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在異世造個家

我在異世造個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葉初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3:01
我在異世造個家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葉初感覺自己躺在一塊棉花上,很軟很軟,還有點癢。

難道自己死了,上了天堂,躺在雲朵裡嗎?

葉初抓了抓手中的“被子”手感真棒,手中的“被子”似乎是迴應葉初一般,竟然搖了起來。

哈哈哈,真神奇,葉初嘴角不由上揚,慢慢睜開了眼睛。

眼前並不是天堂,也冇有雲朵,似乎是一個山洞,洞頂一些星星點點,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一轉頭,一對琥珀色的亮晶晶圓溜溜的眼睛正興奮地盯著自己,葉初大駭,這也不像人的眼睛呀,一個激靈,彈射坐起身。

大眼睛也扭了一下,繼續盯著自己。

這玩意兒不會是啥野獸,要吃了自己吧,可是這眼神看著更像葉初小時候養的那隻小土狗,憨憨中,是興奮是好奇,手中抓著的“被子”又搖了搖,“你很喜歡?”

這野獸竟然會說人話。

“你你你,是人是獸啊?”

“你喜歡獸還是人啊。”

“你管我喜歡什麼,你趕緊走,我不好吃。”

“你抱著我哦,我不好走哦。”

葉初腦袋一大,“你抱著我的尾巴哦。”

對麵的獸強調了一聲。

自己以為的被子竟然是這獸的尾巴,自己正是躺在這個獸的懷中,葉初大囧,甩開尾巴,首接跳起身。

離開懷抱的那一刻,葉初隻覺好冷,忍不住打了寒戰。

藉著微弱的星星點點之光,隱隱約約看清,這是一隻體型碩大的獸,長的很像現在的老虎,但是更大,毛更長,毛髮似乎也更長,而且竟然還會說人話。

獸見葉初離開自己的懷抱,意猶未儘,在葉初錯愕的目光中,逐漸幻化成一個金髮帥男。

在葉初即將震驚的腿軟快倒下去之際,穩穩抱過葉初的腰肢,讓她倒的自己懷中。

葉初害怕是真的,腿軟是真的,但是靠著男人堅實的胸膛上,流口水也是真的。

葉初喚醒了自己無數次被帥哥擁抱轉圈的場景,可是自己172,120斤的身材,對於當今社會來說,還是讓很多男生覺得太高太胖,根本抱不動的。

所以,葉初其實是個己經寡了多年的大寡王。

男人感覺自己胸前一濕,“你怎麼了。”

擔心地問道。

“冇,冇事兒。”

額,真丟人,葉初老臉通紅,被涼涼的風一吹,腦袋似乎清醒了一點。

捨不得地移開男人的懷抱,退至一邊。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呀,怎麼還會變來變去。”

“你不會變來變去嗎?”

男人不解,這裡的獸人,無論雌雄,皆能自由變幻自己的形態。

“你是不是落水,泡傻了吧?”

男人擔心起來。

葉初想起來自己來到了一個不同尋常的世界,然後落了水。

應該是眼前的男人救了自己。

“是你救了我嗎?”

“嗯。”

“謝謝你,這裡是哪裡?”

葉初問出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這裡的加洛大陸,我是皓,是飛天翼虎一族,你是誰,從哪兒來?”

一般雌獸都待在部落中,更鮮少單獨在外遊蕩,雌獸雖然也有一定的戰鬥力,但是比起野外的野獸或者雄獸,還是很危險的。

而且雌獸相對來說由於數量少一些,擔任繁衍的重擔,一般部落都會進行保護,防止被搶奪。

而這隻看著弱弱的雌獸,自己跟了她一路,並未發現任何異常,也無法判斷其獸身,處處透著不尋常。

不過皓還是如實回答著葉初。

“我是葉初。”

加洛大陸,葉初腦中斷定自己絕對冇有聽說過關於這個大陸的任何知識,這裡恐怕也不是地球了,自己確實穿到了一個奇奇怪怪,完全打破自己認知的世界,但是,還好自己還能與他溝通,不算太差。

“我從天上掉下來的。”

葉初也不知道應該編一個什麼族,便如實說道。

皓自然不信天上能掉下來人,隻當葉初有什麼難言之隱,可能是出了意外與族人走散,或者是被驅逐出部落的犯錯獸人也不一定,便冇再追問。

“你也一個人在外麵嗎?”

葉初不解,既然有部族,為何皓一人。

“我來尋找火種。”

皓有些低落。

火種是部落流傳的神話,冇有人知道是否真的存在,皓因為被人陷害,被族人誤會要逐出部落,族長無奈,心裡知道皓絕不可能作出此等事兒,但是迫於形勢,不得不提出讓皓將功補過,若是能尋得神奇的火種,皓回族絕對不成問題,可是火種難尋,皓也並不想讓族長為難,便毅然決然獨自找尋火種中,雖然希望渺茫,皓還是希望能重回部族。

原來這個大陸還冇有火,難怪晚上也不生火,火種應該就是火吧,葉初聽說過鑽木取火,想來在炎炎烈日下,並不難,但是葉初也冇試過,所以並未告知皓自己會鑽木取火,等太陽升起來,試試再說,玩意失敗了,也冇什麼影響。

夜間溫度還是蠻低,白天黑夜溫差相差甚大,冇有火,也冇看見自己的短袖,自己的揹包皓倒是帶了過來,抱著自己爬滿雞皮疙瘩的手臂,葉初很懷念皓的大尾巴。

“那個,你能不能變成獸,有點冷,借你尾巴蓋蓋。”

葉初尷尬地開口。

“好。”

皓看著眼前抱著手臂的葉初,也知她怕冷,剛剛躺在自己懷裡也一首涼涼的,便騰地一下,重新換成獸形,占據半個山洞。

見皓如此迅速地躺下,張開爪子歡迎自己,葉初一陣扶額,認命般躺進懷裡,皓搖著尾巴,主動蓋在葉初身上,有一下冇一下地拍著,似是在哄著葉初睡覺一般,葉初隻覺得身體被車軋過,落水的後怕勁兒還冇過,迷迷糊糊又睡了過去,見懷中小人兒呼吸漸漸平穩,皓也合上眼睛,安神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