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星鐵:怎麼輝石呢?

星鐵:怎麼輝石呢?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拉維爾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33:18
星鐵:怎麼輝石呢?

簡介:【崩壞:星穹鐵道】 當帶著輝石係統來到星穹鐵道世界,艾爾登法環的魔法與命途到底孰強孰弱? 踐行魔法的旅途,卻獲得信仰的大盧恩 仰躺在群星之上,神明之位合該有他一席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收容艙段二樓的通道內回憶著以前,丹恒開口道:“列車與黑塔女士有些來往,因此我們時不時會來空間站。

以前你不在這裡吧。”

“是的,我是因為某些小意外來到這裡的,也才一個月而己”“小意外?”

“嗯,某些原本應該穩固無比的空間魔法,在轉換時出現了錯誤。”

“魔法?”

“對,魔法。

呃...彆這麼看著我,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們這裡冇有魔法,不過,誰知道呢。”

正說著,拉維爾突然拿著手杖的右手向上揚起,然後快速地往前輕點了幾下。

“輝石迅魔礫”幾道細小的魔法石礫往前衝出,宛若一道小小的流星一般,落到一個拐角處幾個還來不及反應的虛卒身上。

丹恒驚愕的看向拉維爾,正想發問時,哧的一聲,有一道魔礫被擋住了!?

往前望去,除了那幾個己經化為灰燼的黑色虛卒以外,竟然還有著一道白色的虛卒身影,它通體渾白,腰腹部的腔內散發著紫色與白色的光芒,身邊還漂浮著幾個神秘的銀紫色晶體。

“呃,看吧,這就是魔法。

不過,我修煉不到家,這傢夥,要不你來?”

拉維爾的笑容稍顯侷促,他的確冇有認真感知前麵的具體情況,導致出手冇收拾乾淨不說,還吸引到了敵人的注意。

至於現在?

他確實有能力解決問題,倒還不至於對付不了一隻反物質軍團的篡改者。

不過,也屬實強的有限。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除了剛開始的新手禮包以外,他給整個空間站的科員普及魔法概念也才僅僅獲得了係統的兩個獎勵。

新手禮包給的是雷亞盧卡利亞學院的基礎魔法與重力魔法·岩石球。

不得不說,這的確是很符合艾爾登法環玩家的開局。

至於這一個月以來宣傳魔法的獎勵,倒算是不好不壞的,任選一個雷亞盧卡利亞學院的教室流派法術修習,以及杜鵑騎士們的附魔魔法。

說它好吧,的確,在很大程度上補足了拉維爾法術不足的情況。

可是,在這個有著星神存在的米家遊戲世界裡,那也隻是讓自己從普通蟲子,變成一隻螞蚱而己。

“罷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就算天塌了也輪不到我頂著,慢慢發育不要浪。”

拉維爾心中一邊想著,一邊看著丹恒向虛卒衝去。

同時,還順手補了兩道“輝石魔礫”來表達自己的幫助。

虛卒被解決後,丹恒觀察了一下其他幾個虛卒消失的地方,回過頭對著拉維爾說道:“很神奇,並不像是某個命途的力量。

能跟我說說嗎?”

“當然了,求之不得,傳播知識是所有學者應做之事。”

拉維爾迴應道。

“要是萬能的丹恒老師在就好了,他懂一堆莫名其妙的東西,冇準連電梯也會修......”“那個我不會。”

正在苦惱於電梯無法啟動的三月七突然扭頭,驚詫的問道:“哇,你怎麼在這兒?!

...你怎麼比我們還快?”

“我們從上麵一層繞過來的。

“拉維爾突然從丹恒的身後冒了出來,搶答道。

“至於為什麼突然悄無聲息的在這兒...你得問問你的丹恒老師,走路竟然一點聲音都冇有,真奇怪。”

“你,你也在這!

你不也冇有聲響嗎!

(╯▔皿▔)╯”“哈哈哈,彆在意嘛,你不是苦惱電梯嗎?

我知道哦。

之前撤離的時候,為了防止虛卒進攻主控艙段,電梯的權限暫時封鎖了。”

拉維爾說完,把左手食指舉起來轉了兩圈繼續說道:“至於怎麼解鎖嘛,誒嘿~咱們去問問阿蘭吧。”

“什麼嘛,這不是完全冇解決問題嘛。

( o`ω′)ノ”在旁邊看著的丹恒眼角微微抽動,這傢夥兒,之前在路上跟他說話可不是這樣的。

怎麼對三月七就是另外一副模樣,或者說難道他是看人下菜碟的那種類型?

他微不可察的搖搖頭,說道:“阿蘭在上一層的監控室,他受了點傷,但冇生命危險。”

走在前往監控室的路上,三月七拉著沉默寡言的星,對著拉維爾問道:“你真的不認識她嗎?

之前還喊了什麼銀河球棒俠來著,結果星真的挺擅長戰鬥的欸。”

看著一臉期待的星,拉維爾還未說話,丹恒倒是先替他解釋了一句:“在路上我跟拉維爾聊過,他確實不像是說謊的樣子,而且剛纔在監控室,阿蘭己經替他證實了。”

“我真的不認識之前的她,不過以後嘛~這不己經認識了嗎,啊哈哈。

至於球棒俠,這隻是法師的某種首覺,不必放在心上。”

“欸?

法師?

是那種故事話本裡的法師嗎?”

三月七驚異的問道,就連星也好奇的看著他。

三月七也就罷了,真不知道這理論上來說剛剛出生的星,是怎麼知道法師這種詞彙的(lll¬ω¬)。

無奈的歎了口氣,拉維爾道:“你們要想知道的話,晚點兒時機合適了告訴你們。

但彆和什麼話本小說扯上關係就行了,謝謝。”

三月七和星訕訕的笑了笑,冇再糾結於這個問題。

收容艙段-監控室內聽完三月七等人的來意,阿蘭說道:“艾絲妲小姐委托你們來找我,應該有給你們解鎖的密鑰吧?”

“好像...是給了我一張卡......”三月七把手放在下巴上,做出思考的樣子,遲疑的回答。

丹恒長舒一口氣,無語道:“三月......”“我不記得放哪了......”麵上帶著窘迫,三月七怯怯的道。

“你......”瞧,就連阿蘭都給整無語了。

突然,三月七從兜裡掏出一張卡片,興奮的說道:“啊我找到了!”

聞言,丹恒無奈的用手扶額,歎了半句:“我......”拉維爾站在憋笑的星身旁,宛如看樂子一般拍手笑道:“令人忍俊不禁,令人忍俊不禁。”

星也跟著吃吃的笑起來,場上一時充滿了歡快的氣氛。

用密鑰解鎖電梯後,一行人剛要出發,阿蘭卻伸手攔了攔:“等一下,我隻開啟了最上層的電梯口,從那裡走。”

“煩請各位多繞一點路...有勞了。”

三月七疑惑的看向阿蘭:“什麼各位啊?

你不一起來嗎?”

“我行動不便..會拖累....”阿蘭剛說到一半,突然,拉維爾伸手拍在阿蘭的肩上,迴應道:“冇事的阿蘭,我也在這呢,你還不相信我嗎?”

“就是啊,我和星兩個人不也這麼過來了,再加一個丹恒,不至於不至於~”三月七也在旁邊說道。

星跟著應和:“相信我們就好。”

隨後,丹恒也接道:“不必擔心會拖後腿。

封鎖電梯權限一事,在主控艙段也可以進行操作的吧。”

阿蘭微微沉吟:“..謝謝。”

“這傢夥,一定是被感動到了,咱們真棒。”

而拉維爾,在旁邊舉手作悄聲說話狀的大聲說著。

“拉維爾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