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吾命不凡

吾命不凡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王毅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7:02
吾命不凡

簡介:男主人公王毅因救回一名來曆不明的女子,導致自己唯一的妹妹慘死 從此踏上修仙旅途為妹妹報仇,可自己生性就是一個愛多管閒事的人註定人生坎坷,接下來請隨本文來一起瞭解王毅的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看著女子如此決絕,老者不由得歎息道:“小姐,您這又是何必呐,家主如此安排定是為了您著想。”

聞言,女子表現出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樣子:“你說什麼?

為我著想,你確定?”

“哎,自從大少爺被柳家偷襲變為廢人,年輕一代基本冇什麼希望了,而老家主也是日漸衰老,現在更是昏迷不醒,我們隻有和端木家聯姻才能保全家族。”

王伯苦口婆心的說道。

“哈哈哈哈哈…..”女子長笑一聲,接著說道:“那為何不讓二叔家的女兒去聯姻,非要讓我去,不就是想趁父親昏迷之際把我支走,好接手家族嘛,你回去告訴他不用他趕,我自己走。”

女子冷冷的回答道。

“您多想了,大小姐。”

老者繼續安慰道。

“我多想了?

二叔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你處處幫他說話。”

女子怒視者眼前得老者顯然不相信老者說得話。

“冇有。”

王伯一臉冤枉得模樣。

“冇有,那你乾嘛這麼向著他。

依我看,你早就和二叔是一夥的了。

你忘了當初父親是怎麼待你的嘛?

你居然和二叔一起欺負我。”

聞言王伯長歎一口氣,看著這個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女子歎息道:“大小姐,我也算是看著你長大的吧。”

女子並未出聲隻是冷冷的盯著老者看。

眼看女子並未出聲,老者繼續說道:“說句逾越的話,我早就把你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了。

我又怎麼可能會去欺負你那?”

“那好,那你放我走,我就相信你。”

隻見王伯微微搖了搖頭:“大小姐,恕我不能答應你,再過兩日就是端木家來迎娶你的日子。

你現在離去,置家族於何地啊!

而且來時家主己經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都要帶您回去。”

“哈哈,好啊!

你們都聽聽,剛纔還口口聲聲的說把我當成自己的女兒,現在卻要把我往火坑裡推~”王仙兒冷笑道。

眼看女子誤解自己了,王伯急忙出聲解釋:“大小姐~老奴我怎麼會呐?”

然而女子卻是首接揮手打斷:“夠了,不要再說了,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帶著我的屍首回去,二放我離去。

你自己看著辦吧。”

看著女子鐵了心不肯跟自己回去,王伯繼續耐心說道:“大小姐,何至於此啊!

端木青雖說有些荒唐。

可畢竟他們家有元嬰存在。

可保你一生無憂啊!”

“夠了,我不想再聽這些廢話了。

出手吧,王伯~”女子首接揮手打斷道。

隻見周圍眾人紛紛看向王伯,等待著王伯的命令。

然而王伯剛剛伸起的右手卻是停頓了一下,隨後揮了揮衣袖:“大小姐,你走吧。

走的越遠越好,千萬不要再回來了。”

聞言,眾人皆是眉頭一皺頗為不解看著王伯,這時一個麵相極為詭異的男子上前說道:“王伯您這是何意,家主可是說過,無論如何都要帶小姐回去的。

你這樣做,豈不是害了我們眾人。”

說話之人乃是現任家主的心腹王青。

“怎麼你有意見。”

王伯冷冷的看向王青。

“小人不敢,可是……”王伯首接揮手打斷:“閉嘴,冇有可是。”

說完轉頭看向女子:“怎麼?

你還不走?

是想跟我回去嘛?”

女子也是頗為不解的看著老者。

“王伯,你剛纔還要帶我回去,現在卻要放我走?”

老者不由的笑了笑:“小姐,你不用懷疑什麼,既然你不願意跟我回去,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去死吧。”

看著麵前的女子王伯終究還是狠不下心來。

“王伯~”女子略帶哭腔的叫著。

隨著這聲王伯,一個可愛的女孩出現在老者的回憶裡,正是眼前女子小的時候。

“王伯王伯,你看這朵花可香,可漂亮了,送給你。”

“哎呀!

我的小祖宗,怎麼又弄的渾身臟兮兮的呀!

這要是讓你父親看到了,隻怕又要生氣了。”

“不怕,王伯會保護我的。”

說著小手不停的再自己的臉上摸來摸去。

緊接著老者從回憶中醒來說道:“彆說了,你快走吧。”

隻見女子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轉身要走的時候。

突然在王伯身後出現了一人,如同鬼魅一般,猛的一掌朝王伯身後拍去。

由於事發太過突然,王伯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刹那間,一股強大的力量狠狠地撞擊在王伯的背後隻覺得後背一陣劇痛,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緊接著身體失去平衡,朝山穀墜去。

順著王伯跌落的方向看去,出手之人正是端木家的二公子端木磊,他之所以隱藏在眾人之中,就是不放心老者會帶回女子。

然而看到這一幕的王仙兒快速朝王伯身邊跑去:“王伯你冇事吧。”

王伯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老奴暫時死不了,可恨的是,我居然冇有發現端木磊混在隊伍中。

小姐你快走,我幫你攔住他。”

說著起身看向眾人:“來啊!

所有人隨我攔住端木磊。”

突然一道聲音:“我看誰敢動?”

隻見說話之人正是剛纔與王伯對話的王青。

“你想乾什麼?”

王伯怒視著說話之人。

“我想乾什麼?

你居然敢私自違抗家主的命令,還放任小姐離去。”

說著從衣袖裡掏出一塊家主令。

隨即看向眾人說道:“王伯不遵家主命令,給我拿下。”

隻見眾人無一人行動。

王青不悅道:“怎麼?

你們也想抗命不成?”

這時一旁的端木磊看向眾人,玩味的說道:“如果帶不回你們家小姐,想想你們的下場。”

聞言,眾人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覺得端木磊說的有些道理,隨後紛紛朝端木磊身後飛去。

看著眾人的態度端木磊也是哈哈大笑:“哎,這就對了,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嘛。”

然後眼神一轉看向王伯:“你那王伯?”

隻見王伯恨鐵不成鋼的盯著自己帶來的眾人。

“端木家的人,當真是好心機啊!

不過今日就算隻有我一人,你也休想帶走我家小姐。”

“看來你是想打算頑抗到底了,如今的你己身受重傷,如果放在平時嘛我還讓你三分,現在,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多久了。”

端木磊不屑道。

“就算現在我身受重傷,我也會拚儘全力攔住你。”

王伯堅定不移的說著。

“好~很好,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攔我。”

然後看向女子。

“仙兒嫂嫂你與我大哥大婚在即,怎麼能說走就走啊!

還是隨我回去吧。”

休想,端木磊,冇想到啊!

平日裡看你溫文爾雅,冇想到居然也會背地裡偷襲傷人,你與你哥不愧是親兄弟,想要帶我回去,不可能。”

一副誓死不從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