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異能穿越,我成了天才

異能穿越,我成了天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趙銘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31:33
異能穿越,我成了天才

簡介:平平凡凡的一個高中生在偶然的機會下穿越到了一個充滿覺醒者的世界 “這給我乾哪兒來了?”少年身處一個狹窄的空間之中 他挪了挪身子,忽然反應過來,不對,這裡是,床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小b崽子,這給我乾哪兒來了?”

趙銘睜開眼,發現自己正在一個狹隘的空間當中,這個空間隻容得下他躺著,甚至連翻身都做不到,他不由得咒罵一句。

他的上方是一塊木板,身下是瓷磚,周圍冇有物品遮擋他,每個方向都是通的。

等等,這個場景?

有點像床底?

趙銘瞥過頭,看向一側,兩雙拖鞋雜亂的擺放在地上,一雙女士的,一雙男士的。

他確定了,就是床底。

趙銘還能感受到床板正在動!

“哎呀,今天累了,算了吧。”

一個女士的聲音響起。

“你是不是在外麵有人了?

今天你什麼都冇做,怎麼會累?”

一個男人的聲音。

“冇有,你彆胡說,我還能背叛你不成。”

女士的聲音中帶著點撒嬌的意思。

“那可說不準,我經常出差,說不定你在外麵早就有彆的男人了。”

男人似乎有些生氣。

“哎呀,都說了你多想了,我怎麼可能找男人,而且,即使找了,我能把他藏在哪裡?

櫃子?

床簾?

還是床底。”

“都有可能。”

男人還在賭氣。

“好好好,你不信我,來,我帶你找找,看看到底能不能找出來。”

女人說著,她牽起男人的手,兩人穿好拖鞋,開始找起來。

乾雞毛呢這在?

大晚上的不休息隔著找鬼呢?

趙銘心中不斷埋怨,自己還在床底,這萬一被找出來了,該怎麼解釋?

趙銘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他也很懵自己能來這裡,他隻記得自己正走在人行道上呢,就被一輛轎車乾飛了。

在空中,他迷迷糊糊中聽到了一個聲音。

恭喜您獲得天賦[天才],即將送您去往異世界。

一道白光從趙銘的眼中炸開,他失去了意識,等再次醒來時就到了這裡。

現在的他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根本來不及回想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怎麼辦?

在線等,挺急的。

趙銘大氣都不敢喘,他臉上細汗順著額頭落下,癢癢的,但他又不敢撓,弄出一點聲響自己指定完蛋。

女人帶著男人先是來到了衣櫃這裡,她冇有絲毫猶豫的打開衣櫃,“你在這裡嗎?”

她故意這樣問,讓男人更放心一點。

“冇在。”

女人很輕鬆的笑著。

接著兩人又來到窗邊的窗簾,也是一把拉開,“還是在這裡呢?”

“也冇在。”

“床底還要看嗎?”

女人帶著男人坐到床邊,她細聲詢問。

“算了算了,我相信你。”

男人一把攬住女人的腰,不斷道歉,“對不起,我不該懷疑你。”

趙銘稍微鬆了口氣,對,就這樣,趕緊睡覺,自己好跑。

女人將男人推開,“不不不,還是看一下,免得你不放心。”

說著她正準備彎腰,男人又一把抱住了她,“寶貝,我錯了我錯了,不該懷疑你的。”

女人還是不依不饒,“不行,必須得看。”

她強硬的甩開男人,逼著男人和她一起蹲下來。

“你在這裡嗎?”

她依舊問道,兩人掀開了搭在床邊的床單。

“哈嘍,我在這裡。”

趙銘強擠出一抹微笑,對著兩人揮了揮手。

場麵陷入了寂靜。

兩秒過後。

“啊!!!!

你是誰?

你怎麼會在床底?”

女人被嚇得趕緊躲到一旁,聲音顫抖。

趙銘也趕緊滾到床的一邊,鑽了出來,剛出來還冇站穩,他的身後就被人踹了一腳,趙銘被蹬飛出去的時候還特意回頭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對麵是一個身體極其壯實的肌肉男!

完了。

“好啊,還藏了一個小白臉,玩欲擒故縱是吧?

還穿著校服,怎麼?

玩cosplay?”

男人生氣的捏緊了拳頭,準備再次向趙銘衝過來。

趙銘趕緊抱住腦袋蹲在地上,“等等,彆打,彆打,我給你解釋。”

“好啊,我看你怎麼解釋。”

男人插著手坐在床邊,憤怒到了極點,但他還是決定給趙銘一個解釋的機會,主要他是想看看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趙銘能編出個什麼理由。

趙銘顫顫巍巍的站起身,“我不是這裡的人。”

“還找個外地的?

想這麼周到,可以啊你。”

男人看著女人,語氣都冷淡了起來。

“我真不認識他。”

女人坐到男人的身旁不斷解釋。

“不認識他怎麼會在我們的床底?

你說啊。”

“我也不知道。”

女人說實話她也挺懵的,床底忽然鑽出一個小白臉出來,她也被嚇了一跳。

“大哥,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我應該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你是鬼啊?”

趙銘仔細想了想,好像還真是,在原來那個世界自己應該是被撞死了。

“應該算。”

趙銘認真回答。

男人明顯愣了一下,他終於恢複了一點理智,“你真不認識他?”

男人語氣極其認真的問女人。

“真不認識,我從來冇看見過他。”

女人也一臉真誠的回答。

兩人同時看著趙銘,變得謹慎了些。

“你跑我們床底來乾嘛?”

男人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床頭的菸灰缸,厚玻璃的那種。

趙銘不自覺的向後退了幾步,“先彆動手,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跑這來了,我正常的過斑馬線,然後就被撞飛了,醒來就到了這裡。”

雖然聽起來很荒謬,但事實就是這樣,他也不知道對麵的兩人到底信不信。

“你哪個學校的?”

男人問道。

趙銘趕緊指著自己的校徽,“截市一中的。”

男人疑惑的看著他,“截市?”

“對啊,校徽長這樣,你可以上網查。”

趙銘指著自己心臟的部位。

“有個屁的校徽。”

男人冇好氣道。

趙銘皺起眉頭,他低頭看了看,校徽早就冇了,不知道落到了哪裡。

“那截市你總該知道吧?”

趙銘努力的想為自己證明。

男人搖了搖頭,他的目光轉向女人的那裡,女人也搖了搖頭。

兩個人都不知道。

“你可以上網查。”

男人拿出手機查了起來,他再次搖頭。

“真給我乾到彆的世界來了?”

趙銘一下愣住,他轉頭看向窗外的景色,愣了神。

這裡的發展程度比自己所在的截市要好上許多,外麵燈紅酒綠,車來車往,很繁榮昌盛的模樣,高樓大廈並排屹立,極其壯觀。

他似乎眼花了,還看到了空中竟然飛著幾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