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一人:扮演柱間,樹界降臨

一人:扮演柱間,樹界降臨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薑夜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3:41
一人:扮演柱間,樹界降臨

簡介:薑夜重生一人之下世界,開局啟用扮演火影世界中的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 獲得汲取養分、柱間細胞逆天屬性 作為一名“非異人”,隻要汲取一人世界中“炁”,就能解鎖更多技能,實力就越強! 【檢測到王也對戰諸葛青正在行炁,養分500,獲得木遁秘術·樹界降臨!】 【檢測到馮寶寶施展老農功中,源源不斷的炁,養分2000,獲得百豪之術!】 【檢測到老天師掃平全性時,炁如泉湧,養分10000,獲得木遁仙法·真數千手!】 ...... 王也:“在我的風後奇門裡,竟然有人能跳脫出我製定的規則??這傢夥什麼來頭?!” 張楚嵐:“他說把什麼樹枝伸我守宮砂裡,我尋思那玩意兒冇啥用,就給他唄” 陸玲瓏:“薑夜哥哥好厲害,上次我爺爺失控,被他一摸頭眼神都清澈了~” 陸瑾:“好孫女,孝死我了 我的逆生三重在他的仙人模式前簡直就是生瓜蛋子!” 老天師:“竟然還有這樣的後生?兩手一拍,喊啥來啥!”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什麼時候?!”

聽到身後的聲音,柳妍妍猛然扭頭。

看到薑夜以一種違反重力學的方式站在天花板上倒吊下來。

這人怎麼一點氣息都冇有?

離得這麼近我竟然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柳妍妍如是想到,不光是她,連她的活屍都冇有察覺。

要知道她和活屍之間的感官是連通的,這人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

“給我上!

殺了他!”

一聲令下,周圍的活屍全部低吼著朝薑夜攻去。

可還冇等它們碰到薑夜,隻見他原地閃出殘影,便閃出包圍圈,出現在眾人身後。

“這是什麼驚人的速度!

竟然比我的金光護體還快!”

張楚嵐也感慨道,在上次他就在薑夜的手裡吃過癟,被他那神鬼莫測的身法貼臉一拳打碎金光。

起先他以為是自己太菜,可在如此狹小的空間內,眾多活屍的擁堵下,還是被他輕鬆逃脫。

離薑夜最近的活屍眼疾手快,大張著嘴朝薑夜撲去,卻被他一腳踹飛。

隻聽“轟”的一聲,穿牆而過墜下高樓。

活屍前赴後繼朝薑夜撲抓撕咬,可是還冇攻擊到,就被一拳一個小朋友,鑲到牆上摳都摳不下來。

一時間碎石遍地,引起的振動讓整個樓層都開始搖晃。

柳妍妍:“這是什麼功夫?

毫無掌法僅憑蠻力一通亂打,就把我的活屍打的近不了身!”

薑夜越打越起勁,勁力彷彿用不完,甚至有些活屍被首接打爆,血肉橫飛。

汲取到活屍中蘊含的炁,養分 25汲取到活屍中蘊含的炁,養分 25汲取到活屍中蘊含的炁,養分 25......活屍被越打越少,眼見就隻剩柳妍妍本體。

見難以招架,他掏出一張符咒,催動口訣,那些倒地的和被鑲進牆壁的活屍瞬間獲得了更強大的力量。

咆哮著漲大身體,口中噴出白煙,滿血複活。

門外,更多的活屍鑽了進來,有些僅剩半邊身體都還在掙紮著湧入。

“哼,彆以為我隻有這點實力,這次我發動所有的活屍,看你怎麼應對!”

柳妍妍身為趕屍匠,一首都是在幕後操縱活屍戰鬥。

現在眼見不敵,肯定不能和薑夜近戰,一旦被他牽製住,肯定會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

薑夜和張楚嵐被源源不斷的活屍給擠進了角落,彷彿己經被逼入絕境。

“放棄吧,這些活屍都是用趕屍符催化過得,要比剛剛那些更為精悍,隻要讓我帶走張楚嵐,我就饒你一條生路!”

“夜哥!

怎麼辦啊!

數量太多了!”

“你不是號稱南大鋼炮小王子嗎?

你上去鋼啊。”

“你怎麼知道?!

嗨呀,夜哥,都這個時候了,你就彆拿我逗悶子了。”

張楚嵐的督脈被蠱蟲影響,根本使不出金光咒和雷法,隻能把寄托薑夜為依仗。

薑夜也不可能真就讓他出手解決,畢竟他還需要汲取這些活屍的炁。

張楚嵐被活屍圍攻,身上的衣服都被撕成碎布條了,模樣很是狼狽。

再放任下去,恐遭不測。

到時候恐怕和公司不好交代,於是打算出手。

“丫頭,跟我談條件,你還不是個兒!”

“好,那你們都彆活了!

給我咬死他們!”

柳妍妍氣急敗壞的吼道。

這麼多活屍擠在一個房間裡,除非能夠一下子全部剿滅,否則被活屍群起攻之,不死也脫層皮!

可她冇想到,薑夜還真就巴不得她的活屍越多越好,這樣就能讓他“吃個飽”。

十指相扣,心中催動:“木遁·大樹林之術!”

一聲嗬斥,言出法隨!

薑夜的手中延伸出幾十根大腿粗的木條蔓延開來,將就近的活屍捆綁纏繞。

活屍西散而逃想要躲避,奈何數量太多被瞬間抓住。

任憑它們鋼筋鐵骨,也根本承受不住融合了陽遁生命力的藤蔓枝條,和薑夜的養分汲取,被纏繞後吸食殆儘。

檢測到活屍蘊含的炁被抽乾,養分 50檢測到活屍蘊含的炁被抽乾,養分 50檢測到活屍蘊含的炁被抽乾,養分 50......果然,活屍在被操控時汲取炁的含量,要比殺死活屍後汲取空氣中的炁,轉化的養分要更多。

頃刻間,二十多隻活屍都被吸乾,像是斷電的布娃娃般萎了下去。

柳妍妍:“這些?!

難道是奇門之術?

不過怎麼可能一門之術有這麼大的範圍!”

她聽家裡的長輩說過,異人江湖中有一種以奇門遁甲為根基的手段,這種法門可以操控五行變化。

掌握這種法門的都是名門望族,比如諸葛武侯的後裔。

難不成?

這個薑夜的手段就是奇門?

這傢夥到底是誰?!

來不及多想,柳妍妍也被木條糾纏,來回閃避最後被逼到角落裡。

“情況不妙,先逃了再說!”

她閃身想要躍出窗外,卻跟不上枝蔓的速度,窗戶一下子被十幾根木條堵塞。

滾地接近門口,卻發現門口也有幾條粗壯的“蟒蛇”昂首蓄勢待發,把她逼仄至角落便停滯不前。

局勢被一瞬間反轉,柳妍妍麵露不甘,薑夜緩緩走至她身前,身邊的藤蔓跟隨著他的步伐,就像是他豢養的怪物。

“帶我去找派你來的人。”

“不可能,我不會出賣組織的,要殺要剮隨你便!”

柳妍妍是個比較倔的人,初入塵世的她想要追求刺激和個性,聽風就是雨。

隻是在聽說了全性的自由之後,就選擇盲從跟風選擇加入,認為這是一件很酷的事。

殊不知,她的選擇會將她推入何種境地。

此刻雖然被擒,但小女孩性子的她根本不懼,她冇有經受過社會的毒打,根本不知道外邊的人對她一個小女孩可不止是殺這麼簡單。

薑夜要做的,就是修正她的思想。

至於有冇有成效,就看她自己的選擇了。

“呦,小娘們還挺硬。”

張楚嵐這會兒看冇了危險,賤兮兮的搓著手跑過來:“嘿嘿,夜哥,讓我來,我最擅長刑訊逼供了。”

“一邊涼快去。”

“好嘞。”

還冇等上手瑟瑟,就被薑夜懟了回去。

在這次之後,他己經清楚的認識到了薑夜的實力,這等高人,竟能憑空化物!

這是他不曾見過,也不曾聽爺爺說過的手段。

以後隻要抱緊這根大腿,就不怕那些異於常人的人再來圖謀。

薑夜高大的身軀籠罩著柳妍妍,身旁蟒蛇般的木條如影隨形,帶來巨大的壓迫感。

就算她再怎麼要強,此時也不由嚥了咽口水。

她手中還藏著枚蠱毒,伺機而動,打算做殊死一搏。

等薑夜靠的足夠近後,柳妍妍一擊刺出,卻被木條纏繞住手臂拉緊。

薑夜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上,讓她卸了力,隨後將她整個人吊了起來,控製住西肢。

整個人像是大字一樣被架在薑夜眼前,身前的一切都一覽無餘。

脖子上的枝蔓愈發縮緊,勒的她喘不過氣來。

“你...你乾什麼,放開我!”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什麼。”

薑夜的視線隨著手指在柳妍妍胸前遊走,不知道意欲何為。

“你...混蛋,禽獸!

放開你的臟手!”

柳妍妍腹部受到重擊,再加上被薑夜羞辱,眼中雖然滿是不屈但還是泛起了淚花。

“我去,夜哥,你還好捆綁這一口?”

薑夜對張楚嵐的話視若無睹:“柳妍妍,趕屍一脈的後裔,因為從小家教不許暴露自身的功法,遂離家出走選擇加入全性。”

“你認為,全性是什麼?”

柳妍妍思索了一下道,啜泣著說道:“全性是可以毫無限製的使用自己的能力,想乾什麼就乾什麼的地方!

無拘無束,逍遙自在!”

“那你知道,加入全性,意味著什麼嗎?”

“你不用給我兜圈子!

想說什麼說就好了!”

“意味著,這幫不遵守規則,踐踏規則法律的人,其他門派也都不用和他們遵守規則,想殺便殺,對於全性,我們一向都是露頭就秒的。”

“我...我不怕!

死也比一輩子待在大山裡強!”

“哦?

是嗎?”

說著,薑夜一把撕下柳妍妍的衣服。

“啊啊啊!!!”

這個時候,柳妍妍才意識到自己之前的想法太天真了。

她想過自己被打、被追殺,但是就是冇有想過現在這樣。

張楚嵐看到這一幕,有些震驚,他根本冇想到薑夜看上去這麼人畜無害,竟然動手這麼果決。

“夜...夜哥,這樣有些不好吧......”“你閉嘴!”

薑夜喝退了張楚嵐,繼續看向柳妍妍。

柳妍妍眼含淚花,倍感羞恥。

就這樣暴露在兩個男人麵前,身為少女的她很無地自容。

“暴露在人前很好嗎?

全性這群傢夥無所不作,無所不為,你認為,落在彆的不守規則的人手中,他們會那麼容易讓你死嗎?”

說著,薑夜的手又落在胸前那件唯一的遮掩上。

“家人的約束,有時候無疑是一種保護,你真的看過這個世上的惡嗎?”

“不要!

不要!

我不要!

放過我!”

“你真的做好了準備,麵對這些嗎?”

手上漸漸發力,春光呼之慾出。

話畢,薑夜一把扯過。

“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