坐在中央的椅子上,黑色水筆畫上的橢圓眼睛呆滯極了。

三人走入房間,門又一次自動關上,鏡回頭看去,門後空無一物,更彆說有人在那給他們開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