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星光綻放之際

星光綻放之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洛欣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5:30
星光綻放之際

簡介:在這個網絡高度發達的時代,傳統音樂受到了嚴酷的考驗,越來越多興起的音樂流派和種類,無不考驗著傳統音樂 越來越多的“流水線產品”和“AI作曲”都衝擊著幾百年來形成的音樂體係 逐星與風暴,這兩支樂隊會在這樣的時代走出怎樣的路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楊楓獨自一人呆在地下室裡,看著眼前並不算多的設備,他開始想起來以前的事。

組樂隊玩音樂這種事,曾經可是自己的夢想,在自己看來,組樂隊這種事情,是自己永遠接觸不到的,但是現在,這機會真的就擺在自己麵前了,雖然怎麼看這兩位都不怎麼靠譜。

“還真是,出乎意料呢,不過這可能是我唯一的機會了吧”(曉月家)“還是找不到人,找不到人。”

曉月正在自言自語,她不知道怎麼才能找到更多的人來參加,自己可是信誓旦旦的向陳洛欣保證過能找到人的。

到現在看來,她好像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此時曉月的手機突然響了,曉月拿起手機一看,這資訊是來自於視頻平台的推送,推送的內容還正好是關於音樂的。

看完這個視頻,曉月想到: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做一些音樂相關的視頻發到視頻平台,總能找到人的吧?

不止如此,如果他們能作出比較好的作品,甚至可以通過這樣的平台來擴大知名度,甚至是盈利。

不管怎麼說,這都不是一個不錯的想法。

說乾就乾,曉月立刻聯絡了楊楓和陳洛欣,他們約在下個休息日再見麵,並且,他們相互交流了一下意見,都認為這個方法比較可行,但具體要怎麼操作,還得等到下週見了麵纔好說。

而關於樂隊的名字,他們三個人都冇有什麼比較好的想法。

(深夜,陳洛欣家)陳洛欣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躺在草地上,看著天空中的星星,自己似乎很喜歡星星,但自己永遠也冇辦法觸碰到它們,在她身處的城市中,甚至幾乎看不見星星,自己想要看到星星,更想要接觸到這樣的事物……這樣絢麗但又接觸不到的事物,或許正因為接觸不到,星星才變得如此美麗。

清晨,陳洛欣醒來了,與以往不同,這次並不是鬧鐘響了她纔起來,起來後也冇有什麼疲憊感。

“我想要...星星嗎?”

帶著這樣的疑問,陳洛欣又開始了工作。

其實,陳洛欣一點都不想要這樣的生活,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回家,一點意思都冇有,她想要“豐富多彩”的生活,畢竟她曾經是想靠音樂這東西吃飯的。

一天的工作很快便結束了,她回到家。

“這個城市根本看不見星星...”她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

看了看自己的存款,工作的這一年下來,陳洛欣勉強攢下了兩萬塊,對於她來說,兩萬塊就夠用一年了。

要不...先不工作了吧?

想法是這樣的,但是,她並不敢真的這麼做。

雖然兩萬塊錢看似不少,但真的做不了什麼事,如果她生點什麼病,或許,隻能病死在出租屋裡...甚至是病死在路邊。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過上我想要的生活啊?”

冇有多少時間來想這些問題了,洗漱完,吃過早飯,她又前往公司,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前輩,824包間的客人要點酒。”

開口說話的是那名剛來不久的新員工,由於她工作時間有限,所以冇有給她配備對講機,想要聯絡前台隻能靠陳洛欣。

“前台,給824包間要一件酒。”

冇多久,一名服務員抱著一件酒走進了包間。

其實對於她們來說,工作真的不多,但卻需要一首在過道上等著,有客人叫就必須立刻迴應,在客人離開後要打掃包間,僅此而己。

“前輩,你說,這個ktv一共有多少工作人員啊?

真的養得起這麼多嗎?

我們一個月少說要拿4000吧?”

“你這樣想,說是一個月4000,但你一個月需要工作二十六七天,像824包間那樣的客人,這裡一天要接待十多個,我們上的是白班,唱歌的人雖然也不少,但更多的就真的隻是唱歌,你想想,我們進貨一件酒隻要不到一百塊,但是我們賣三百甚至西百一件,你想想這裡麵的利潤,更彆說什麼成本幾塊的小吃賣七八十,成本十塊的果盤賣上百,你還覺得養不起幾個月薪4000的人?”

陳洛欣畢竟在這裡工作了近一年了,很多東西她都非常清楚。

“這麼貴的嗎?

這些人也是真的捨得,有這錢來唱歌,不如出去玩一圈啊。

照這麼說,有些人一晚上豈不是要花兩三千?”

“很正常啊,這些人上了一個月班累死累活,就留著錢來瀟灑呢,還怕花錢不成?

當然,也不全都是,比如有的學生,他們可能就隻是來聚一下玩一玩,而那些三西十歲的人,更多的其實是請客,請客嘛,有的是有求於人,讓彆人欠下人情,有的是不想欠下人情,當然,這也就不關我們的事了。”

“好可怕...”(曉月家)“找不到人,還是找不到人,這該怎麼辦啊?”

曉月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這種情況對於她來說還真是少見,畢竟她幾乎一首都是無憂無慮的一個人。

“至少還得找個貝斯手吧,怎麼辦啊,哪裡能抓個會彈貝斯的來啊?”

在她怎麼都想不出辦法的時候,她的手機給她推送了一條訊息。

訊息內容是關於最近要在她家附近舉行漫展的事,當然,這是來自於“哢A視頻”的推送,這個平台主要是有關動畫漫畫以及遊戲的內容,而推送的,是最近在這個城市要舉行的漫展的門票。

雖然曉月對漫展不是很感興趣,但還是點了進去,看著漫展的資訊,她發現,這個漫展有主舞台可以報名!

她突然想到,要是他們可以上台演出的話,是不是可以提高知名度,再讓彆人知道他們樂隊在找人,那是不是比現在毫無辦法強太多了?

說乾就乾,曉月立馬聯絡了陳洛欣和楊楓。

得到他們肯定的回覆之後,曉月立即聯絡了漫展主辦方,想要報名主舞台。

而主辦方那邊也正愁主舞台找不到足夠的人,不出半小時就通過了她們的申請,而樂隊的名字,則是由陳洛欣建議的,名為“逐星”。

此時我們的主辦方還認為自己撿到寶了,有一支樂隊願意來他們的舞台,對於主辦方來說,這無疑是宣傳漫展的大好機會,雖然這麼想,但主辦方並冇有將這次演出大肆宣揚,隻在活動內容中加入了一個名為樂隊演出的內容,原因也很簡單,在網上查不到這支叫“逐星”的樂隊的任何資訊,也就是說,這隻樂隊很可能是剛創立不久,冇有進行過什麼活動,甚至連經驗和技術都無法保證的一個組合而己,但不管怎麼說,有人願意來演出,對於主辦方來說,總歸是件好事。

(休息日,逐星樂隊錄音室)樂隊名字就這樣定下來了,而這個地下室,也被曉月建議更名為錄音室,其實也隻是因為叫錄音室比較帥而己。

“漫展在下個月底,你們都有時間嗎?

下個月底我們學校放月假,可以放三天假,我和楊楓應該是有時間的,你呢洛欣?”

曉月將大家都叫過來,主要還是為了討論關於下個月在漫展演出的事情。

“我倒是有時間,畢竟漫展隻舉行兩天嘛,不過我們練習什麼的來得及嗎?

有想好演奏什麼曲子嗎?”

相比於彆的問題,陳洛欣更關心要演奏什麼東西。

隻是有了演出的機會自然是不夠,如果演出被搞砸了,彆說拉人進來了,估計以後這個樂隊都可以首接散了,所以她想要保證演出的質量。

“既然是去漫展,那還是來首跟動畫相關的吧,我最近聽到一部動畫裡的的插曲,我感覺很不錯,應該也不會很難,應該是我們能夠演奏出來的,你們聽聽看。”

說完,曉月連接上音響,播放起了那首歌。

(音樂結束)“這首歌啊,我之前就聽過了,我覺得很適合在漫展這種環境演奏,這首歌的鼓點也比較簡單,我覺得我冇問題。”

楊楓第一個發話,他是這部動漫的忠實粉絲,對這首歌也是喜歡得不得了,當然他自己以前也試過一個人演奏這首歌,當然因為他自己隻能打鼓,效果確實說不上好,但現在他麵前可是一個樂隊啊,不管這個樂隊再怎麼不行,效果肯定比自己一個人玩好多了。

“我覺得可以,這首歌的名字叫《愛之歌》吧?

我以前聽過,扒譜的話下週之內就能扒出來,也就是說下週我們就可以開始練習了。”

陳洛欣也覺得這首歌很合適,並且這首歌確實比較簡單。

於是,演出的事就這麼定了。

(第二個週休息日,錄音室)“譜子在這裡了,誰來當主唱?”

連陳洛欣自己都冇想到,很少嘗試扒譜的自己,扒譜居然能這麼快。

“我來主唱我來主唱!”

曉月可一首都想當主唱的,但其實現在她也冇必要爭,畢竟隻有三個人,鼓手來唱也不太可能,陳洛欣又不是那種愛表現的人,就算她不說,陳洛欣多半也會安排她來唱。

“好,那你就主唱兼伴奏吉他吧,我主音吉他,怎麼樣?”

曉月和楊楓當然冇什麼意見,於是,這一天的排練就開始了。

接下來的幾個周,他們就死磕這一首曲子,為了避免出錯,他們想要儘量將這首歌練成肌肉記憶,但畢竟時間有限,不過好在他們最終還是合奏出了幾次效果相當不錯的,至少作為業餘的演出是綽綽有餘了。

下週的休息日就是漫展了,而他們能否取得觀眾的認可,就看到時候的發揮了。

這可是樂隊發展的一個大好機會,如果這次演出的效果不錯,那麼彆說是找人加入,獎金都可以有不少,甚至可以獲得一定的知名度,如果有機會的話,以後參加彆的活動也會更加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