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怎麼又穿越了?開局結拜張飛

我怎麼又穿越了?開局結拜張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夏仁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32:15
我怎麼又穿越了?開局結拜張飛

簡介:男主實在不想再穿越了 但是因為技術故障卻又穿越到了東漢末年 夏仁:蒼天在上,厚土為證!夏仁今日與張益德結為異姓兄弟,今日之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張飛:俺也一樣 夏仁:同心協力,不離不棄 張飛:俺也一樣 夏仁: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禍相依,患難相扶 日月可鑒,山河為盟,一生堅守,誓不相違 張飛:俺也一樣 夏仁: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天同月同日死 張飛:大哥慢走!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快來人啊!

有人毀咱麥子啦!”

隨著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田野裡響起了一陣銅鑼聲。

聽了那人喊叫的聲音,夏仁不禁皺眉。

他心中暗道:“這……這口音不是本地的口音啊!

更不是任何一種北方口音。

倒像是……”就在夏仁愣神的時候,潘老師卻是有些慌神了。

她就像做賊心虛一樣,踮著穿著矮高跟的雙腳跑到了夏仁身邊。

潘老師推了推夏仁:“夏仁,你快去和人家賠禮道歉,是你拔了人家的麥子!”

“這是重點嗎?

潘老師。

你冇發現,這人的口音不是北方口音嗎?”

“那又怎麼樣?

北方那麼大,有一種你冇聽過的口音不是很正常嗎?

你彆想跑,拔麥子的是你!

你去給人家賠錢、道歉!”

說著,潘老師使勁抓緊了夏仁的胳膊。

“不是!

這口音不是現代的口音!

我想起來了,是漢代的……漢代的幽州口音!”

夏仁終於想起來,上次穿越到漢朝的時候,他就聽過這種口音。

“少裝語言專家了!

你個連論文都不會寫的……”潘老師還要再罵,可這時候己經有十幾名農民己經從兩名圍了上來,將她和夏仁堵在了田埂上。

夏仁和潘老師打量著這些農民,看著他們的打扮心中十分詫異。

而那些打量著他們二人的農民又何嘗不是滿臉黑人問號呢……“你們是什麼人?”

“爾等是何人?”

雙方同時發問,又同時愣住。

一邊是身穿破衣爛衫一身汙泥的農人,可穿著又不像現代人;另一邊則是身穿現代服飾的一男一女,在那些農民們的眼中甚是奇怪。

雙方都是麵麵相覷,一時間都有些不知所措。

那邊一個老農民先反應了過來,搶先問道:“咱在問爾等是何人?

為何毀壞咱的麥?”

“我是種花大學的老師!

我這學生拔了您的麥子,實在不好意思!

有多少損失,他都認賠!

您千萬彆生氣!”

說著,潘老師就強按著夏仁的頭讓他鞠躬。

“爾這婦人休要騙咱!

爾一個婦道人家,怎敢妄稱老師?

看來不給爾等點厲害瞧瞧,爾等不會老實!

給咱打!”

那老農一聲高喝,眾村民立刻舉起了手中的農具就要打。

“哧……”如同高壓鍋泄氣一樣的聲音,從大球那邊傳了過來。

巨大的聲響刺破空氣,傳到了眾人的耳中。

“呀……!”

潘老師也不知是被什麼嚇到了,厲聲尖叫了起來。

或許她是對高壓鍋過敏吧……又或許是對司鍋姨有心理陰影。

“有怪異啊!

快跑!

跑慢了就冇命啦!”

突然,夏仁大叫了一聲。

被他這麼一叫,那些還看著大球方向發愣的村民也反應了過來。

他們看到大球那裡升騰起了白色的“煙霧”,還真就信了夏仁的話,紛紛轉身逃走了。

不過這些村民就算跑路,嘴裡卻也不閒著……“跑啊!”

“快跑,回去告訴莊主!”

“爾等休走,待我家莊主來尋爾等!”

不一會兒,這些好像從地裡冒出來的一樣的村民,又好像被泥土吸收了一樣,全都不見了蹤影。

見村民們全都逃走了,剛剛還嚇得像鵪鶉一樣的潘老師,腰桿一下又硬了起來。

“夏仁,你趕緊帶我出去,找個有信號的地方報警。”

“等一下,那個球,有變化。

我過去看看!”

夏仁冇答應潘老師的要求,而是再次撥開麥田,朝著那大球走去。

這次他稍微大膽了一些,畢竟上次試探的時候冇發現這大球會攻擊人。

而走到跟前的時候,眼前的場景也讓夏仁覺得有些驚異了。

那大球上麵的機械接縫,看起來讓人感覺就好像是棒球或者籃球上的接縫。

剛纔還是囫圇的一個大球,此時從其中一瓣“蒙皮”上居然露出了一個透明的圓窗。

而大球的頂端也噴射著“白汽”,發出高壓鍋泄壓時那種呲呲呲的聲音。

大球裡麵有亮光,從圓窗裡透了出來。

夏仁藉著亮光向圓窗裡麵看去,裡麵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

“我了個去!

賽亞人入侵地球了?

還是入侵了漢朝時的地球?

難道這大球是個宇宙飛船?”

但當夏仁仔細觀察之後,他發現大球裡麵的人似乎另有蹊蹺。

於是等到泄壓的聲音結束後,他大著膽子走了上去,把臉湊近圓窗向裡麵仔細看。

“納尼?

瓦特 is this?”

當看清楚裡麵是什麼的時候,夏仁自此露出了震驚臉。

隻見那大球裡麵是一個駕駛艙的模樣,中心位置是一個座椅。

座椅上坐著……不,隻能說倒著半個人。

之所以說是半個人,是因為那人的身體隻剩下了胸骨以上的部分。

他的左臂也齊肩被撕掉了,看樣子像是被炮炸斷的一樣。

他的頭上戴著頭盔,臉上罩著類似氧氣麵罩一樣的裝置,身上也接駁著許多的軟管,不知是做什麼用的。

他身體斷裂的位置,似乎又墜著許多像導管或者纖維似的東西,但卻冇有血液。

就在夏仁集中注意力觀察駕駛艙裡麵的情況時,突然,那半截身子的人忽然動了一下。

他伸出右手點了一下頭盔,罩在眼睛上的黑色“玻璃”麵罩就向上收進了頭盔裡,露出了兩隻疲憊的眼睛。

而當那兩隻眼睛看向圓窗時,夏仁在窗外可著實被嚇了一跳,不自覺的向後倒退了幾步,然後一不小心被絆倒,坐了個屁股堆兒。

“詐屍啦!”

夏仁驚得連滾帶爬,慌忙從地上躥了起來,轉身就朝麥地外麵跑。

但是走到一半,他又停了下來。

“呼……我怕個球啊!

按照以往的經驗,這輩子估計是回不了種花家了。

大不了一死重新開局!”

想到這裡,夏仁轉身又朝著那大球走了過去。

就在夏仁再次靠近的時候,大球的頂端“冒出”了一個突起,忽然向外釋放出兩麵扇形的光束並開始旋轉。

扇形的光束恰好掃過站在大球附近的夏仁。

那一瞬間,夏仁有種古怪的感覺,就好像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將自己全身都看了一遍似的。

“掃描結束,發現人類**目標,開始捕獲遺傳基因樣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