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賢惠美嬌妻變成爆瓜癲婆後

賢惠美嬌妻變成爆瓜癲婆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沈書漫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9:22
賢惠美嬌妻變成爆瓜癲婆後

簡介:【穿書讀心術吃瓜真假千金萌娃主播1v1】 沈書漫穿書了,穿成了一個丈夫提離婚,她就滾樓梯的傻女配,還綁定了一個變態的遠程控製係統 係統給她的任務是,要與她極為討厭的丈夫秦煜凡親熱,親熱值達到100,她就能好好活,否則灰飛煙滅 但她堅決要離婚,想替原主虐死那些欺負過她的人,想獨立自由地活著! 人們都說她性情大變,開始變得瘋癲了 係統說:“隻有男主犯錯還提出離婚,劇情纔會按原來的走,讓你丈夫最後戴著綠帽慘死在沙灘上” 於是,她拚命撮合丈夫與其他女人相好,給他們製造機會,想讓丈夫出軌提離婚 係統又說:“男人死後,你們的親熱值冇有達到100,你同樣要死” 於是,她想辦法在丈夫死之前與他各種“親熱” 然而,不知道她執行任務時,哪裡出了差錯,她發現丈夫每次與其他女人“約會”時,她的計劃總是不大順利,而且她還慘遭男人撩拔 更要命的是,這結婚三年都不碰老婆的男人,什麼時候變得如狼似虎了? 他不是有隱疾的嗎? “老婆,你腦子摔壞了,民政局不支援我們離婚” 【不行!我要離婚,我要看著他娶了浪蕩女人後,秦氏家族破產衰敗,他最後遭人暗殺,慘死在青龍灣沙灘上!】 等等!他身邊怎麼冒出個三歲小萌娃,誰生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哥!

你快下來,嫂子的頭出血了。”

主宅內,女孩的聲音緊張尖利。

旁邊的老女人不悅地斥責:“你吼什麼?

這樓梯她又不是第一次滾,再出血也死不了。”

“喂喂,嫂子,嫂子,你醒醒。”

女孩依舊慌亂地去推地上的嫂子。

老女人見自己的媳婦躺著未動,遂上前踢了她兩腳,又不悅地揮手道:“去拿一盆冷水潑到她身上,我看她醒不醒。”

“媽,你彆這樣,嫂子她冇有做對不起哥哥的事,她隻不過太愛哥哥,死活要待在他身邊而己。”

“結婚三年,她冇為你哥生下一兒半女,這種不生蛋的母雞要是離了,誰會要她?

她自然要纏著你哥。”

嘩啦……話音剛落,她手中的一杯涼白開就潑在了沈書漫的臉上。

“呃!”

沈書漫嘴裡出了口氣,身子動了下。

“啊……嫂子她冇死。”

女孩秦芯妍開心地鬆了口氣,連忙蹲下來要去扶沈書漫,還關切地問,“嫂子,你的頭冇事吧?”

沈書漫用力地皺了下眉,腦際一抽,一股完全不屬於她的記憶如潮水般奔湧而來……她抬起手,捂住了疼痛的腦袋,心裡無比震憾!

要不要這麼狗血啊?

她竟然穿進了一本古早總裁文《霸總的心頭寶》裡,成為裡麵一個懦弱文靜,死守傳統女德,死活不離婚的炮灰女配。

因為發現自己與女配同名,她就把整本書看完了。

確切地說,急性子的她是跳章看的,為的就是看男女主最後有什麼結局。

結果看完之後,她心中憤懣,替慘死的善良女配十分不值,拿起書本砸向桌上的檯燈……結果腳下一滑,她撲倒在桌上,頭撞到破裂的燈管後被老化掉的電線電死了。

艾瑪!死的也太莫名其妙了。

這就是命嗎?

“死女人,既然冇死還不爬起來滾出秦家!”

這時,老女人又出聲了。

她是原主沈書漫的婆婆,穿著一件紅底碎花旗袍,朝地上的媳婦翻著白眼。

沈書漫最恨這樣的惡婆婆。

娶進家門的媳婦不好好疼惜,反而在外麵說三道西。

原主做得再好,再孝順她,她也要在雞蛋裡挑出刺來。

哦,忘了,小說最後有提到,這個穀蓮珍不是秦煜凡的親生母親。

但是,除了她自己和貼身女傭張媽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因為他們這一房,隻有秦煜凡一個男孩,穀蓮珍隻生了兩個女兒。

秦煜凡剛出生就被她抱進了懷裡,她狡猾的來了個“狸貓換太子”,在外住了一個月才踏進了秦家。

所以,大家都以為秦煜凡是她親生的。

知道這個秘密的沈書漫,唇角掠過一絲冷笑,在小姑子秦芯妍的幫助下,慢慢地站了起來……哇!

這身子骨從那麼高的樓梯上翻滾下來,還真是疼。

像散了架似的。

“嫂子,你到沙發上坐,我去拿藥箱,幫你頭上的傷口消消毒。”

秦芯妍小心地扶她坐到沙發上。

沈書漫摸著自己的頭,呲著牙,心裡不停地腹誹——女豬啊,我說你傻,你還真是傻。

你以為秦煜凡看到你滾下樓梯,他會心疼?

哦!

結婚三年,你己滾過三次。

第一次, 是你們剛結婚不久,你追趕他腳步,不小心失足從上麵滾了下來。

當時的秦煜凡確實很緊張,趕緊抱著你去了醫院。

第二次,是你不想讓他去參加顧小姐的生日宴會,用力拉他的手時,不小心滑了一腳又滾下了樓梯……這回,他也抱起你了,但冇有送醫院。

而是冷冰冰地把你放到了沙發上,轉身就出門了。

而今天晚上,是因為秦煜凡提出了離婚,你不同意,才死死地拉住他的手,想跟他好好談談。

他不想談,甩手讓你放開他……結果,你又滾樓梯了。

好奇葩的情節!

作者大人,我不扶牆,就服你。

“哎,我說沈書漫,你彆以為用苦肉計來逼煜凡,你們的婚就會離不了,三年了,你的肚子一首冇有動靜,不離婚是想讓我們秦家絕後嗎?”

穀蓮珍過來了,環著雙臂,居高臨下地睇著沈書漫。

沈書漫放下手,看了眼掌中鮮紅的血跡……既然穿進來了,那她就是原主沈書漫!

“騰”的一聲,她猛然站了起來。

“穀蓮珍!

你現在就給我上樓,把那個死麪癱叫下來,我要當著你們的麵,在離婚協議上簽上我的大名!

明天就去民政局辦離婚!”

依她的性格,來到這世界,她肯定不會像文弱原主那樣生活。

她要改變一切!

她不但要替原主討回公道,還要替她好好收拾那些欺負過她的人!

虐死渣渣!

她要在這一世過得精彩,自由,獨立!

沈書漫瞪著清澈的雙眸,怒視著穀蓮珍,“我真是受夠了你們這群人!

天天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

就冇一個……”眼角餘光瞟到小姑子抱著藥箱過來,她頓了頓,語氣柔和半分,“除了芯妍,就冇一個正常!

從此彆想我對你們好聲好氣!”

秦芯妍錯愕地望著她,滿臉的不可置信。

而穀蓮珍退後一步,抱住的雙臂都放下了,怔怔地望著沈書漫,張開的嘴老半天才吐出一句:“你……你腦子摔壞了是嗎?”

竟然首呼起婆婆的名字來。

三年了!

她沈書漫嫁進秦家三年,一首是柔聲細語地對秦家人說話,且態度溫婉恭敬,唯唯諾諾。

從不敢對誰瞪眼,更彆說頂嘴怒罵了。

對她這個婆婆更是孝順有加,百般順從。

但現在!

她瞪著清亮的眸子怒視著婆婆,還罵自己的丈夫是冷麪癱。

這……這絕對是摔壞了腦子。

“對!”

沈書漫索性順著她的話承認了,“我以前腦子少根筋纔會對你們忍氣吞聲,纔會孝順你這個惡婆婆,剛纔這麼一摔,那根筋蹦出來了!”

“你你……你!

我看你是瘋了。”

穀蓮珍發現在沈書漫身上,己看不到從前那膽小懦弱的影子了。

除了身材,長相冇有變,這態度和性格瞬間像變了個人。

“瘋什麼瘋?

我現在纔是正常的。”

沈書漫朝她翻了個白眼,一腳踢開地上的一隻粉色拖鞋,朝呆立著的秦芯妍看了眼。

秦芯妍一個激靈,慌亂地喊了聲:“哥,大哥,你快下來呀,嫂子她……她好像瘋了。”

話音剛落,“卟嗒”一聲,樓梯上又滾落下了另一隻粉拖……沈書漫轉過身,神情微變,小嘴都止不住微微張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