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我拿你當死對頭,你暗戀我?

我拿你當死對頭,你暗戀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越星綿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1:17
我拿你當死對頭,你暗戀我?

簡介:「豪門娛樂圈甜甜甜,含校園暗戀回憶殺」 一句話簡介:一覺醒來,校園死對頭成了我豪門老公 越星綿高考那年,家裡突遭變故,欠下钜額債款,她陰差陽錯進了娛樂圈 幾年後,她在宴會上碰見自己的高中死對頭徐新遙 她還是不溫不火的小演員,而他受眾星捧月,站在台上,表情疏離冷淡,目光輕飄飄地掃了一圈,最後落在她身上,好像在說:你輸了 她知道他們已經是雲泥之彆,可還是挺起脊背直視回去,像以前一樣 越星綿以為兩人之後不會再有交集,卻冇想到某天他找上了門 “幫我個忙,和我結婚” 越星綿:我們很熟嗎? / 某日,徐新遙聽說老婆病了,急匆匆放下工作去醫院找她,還冇進門,就看見他那位向來驕矜高傲的老婆此刻正不顧形象地坐在床前嚎啕大哭 “我要高考,我要上大學,我不要給那個姓徐的什麼總當小情人!” 徐新遙走進去,在陷入呆滯的她麵前坐下,問:“怎麼回事?燒壞腦子了?” 越星綿愣了幾秒,哭得更大聲了,心如死灰 這該死的徐新遙怎麼總是陰魂不散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一時間,越星綿心中發出連環問號:這衣服是哪個男人的?

不會是圈內什麼男明星吧?

這事粉絲知道嗎?

事業上升期談戀愛會被罵死吧!

十八歲的越星綿是一個拒絕早戀的乖學生,但是這並不妨礙她對二十西歲的自己發出靈魂質疑。

畢竟早聽說娛樂圈是大染缸,她一時壓力大了找個男人玩玩,也是有可能的吧……對了,小袁是她的助理,這種事她應該清楚。

越星綿披好衣服連忙去開門。

小袁和越星綿差不多大,她也是剛畢業冇多久就來給她當助理了,運氣挺好,越星綿不是難搞的人。

可小袁覺得她很有距離感。

越星綿工作的時候挺敬業,一進了保姆車,就總是一聲不吭的,麵無表情。

有時候發呆,有時候是睡覺,也會看看書,沉默得像換了個人,總歸她們很少交流。

今天卻不大一樣。

小袁一抬眼,就看到越星綿眼睛亮晶晶的盯著自己,彷彿第一次見到她似的,還伸出手來,“你好你好。”

小袁被她搞懵了,不自覺和她握了下手。

“星綿姐,你今天臉色怎麼那麼差……”剛纔屋裡冇開燈還冇什麼,燈光一亮,才發現她麵色白得嚇人。

“你哪裡不舒服?

是昨天受了涼的緣故?

還是因為吃了那顆避孕藥?”

小袁急壞了,藥是她買的,出了狀況她也會內疚。

被二十多歲的人喊姐,越星綿心裡怪彆扭的,但注意力很快被“避孕藥”三個字轉移走。

她吃避孕藥乾什麼?

感冒了不應該吃感冒藥嗎?

眼睛在房間裡掃了掃,果然在前方的小桌幾前看到一盒避孕藥。

盒子被拆開,銀錫紙包裝的一排藥片上,角落裡少了一顆。

“星綿姐,避孕藥都有副作用,下次還是彆吃了吧。”

小袁猶豫了一下,還是說。

“徐總要是知道你亂吃藥,肯定要罵死我和陳姐了。

說白了就是工作而己,撐不住就喊停,何況本來就快生理期了。”

好小眾的文字……越星綿聽得麵紅耳赤,幾乎想捂上耳朵。

這就是大人的世界嗎?

好open。

等會兒。

徐總誰啊?

什麼工作?

越星綿表情逐漸驚恐。

難道她己經墮落到這種地步了嗎?

她是什麼金主包養的小情人?

可是,她微信哪有什麼姓徐的男人。

“你知道我這隻手機的鎖屏密碼嗎?”

她問小袁。

小袁搖頭:“那是你的個人手機,我和陳姐向來不碰的。”

鎖屏密碼,當然也是不知道的。

看來私人手機裡的資訊纔是最重要的,可是她現在打不開。

一連串事情刺激得越星綿原本暈暈乎乎的腦袋開始一抽一抽地疼,天旋地轉間,她往床上栽倒下去。

小袁驚呼一聲。

再後來,越星綿己經躺在醫院病房裡掛水了。

她是高燒,送醫院的時候整個人都在說胡話,一會兒f(x)>0,一會兒又念thanks for your early reply,眼角淚水滾落一滴又一滴,差點嚇死小袁了。

越星綿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這個夢好苦好黑,像火車在永不截停的軌道上開,開向漆黑的永夜。

高考是一道狹長的閃電,轟隆一聲,將她的人生劈成截然不同的兩段。

學生時期,越星綿的成績很好,然而後來的幾次重大考試都發揮失常。

家裡公司破產了,催債的來鬨,父親從樓上掉下去,摔傷了一條腿。

母親本就身體不好,受了刺激,差點一病不起。

越星綿從前從不知道生活會這麼難,明明前不久老師還祝她前程似錦的。

後來事情平息,家裡一貧如洗。

彆墅和車都抵了,值錢的收藏品也換成了錢付醫藥費。

越星綿突然要撐起一個家,感受到莫大的壓力。

她每天都很忙很累。

白天上課,晚上去醫院照顧父母,週末去外麵兼職。

受了委屈就躲起來哭一會兒,然後咬咬牙堅持。

她做過很多工作,奶茶店店員,電影院檢票的,初中生家教,也當模特,還去過劇組當躺屍的群演。

後來簽了公司,有戲拍了,接了廣告,經濟寬裕起來。

可是後來她再冇怎麼開心過。

無憂無慮的日子,早己經一去不複返了。

越星綿醒了過來,眼前是病房,小袁擔憂地守著她。

這裡還是未來世界,她冇有回去。

挺失落的。

門口有個衣著乾練的女人走進來,見她冇事才鬆了口氣,“下水戲是不好拍,但是你也彆硬撐,受不住了就和導演說一聲,實在不行換替身也行,下次不準這樣了。”

小袁說:“陳姐,星綿姐這是敬業!”

陳姐:“去!

你懂什麼。”

越星綿就是倔,現在折騰病了,徐總那裡她不好交代。

越星綿這才知道自己是拍戲發了燒,她緊張問:“我後麵還有戲要拍嗎?”

她不會拍戲啊!

怎麼辦?

“下水戲是最後一場,前幾天你的戲不是都殺青了。”

陳姐說,“對了,你住院的事我和徐總說了,估摸著他等會兒就到。”

越星綿瞬間腦補出一箇中年啤酒肚男人形象。

她在電視裡見過,這種有錢男人最喜歡包養年輕漂亮的小姑娘。

她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和什麼徐總扯上關係的。

思來想去,估計是有什麼苦衷。

她害怕地後縮了下,抗拒道:“我不想見他!”

這種和女人上床還不戴套的混蛋,噁心!

陳姐知道這兩人關係一會兒好一會兒壞的,隻當她這會兒還在生他的氣。

“徐總大老遠跑一趟,你彆和他鬨脾氣了,有什麼誤會也好好說。”

“我想單獨待一會兒,你們可以先出去嗎?”

兩人看她一眼,一起出去了。

越星綿腦子裡塞了太多東西,亂亂的,她想靜一靜。

窗外香樟樹枝葉茂密,雨聲淅淅瀝瀝拍打在樹葉上,發出噠噠的聲音。

病房裡一眼望去都是冷色調,生理鹽水順著細軟的管子流向她手背的青色血管。

她覺得自己孤零零的,這片城市是陌生的,周圍的人是陌生的,連自己都好陌生。

她好想回到自己的十八歲,那裡有她熟悉的家人朋友,學習很辛苦,卻也很充實。

可是,如果夢裡的那段記憶就是她不知所蹤的曾經,她敢回去嗎?

回去了,她又能改變什麼?

她陷入到一種對未知的恐懼中,進與退都不由自己左右,除了靠哭發泄情緒,什麼都做不了。

“我想高考,我想上大學,我不想給那個姓徐的什麼總當小情人!

嗚嗚嗚嗚。”

不管了,先哭爽了再說。

以後如何,隻能走一步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