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陽光下的雲朵

陽光下的雲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裴尹赫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26:51
陽光下的雲朵

簡介:桀驁不馴的校霸VS軟萌可愛乖乖女學霸,甜寵微虐】 一個學霸,一個校霸;一個古靈精怪,一個桀驁不馴;一個患有哮喘不能做劇烈運動,卻羨慕能夠自由運動的人,一個從小被欺負努力使自己變強,對運動狂熱無敵 雲舒語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老師眼中的軟萌學霸 但是從小有哮喘病的她被父母放在手心裡嗬護長大,也成了老師同學眼中“瓷娃娃”的存在 然而在一次見義勇為中,雲舒語得罪了本校脾氣不好的校霸裴尹赫,從此被他糾纏上 雲舒語跟裴尹赫從相看兩相厭到走進彼此的心裡,到在一起,用了十年 十年間,他們有錯過,有彆扭過,有爭吵過,但是那顆愛對方的心卻從未變過 十年前,裴尹赫因為父母離婚,隨母親戴茜去法國 臨走前,在他想要跟雲舒語告白時,卻被雲舒語罵了一次傻子;十年後,他成了珠寶品牌AMO中國市場的總裁戴瑾軒,回國後他發誓要扳倒裴氏,卻陰差陽錯再次遇到了成為老師的雲舒語,還是他繼弟的語文老師?更令他氣憤的是她竟然不記得他了?很好,他有一百種方式讓她想起他 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讓她退縮落逃!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雲舒語因為今天值日,所以放學回家晚了些。

她騎著粉色自行車悠哉悠哉地哼著小曲兒,突然發現前麵不遠處的小巷子裡有人在打架,於是她好奇地騎了過去,湊近一些停了下來看看是什麼情況。

隻見一個穿著名牌運動裝的大高個男子抱著手臂靠著牆,眼神陰鬱地看著那兩個小弟摁著一個穿著校服的男學生狂揍。

待她看清被打得男學生後瞳孔一震,那不是他們班的班長陸安澤嗎?

於是她想都冇想首接騎了過去大喊,“你們放開他!”

那兩打手頓了下轉頭一看,不禁笑了,一個瘦高的男生嘁了一聲, “哪來的小學生?

少管你大爺的事,快滾!

“也不怪他們誤以為雲舒語是小學生,雖然她身高有162,但是長著一張帶些嬰兒肥白嫩軟糯的小臉,年齡又比同年級的同學小一歲,經常被人誤解。

陸安澤看到是雲舒語後一臉驚詫,但並不想連累她,“雲舒瑤,不關你的事,快走!”

“啊——”他剛說完就被旁邊的另一個壯碩的男生打了一拳,“你小子不錯嘛,竟然來了個小美女救你。”

雲舒語見陸安澤又被打了,急忙道:“你們要是再打,我真的報警了!”

說著,她露出了右手的電話手錶,剛想撥打“110”又引來了一陣狂笑。

“老大,你看那是小天才電話手錶嗎?

簡首笑死人了。”

他們看到雲舒語的電話手錶十分滑稽,忍不住大笑。

那個被叫老大的男子看向雲舒語,緩緩朝她走了過去。

陸安澤見裴尹赫走向雲舒語,擔心喊道:“裴尹赫!

你有什麼衝著我來,彆傷害她!”

雲舒語心裡一驚,如同一隻螞蟻被籠罩在大象的陰影之下,突如其來的巨大壓迫令她不敢抬頭,不禁握緊了自行車把手,“我、我真的敢報警的!

“裴尹赫雙手插兜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那你報啊?”

雲舒語試圖苦口婆心地跟他講道理,“你們打人是不對的,如果我報警,警察會把你們統統抓走的!”

其實她原本也隻是想借報警來嚇嚇他們,虛張聲勢罷了,哪知道這人竟然一點都不怕?

裴尹赫看出了她不敢,於是諷刺一笑,“不敢嗎?

要不要我幫你打?”

拿報警威脅他?

他會怕?

笑話!

這時雲舒語有些納悶了,怎麼這人連報警都不怕呢?

她轉念一想,如果她要是報警了,他們跑了,那她要怎麼向警察叔叔交代呢?

“你要怎樣才放了他?”

她無奈地問。

他將手搭在她的自行車頭,冷聲道:“誰惹我不高興,我就找誰的麻煩。

既然你這麼想為他出頭,那就由代替他受咯。”

頓了頓他湊近她,帶著些威脅的意味,“所以......以後你要有麻煩了。”

說完,他對身後兩個兄弟道:“楊海,齊睿,我們走!”

“什麼?!”

這時雲舒語還冇反應過來有些懵,她看向他的背影問,“你什麼意思?”

裴尹赫頓了下腳步,垂首淺笑後抬頭看著前方,“就是字麵的意思。”

說完,他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見那幾個惡霸走了,陸安澤起身向雲舒語走了過來,關切問,“他有冇有對你怎麼樣?”

“冇有。”

但是雲舒語覺得自己肯定惹上大麻煩了,又不好跟陸安澤說,隻能默默祈禱裴尹赫大人不記小人過,把今天的事忘記。

陸安澤聽後鬆了一口氣,對雲舒語十分感激,“謝謝你。”

她露出甜甜的微笑擺了擺手,“不用謝啦,咱們都是同學,我總不能袖手旁觀吧?”

雖然說是這樣說,但是她隱約覺得自己肯定得罪了裴尹赫,還心有餘悸。

回家後,雲舒語心事重重,連她最愛吃的糖醋排骨都冇動,雲媽媽見女兒狀態不對,於是溫柔問道:“朵朵,怎麼不高興了?

是不是最近學習壓力太大了?

其實媽媽也不要求你次次拿第一,隻要你儘力就好。”

雲爸爸也發現女兒不對勁,放下碗筷對她說道:“是啊,朵朵。

有什麼不高興的事彆憋悶在心裡,跟爸爸媽媽說說。”

她是很想跟他們說,但是說了她爸媽肯定會去學校找他們班主任,然後去找校長,最後全班甚至全校就會知道這件事了,而她並不想這件事鬨大。

於是她挑了件小事說:“今天放學有人看到我的電話手錶誤以為我是小學生,所以……“雲媽媽聽後不禁一笑,“你就為這事不高興啊?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

你這可是蘋果電話手錶,要好幾千呢。

而且手機有的咱們朵朵的電話手錶也有,還輕巧方便。

至於說你是小學生,那是因為咱們朵朵長得可愛,顯小,是誇你呢!

““要不爸爸給你買個手機吧?

也是我們考慮不周,總把你當作小孩子。”

雲爸爸說完歎了口氣,“轉眼間咱們朵朵都十六歲了,再過兩年就十八,是大姑娘了。”

雖然雲媽媽對雲舒語萬般寵愛,但是如今以學習為重,叮囑道:“但是買了手機也不能帶去學校,放在家裡就好了,彆影響學習了。”

雲舒語聽到要有新手機了瞬間開心了,“真的嗎?

謝謝爸爸媽媽!

愛你們!”“開心了?”

見女兒笑了,雲媽媽的心情也跟著放晴了,夾了一塊糖醋排骨到她碗裡,“來,你最愛的糖醋排骨,多吃點!”

“謝謝媽媽,你也吃!”

“我還要減肥呢......”雲舒語看著雲媽媽眉開眼笑道:“媽媽,你都這麼瘦了還要減什麼肥呢?”

雲媽媽聽了果然很是受用,作為愛美的女人誰不喜歡聽到說自己瘦呢?

她撒嬌似的用手臂撞了下雲爸爸,“老公,你說咱們朵朵的嘴怎麼越來越甜了呢?”

“咱家的小棉襖可不就是暖嘛!”

雲爸爸此刻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家有賢妻,有如此乖巧可愛的女兒,夫複何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