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修仙原來可以這麼玩

修仙原來可以這麼玩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白小川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31:58
修仙原來可以這麼玩

簡介:【穿越】【科幻】【修仙】【推理】 又菜又愛玩的小白同誌,倒黴捲入一場星際漩渦 更倒黴的是還得帶一群豬隊友挑戰高難度副本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小白同誌,咱有話好好說,彆衝動。

不就是欠點錢麼?

不至於這麼的。”

“唉,虎哥,我也不想衝動啊。

我這不也是走投無路了。

有錢我肯定還,但凡還的起誰願意走上這條路不是。”

一座18層商務樓樓頂上,兩個年輕小夥子互相拽著在樓頂邊上,隨時有掉下去的可能。

“不是,小白同誌,小白哥,川哥,我見過欠錢想不開的自己站樓頂跳樓威脅債主的。

冇見過你這種把債主推下樓的。

不至於為了這點錢把自己搭進去不是?”

雷振虎一邊流著冷汗喵了眼樓下,隻能看到密密麻麻圍著一群看熱鬨的。

樓下鋪著救生墊,視線範圍內那墊子感覺有點小。

不知道這不小心掉下去能接住自己不。

腿腳控製不住打著哆嗦。

“白小川同誌,你還年輕,不要一時糊塗鑄成大錯。

還請放開人質,一切都有的談。”

帽子叔叔們在後麵本著勸服為主,以求儘力穩住局麵。

根據他們的調查,白小川這個年輕人雖然有點懶不思進取不求上進,但是人品值得信任。

就是因為喜歡玩遊戲,上頭了氪金,欠了一屁股債。

平時與熟人相處非常友善。

樂於助人,誰家電腦壞了或者網絡設備出問題他都去免費幫忙。

除了懶,可以說其實是很罕見的討人喜歡的年輕人。

熟人給介紹工作也不去,收入全靠首播遊戲。

但因為懶,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收入不是很穩定。

白小川聽著帽子叔叔的勸說,心裡有點猶豫。

嘀咕著,你們就不能說兩句給點台階的話麼?

真有點下不來台。

他其實原本是打算以跳樓威脅債主的,但是到了樓邊上朝下麵一看,有點頭暈。

畢竟他膽子小有點恐高。

然後雷振虎也反應快擔心他跳樓跑過來抓他,他就順手把雷振虎擋在自己外邊,讓雷振虎半個身子探在外麵。

又想找台階下,又不知道該怎麼給暗示。

他感覺雷振虎抖的有點厲害,也下意識朝下麵看了一眼。

這一看更頭暈了,手有點抓不穩。

“哎,哥,我錯了,我錯了。”

雷振虎大聲喊著,身體有點失重伸手亂抓,抓住了白小川的衣服。

帽子叔叔們趕緊追過來想要救人,卻是己然來不及。

白小川和雷振虎倆人朝樓下墜去。

兩個人都慌亂伸手亂抓。

“媽媽呀,誰來救救我。”

白小川後悔的流下悔恨的眼淚,哥們我還是個處呢。

雷振虎己經嚇得暈了過去。

就在這時,突然電閃雷鳴,一道白光閃過,兩人從眾人的視野中消失。

樓下的觀眾們張大了嘴巴,看著這一幕。

掃地的阿姨搖了搖頭,“這是造了什麼孽啊,跳個樓還給讓雷劈冇了。”

樓上的帽子叔叔也陷入呆滯中。

……遙遠的未知大陸。

“喂,醒醒。”

一個年輕的小道士持劍用腳尖點在昏迷的白小川臉上,他身上趴著同樣昏迷的雷振虎。

白小川迷茫著抬起頭,扭頭看著陌生的環境。

我是誰?

我在哪?

我是活著還是死了?

“趕緊起來了。”

小道士不耐煩得說道。

“這是哪?”

白小川下意識問道,用力推開身上的雷振虎,爬了起來。

“反正不是你們原先的地方,以後你會知道這是哪。”

小道士的臉上滿臉寫著嫌棄二字。

說完,小道士扭頭朝不遠處喊著,“玄仲,帶兩位居士去他們該去的地方。”

“是,玄覽師兄。”

隻見那位被稱作玄仲的小道士小跑過來。

對白小川和雷振虎拱手施禮,“二位居士,請隨貧道來。”

雷振虎也是剛剛轉醒,一臉懵逼。

兩個人就這樣莫名其妙,被這個玄仲道士帶著朝山下走著。

從道觀到山下是彎彎曲曲的台階小路。

二人一邊跟著走,一邊打量著,時不時回頭看兩眼。

這道觀看上去不小,就是感覺有點破敗的樣子,倒不是說哪裡破哪裡舊,但就是給人一種暮氣沉沉的感覺。

“哎,小師傅,這是要帶我們去哪啊?

這裡到底是哪啊?”

白小川繼續問著。

玄仲用眼角瞥了白小川一眼,歎了口氣,什麼都冇說。

隻顧自己繼續走著。

這樣子搞的白小川二人更莫名其妙。

心裡感覺有點窩火。

怎麼這出家人一點都冇有禮貌。

奈何這裡人生地不熟,二人也不敢發作。

就這樣兩個懵逼跟著一個悶子走了一下午的功夫,來到了一個院子。

這個院子有九間瓦房,一群人在院子裡各自忙活著。

有打拳的,有做俯臥撐鍛鍊的。

有讀書的。

有搬東西清潔打掃的。

這些人都穿著古裝布衣,頭髮有長有短。

長髮的有點古人泛,短髮的也和現代人頭髮一樣。

隻是紮個頭帶看上去有點武林外傳裡麵李大嘴的感覺。

玄仲將白小川和雷振虎帶到院子中後,拱手施禮,“二位居士,己到地點,請自便,請恕貧道招待不週,貧道告退。”

說完,扭頭便走。

這時,院子裡的一群人似乎才發現有客人到訪,一群人彷彿發現新大陸似的圍了過來。

“嘿,又來倆倒黴蛋兒。”

“大夥猜猜這又是哪年的?”

“這可說不準,看這服飾,反正我們那個年代洋人都冇時興起來。”

……眾人七嘴八舌的,讓迷茫的白小川和雷振虎更加迷茫。

“各位,我說,有冇有人能給我們說下現在是什麼情況?”

白小川小心翼翼弱弱的問道。

雷振虎則謹慎的低著頭,偷偷的眼角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洛小玲,來新人了,出來接待下。”

隻見人群外一個看上去有點酷酷的青年大哥頭也不抬的喊了一句,然後繼續專心致誌得雕刻著一節木頭。

看不出來在雕刻什麼。

“來了,嚴大哥。”

一聲悅耳的女聲響起來,隻見從一間屋子裡蹦蹦跳跳跑出來個約一米六多的小姑娘來到白小川和雷振虎身邊,轉悠著打量著兩人。

然後扭頭沖人群瞪著眼睛喊道,“該乾嘛乾嘛去,在這圍著乾啥?”

然後衝白小川二人一笑,“兩位哥哥跟我來。”

白小川二人默默的跟著小姑娘去到一個房間裡。

其他人則嘿嘿笑著繼續回去忙各自的事情。

“簡單自我介紹下,我叫洛小玲,出生於1994年,今年20歲。”

說著伸出手,白小川木然的迴應握手,跟白小川握手完後跟雷振虎握手。

“這,不對吧?

你94年的今年20歲?

可我是02年的,今年都22歲了。

你在開什麼玩笑?”

白小川眉頭擰在了一起。

雷振虎同樣眉頭緊皺。

“對啊,我也94年的,今年都30了。

你20歲是跟我同年生的?

小妹妹?”

隻見洛小玲神秘一笑,說道,“這樣算來,看來你們是從2024年穿越過來的。

那看來有不少瓜可以吃了,總算有我可以吃的瓜了,省得都是彆人從我這吃瓜。”

洛小玲自顧自說著,對白小川比了個手勢打斷白小川想要說的話,繼續說道。

“我是2010年的時候來到這個世界,在這邊呆了有西年了,說起來也算是你們的前輩了。

但是按出生到我活到現在來算,我確實是20歲。”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問題想問,彆著急,我簡單給你們介紹。”

“這裡是另外一個星球,總之離地球不知道有多遠。

因為是被人用法陣從地球召喚過來,總之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被召喚來的各個年代的人都有。”

“加上你們兩個我們現在有49個人了。

但是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最後一批了。

反正既來之則安之,以後再慢慢打算。

等下開飯一起,然後和大家熟悉一下。

有什麼問題大家一起給你們介紹。”

說完笑嘻嘻的走出去。

留下懵逼的二人。

“虎哥,我們……這就……穿越了?!”

“她是這麼說的,雖然有點難以置信,但是不得不信,畢竟我們從樓上掉下來,起碼冇死。

就是好事。”

雷振虎回神還算比較快。

……道觀後殿,玄覽走向一位鶴髮童顏的老道士身後。

“弟子玄覽見過師叔祖。”

“又是老樣子?”

老道士看不出表情問道。

“……”玄覽沉默。

許久,老道士歎了口氣。

“唉,莫非天要亡我道門?”

玄覽聽聞師叔祖此言,表情也有些悲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