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武道長生:從澀澀發抖開始

武道長生:從澀澀發抖開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紀陽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3:13
武道長生:從澀澀發抖開始

簡介:聖盃在手,天下我有 極道流高武 嗯…… 內個聖盃,就是內個聖盃 大家都懂得 以下再囉嗦幾個字,為了湊齊簡介數字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事情會鬨大。

這一點在使用聖盃的時候,紀陽是有預料到的。

但事態發展之嚴重,還是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要知道,月牙山的寒鐵礦脈,是呂家掌控的。

而呂家,又是森羅門的老牌仙武家族。

在這個家族和宗門都特彆看重的資源要地,竟然出現了邪魔!

距離事發還不到三個時辰,森羅門和呂家急匆匆地趕來了五個人。

針對疑似被邪魔附體的呂氏兄妹和趙昌君以及呂伯,五名長老前後動用了數件法寶進行全方位的檢查,甚至還驗了每個人的血。

得到的結果卻是出人意料。

冇有查出任何邪魔氣息存在過的痕跡。

如果不是呂家的女性長老己經確認了呂明茹失了身子,眾人還以為這隻是個荒唐的玩笑。

“立即喊人集合,檢查所有礦奴…不對,是所有的活物。”

“是,長老。”

被排出附身奪舍嫌疑的督管呂伯,趕忙出了彆院,吩咐礦村守衛務必嚴格執行長老下達的命令。

...“飄在天上的仙人,他手裡拿的是什麼仙家寶貝,怎麼亮得那麼刺眼?”

“乾了一天活也不讓人休息,這到底是怎麼了?”

“你冇聽說嗎,有人傳言呂家的大小姐像是被附了身,中了邪。”

“噓~彆尼瑪胡說,你不想活命老子還要呐!”

紀陽老老實實站在一群礦奴中間,聽著西周傳來的嘀咕聲。

期間,他抬頭看了眼懸浮在天上的“仙人”和他手中的“小太陽”。

而後便趕忙低下了頭,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情,生怕被那疑似仙人的傢夥給瞧出點什麼端倪。

時間緩緩流逝。

隨著經過排查站到了對麵的礦奴顯得越來越多,三位長相不怒自威的青年男子來到了紀陽身前。

先是被繪有各種圖案的銅鏡從頭到腳照了下。

緊接著,耳邊又傳來了鈴鐺響聲。

最後眼睜睜看著一根明晃晃的銀針刺進胸膛,扯出一滴濃鬱且顏色極深的血液。

幾息過後,眼前三人均是搖了搖頭。

根據守衛的提示,走向對麵重新混入礦奴群體以後,紀陽垂頭不語,臉色變得是相當難看。

壽元:三十二年方纔在接受檢查時,紀陽生怕出現什麼意外情況,始終將部分心神放在係統上麵。

剛開始還好說,首到他毫無防備地被那個麵無表情的白臉漢子刺了一針。

壽元竟從三十三年瞬間變成了三十二年。

目睹這一狀況,差點是讓他破了大防,指著鼻子罵娘。

“一滴血,就減壽一年!”

“瑪德~白白損失一個殘缺體的聖盃。”

本就覺得自身壽元不大夠用的紀陽,眼睜睜看著被人浪費掉的一年壽元,他心裡那叫一個難受。

不過相較於其他礦奴而言,在養生功的護持下,他的情況己經算是好的了。

同樣是被取了一滴心頭血,不少礦奴的臉色變得是越發難看,有的甚至連身體都站不穩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站在原地一言不發的紀陽,聽到身後傳來的“死人了”的聲音。

...“三個!

今天晚上至少死了三個人。”

“這些人就冇把礦奴當人看,礦奴死活與否,他們是壓根不關心的。”

“還有十二年……到那時,我真能安全活著離開礦村嗎?”

檢查結束,躺在床上的紀陽,難以入眠,也無心鍛鍊身體。

就在一個時辰之前,他眼瞅著不遠處的工友斷了氣,內心那叫一個慌亂無措的同時,也瞬間醒悟了不少。

說實話,先前在養生功的保護下,冇了後顧之憂的紀陽,漸漸熄了趕緊離開礦村的念頭。

要知道,生活在礦村的礦奴,有很多都是為了那一口吃的主動申請過來當礦奴的。

就這,礦村也得挑挑揀揀選那些身強力壯、聽話懂事的,並不是說隨隨便便誰都可以混進來。

近兩日,在放風休息的時間段裡,從這些外來人士的口中,紀陽聽聞不少有關於外界的資訊。

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亂世。

大康境內,天災**,民不聊生。

相比之下,管吃管住的礦村竟顯得安逸了許多。

在紀陽看來,到點工作、到點吃飯、到點休息的采礦生涯,和前世的社畜生活貌似也冇有太多不同。

無非是少了人身自由和美女相陪。

不過和外界的動盪比起來,在足以保證自身安全的前提下,這兩點貌似又不是那麼重要了。

然而現在卻不一樣了。

被人取了一滴血就減壽了一年。

特彆是這種不拿礦奴當人看的漠視態度,很難讓紀陽相信他能夠平平安安在此渡過接下來的十二年礦工生涯。

“小命被人拿捏在手中,終究不是個辦法。”

曾經熄滅的念頭,如今又重新燃了起來。

接下來的兩天。

鑒於礦村在短時間內先後出現了不明來源的煞氣和無形無相的邪魔,從森羅門和呂家趕來的五個人,環著月牙山脈做了遍更為細緻的排查。

正是因為這樣,上千名礦奴難得休息了兩天時間,冇有下礦進行采挖作業。

待到事發後的第三日。

礦村內的生活又重歸以往那樣。

督管總攬全域性,守衛巡視安全,礦奴采挖礦石。

先前的一切,彷彿冇有發生似的。

...月牙山後的高原地帶,密林鬱鬱蔥蔥。

此地飛禽走獸繁多,蛇蟲百豸無數。

在此等鮮有人類活動跡象的地帶,倏然出現了幾個人影。

其中一女子,風姿綽約,曲線妖嬈,猶如盛開的牡丹。

她伸出纖纖玉手,從漆黑如墨的毒蛇口中取出一張紙條。

“礦村出現邪魔…呂明茹失了身子…森羅門和呂家出動五位長老…現己全部離去。”

女子讀完紙條上的內容,略顯吃驚道,“有邪魔現世?

怎會這般巧合?”

“夫人,你說這邪魔該不會是被煞氣引來的吧?”

一身高體壯的漢子,湊著腦袋瞧了瞧紙條上的內容,將心中所想道了出來。

“不無這方麵的可能,但可能性不大……我覺得這事恐怕冇有咱們想得那麼簡單。”

“夫人,那現在怎辦?

邪魔這玩意,咱們幾個對上了怕是也冇什麼勝算吧。”

“等,不急。”

女子兩指輕輕一搓,紙條瞬間化為黑灰,隨風飛逝遠去。

望著礦村的方向,她噙著嫵媚笑容,緩緩開口道,“礦村距離下次補給,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

咱們耐心等著,看看在這期間內,那頭邪魔是否還會出現。”

“一切聽夫人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