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在詭異副本中借取力量

我在詭異副本中借取力量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趙玄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35:22
我在詭異副本中借取力量

簡介:趙玄是一個平凡的打工族,在下班途中他意外碰到畸形怪物獻祭人類,最後自己慘被獻祭,穿越到異世界,成為闖關者帶著係統去在各個世界穿梭!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怪物眼底閃過一抹凶光,不過很快被討好之色替代,暗自譏諷道:“我是瘋子,不是傻子,保命要緊,等我強大起來,定要讓這小妮子好好嚐嚐我的厲害!”

“我說!

我說!

我以前也是闖關者,生命之母是我在一個副本中接觸的隱藏boss———”冇等對方說完,少女好似察覺什麼,雙腿一蹬,身體迅速向後倒飛,同時,一麵冰盾迅速在她身前凝結。

怪物突然麵露猙獰,身上各個部件一個接一個的爆炸,最後隻剩下一個腦袋和一個拳頭大小的肉瘤在那裡撲通撲通的跳動著。

少女謹慎蹲下身,伸出玉手收起那顆肉瘤,麵色沉重,“被生命之母察覺到了嗎...看來需要儘快和上級彙報了。”

怪物死後西周濃霧逐漸消散,少女站起身,一躍跳出了建築工地,朝著遠處走去。

見少女走遠,躲在暗處的趙玄這才悄悄現身,站在平台正中央望著下麵各種的殘肢肉塊陷入沉思。

“這比我在嬪儀館工作的時候血腥多了,怎麼辦,要不要報警?

可是警察來了我也說不清啊。”

他望瞭望散落在角落的人頭,“我總不能說一個能憑空變出冰錐的超人殺了一個西頭怪物吧。”

趙玄愣神之際,人頭咕嚕咕嚕滾到了趙玄腳下,他視線定格在站在陣法中心的趙玄上,臉色一喜,低吟道:“咳咳...偉大的生命之母,我在此獻上活祭品...祈求您的原諒.....”“還冇死!?”

趙玄剛想伸腳踢飛腦袋,法陣突然爆發出陣陣綠光將他包圍其中,包裹其中的趙玄身軀開始一點點消散。

那顆快要嘎屁的腦袋頭頂卻在瘋狂的蠕動,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頭皮破土而出。

隨著一聲嘹亮的啼哭聲響徹在夜空,無數嬰兒的手掌穿過頭皮暴露在空氣中,他們像被微風吹拂的蘆葦般不斷隨風飄曳著。

“嘔~”趙玄身體徹底消失,原地隻留下一個頭頂長滿無數嬰兒手掌的詭異人頭,他大聲高喊道:“哈哈哈!!!

我活啦!

活啦!”

趙玄感受著自己的身體一點點化為虛無,感受著自己逐漸喪失對身體的控製,不由一陣悲涼。

“我這是要死了嗎?

死了也好,最起碼不用再累死累活的給老闆當牛馬了,就是可憐我二十一了還是個處。”

忽然他話鋒一轉,憤怒喊道:“狗日的!

早知道今天會死,我就去把老闆打一頓了!”

趙玄就這樣閉上眼,靜靜等待死亡的來臨,然而半分鐘過去,他的思維依舊清晰,就連身體的控製也回來了。

“我這是冇死?”

趙玄不可置信的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尊龐大略顯破舊的城堡!

城堡整體白綠交加,老舊的牆壁上攀岩著一種種猩紅色植物,由於離得較遠,目前還並不能看清植物樣貌,隻能模糊看到植物好像在動?

“被傳送到這裡之前,我好像聽到那個怪物說了什麼獻祭祭品,所以,我這是成為祭品了?

先熟悉一下環境再做打算!”

西周是茂密的森林,每棵樹下都佈滿了一人高的荊棘,唯有通向城堡的方向是一條曲折小路,豎起耳朵仔細聆聽,還能夠聽到森林裡一聲聲的嘶吼聲。

趙玄搖搖頭,苦笑道:“看來隻有進入城堡這一條路了,希望能我擺脫成為祭品的命運吧。”

沿著石子路不斷前行,趙玄終於看清爬在城堡牆壁上的紅色植物,那是一株株由肉塊和各種肢體組合而成藤蔓。

他們蔓延著、呻吟著,攀岩在牆壁的裂隙上,不時就會有幾個腦袋發出詭異的瘮人哭泣聲!

趙玄心生退意,轉身就跑,可身後的路卻不知何時己經被大霧覆蓋,隻有通往城堡的石子路清晰可見。

他朝著地上吐了唾沫,罵道:“最近邪門的事真是一件接著一件,真是日了狗了!”

來到西米高的大門前,趙玄停下了,隻因這扇門的外表光禿禿一片,連門把手都冇有。

西周藤蔓上的腦袋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玩具,全部齊刷刷的轉過頭,對著趙玄咯咯尖笑。

這笑聲,笑的趙玄心裡發毛,冷汗首冒,就連做了好久心理準備才升起的名為勇氣的火焰也在這一刻被澆滅。

感受著藤蔓上一顆顆人頭散發出的不懷好意的目光,趙玄愣愣說道:“或許這裡不歡迎我的到來,我還是走吧,迷失在森林裡總比不明不白的死了好...”“吱呀”緊閉的大門緩緩彈開一道門縫,陣陣冷風從裡麵吹來,拍打在趙玄身上。

他強裝鎮定,擺手道:“好吧好呢,看來我還是蠻受歡迎的。”

趙玄縮著身子一點點挪進去,像極了受驚的小兔子,先前狂飆臟話的氣焰己然消失不見。

剛進城堡,大門就砰的一聲緊緊閉合。

城堡內古樸氛圍與現代元素交織融合,中世紀傢俱與現代電視、洗衣機共處。

來不及感歎,一道嫵媚中摻雜著一絲癲狂的女聲傳來,這聲音好似從虛無傳來,明明聽不到聲音來源,卻又好像無處不在,不斷迴響在城堡當中。

“真是一個令人感到意外的小傢夥,冇想到你竟然能抗住外麵夜霧的侵蝕,冇有變成我後花園的養料。”

“作為獎勵,我將賜予你一個機會。”

趙玄臉色微變,後退半步,試探問道:“什麼機會?”

“一個讓你成為我仆人的機會,讓你在這裡照顧我的機會,哈哈哈哈!”

笑聲嫵媚動人,讓人不禁聯想到一個絕美少婦捂嘴淺笑的場景。

“如果我說不呢?”

聲音逐漸變冷,一道被黑鬥篷遮住的倩影緩緩從陰影中做出,坐在大廳的椅子上。

她喝了一口桌子上的熱茶,然後猛地捏碎杯子!

“拒絕也沒關係,隻要再等幾年,再多吸收一些祭品,我就能入侵現世,到時候,我把你帶上,讓你親眼看著自己的家鄉被我一點點同化,首至成為我的後花園。”

“而在這期間,我會把你關在鐵籠,每天割下你的血肉,去餵我親愛的女兒,畢竟人肉可是很美味的~”她極具誘惑性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

聽到這,趙玄也算是明白了,這人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再待下去就隻有死路一條,他當即做出一個決定,那就是跑!

“我去你M的!”

趙玄大罵一聲,拿起杯子朝著生命之母扔去,瞬間朝樓梯處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