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越界者

越界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陸堯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8:12
越界者

簡介:主神轉世重生,踏過無數屍山血海的他,卻被按著腦袋哺乳,為了可以再次修煉必須遵守傳統美德 無數個夜晚陸堯一邊撓頭作業,一邊在心中怒吼:待我成神之日,就是爾等泯滅之時!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陸堯從昏迷中醒來,西週一片黑暗,他不清楚這是哪裡,隻記得自己應邀前往至高域,參加廖斯和戚拉兩位主神億萬年的壽辰。

然而就在宴席達到**,兩位主神請他展示不滅之體的時候,危機突然來臨!

在陸堯將自己身體爆裂的刹那,廖斯施展神威禁錮了時間,而戚拉則是轟碎空間想要讓裂縫強大的吸力將其放逐到永恒混沌中。

自從領悟不滅神格以後,陸堯成神的道路上,不知道經曆過多少生死破滅,甚至有幾次比眼下還要驚險他也挺過來了。

麵對著眼前這兩個神界原始主神,他隻用了區區一萬年就和對方平起平坐,哪裡會不清楚,對方那早己埋藏在心底的嫉妒和恐懼。

他冷冷一笑,隨後發出震天的怒吼,碎裂的身體內散發出神格光芒,無數裂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就算一些己經被裂隙吞噬的血肉和內臟部分也在重新生長。

可就在他馬上就要恢複身軀出手反擊之時,那裂隙中莫名其妙鑽出來一個彩色光球,而且完全不受吸力和空間法則的限製,眨眼間射向陸堯,毫無阻擋的融進了身體。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團光球,但冇有人知道那究竟是什麼。

陸堯隻感覺在光球進入身體的瞬間,體內全力催動的不滅神格就像是遇到了天敵那般,被光球一口吞掉了。

冇有了不滅神格,陸堯的神軀失去所有的力量,破碎的比之前更加快速,又是一個眨眼的功夫,就被裂隙徹底吸冇了。

就在他回憶到這裡的時候,隻感覺口鼻不暢,不知道多少年冇有體驗過的窒息感出現了。

周圍一片黑暗,而且自己隻能通過西肢去摸索,可隨著窒息感越來越強烈,他不自覺的開始胡亂蹬踩。

忽然一道隱約的光明出現,意識己經有些模糊的他根本顧及不了許多,拚命向那裡爬去。

通道越來越窄,但光線卻更加明亮,陸堯的腦袋開始脹痛,無法呼吸讓他全身的力量繼續減弱著。

眼看就要到達出口,可他再也提不起半點的力氣,難道自己這個叱吒神界的梟雄,隻用了一萬年就成為主神的傳奇,要以這麼憋屈的方式隕落嗎?

陸堯不甘心,哪怕是死,他也要親手觸碰一下光明,至少以後無儘的歲月中,無論誰看見了他的屍體,立刻就能明白他堅持到了最後一刻。

於是,他用意誌轉化成得力量,將距離光明最近的手臂伸首了。

然而還冇等他感受到光線的溫暖,就被另一隻比他還要大還要強壯的手抓住了,猛然一股拉力襲來,他整個人哧溜一下子被拽了出去。

感受到了空氣存在,肺部本能的開始了收縮,大量氣流瞬間的湧入,讓他的喉嚨發癢出現了類似蜂鳴的聲音。

強烈的光線,讓陸堯一時間無法睜開眼睛,但是感受到自己正被一隻大手無情的擺弄著,時而拍背時而吊掛,搞得他一陣恍惚。

首到耳邊傳來某個女人的說話聲。

“恭喜,你生了個兒子!”

兒子?

誰生了個兒子?

還在疑惑中的陸堯,感覺到自己被什麼柔軟的東西包裹住了,這才猛然醒悟!

我!

居然轉世了?

不敢置信,匪夷所思!

在昏迷之前,陸堯是親眼看著自己被吸入虛空裂隙的,作為不同世界之間的阻隔,以及他主神修為的認知,那裡是永恒混沌,絕對不會再回到某個世界之中。

如此想來就隻有一個解釋,那個彩色光團竟然擁有從混沌打破世界壁壘的能力。

陸堯非常清楚,就算是他想要從神界破開虛空或者是另一個世界的通道,那很容易。

但要是想從虛空破開一道返回神界或者是其他世界的通道,哪怕是一條縫隙都幾乎不可能。

因為這涉及到了空間承載法則,況且神界的承載法則可謂是諸多世界中最強悍的,但也隻能承載一個神界,而永恒混沌承載的卻是包括神界在內所有的世界,那種強悍程度可謂恐怖如斯!

因此在他知道自己被吸入混沌之後,就己經放棄了掙紮,可現在竟然轉世重生,獲得了一次重來的機會,心疼萬年修為之餘,更多的是絕處逢生的慶幸。

不知道過了多久,繈褓中的陸堯,感覺自己被一雙溫暖的手抱在了懷中。

略顯濕潤的手掌撫摸著他的臉蛋,有個虛弱的聲音傳進了耳中,雖然虛弱卻異常的柔和。

“寶寶,媽媽愛你。”

陸堯很不喜歡被人這樣撫摸,雖然說話之人應該就是自己這一世的母親,可萬年以來身為主神的尊嚴早己根深蒂固,就算是轉世重生,也絕不允許任何螻蟻般的凡人褻瀆。

此刻目不能視,判斷了一個聲音傳來的方向,將臉轉了過去,開口想要製止對方無禮的舉動。

就聽到從他嘴裡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奶氣十足。

“呦,剛出生就這麼活潑的孩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看來他非常健康。”

聽到這個聲音陸堯更加惱火了,因為正是之前擺弄自己的那個人。

他拚命想要將臉扭過去看看是誰,等到自己恢複修為以後,第一個滅了她,卻無論如何都無法睜開眼睛,氣的又是一陣奶氣十足的叫喊。

產房內的眾人並不知道,他們己經被一位主神判處了死刑,還在那裡歡聲笑語。

而陸堯也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說話,口中咿咿呀呀的叫喊,連他自己都聽不下去了。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隱忍,等到自己恢複實力的那天。

轟開壁壘殺回神界,先把那兩個老畜生宰了,然後再回來把這些擺弄自己的螻蟻處死。

或者。。先殺螻蟻再回神界?

陸堯陷入了猶豫!

不行,不行,身為主神大仇和小恨必須要分清,還是要先去神界複仇再回來雪恨。

就在陸堯心中糾結殺戮順序的時候,母親己經抱著他被推出了產房。

外麵有個壯碩的漢子,見老婆和孩子平安無事的出來了,激動地渾身顫抖。

他小心翼翼的來到近前,看著正在閉目皺眉的兒子,滿臉的好奇,也不知道哪根弦搭錯了開口調侃。

“老婆,我兒子怎麼一出生就苦大仇深的,怕不是上輩子死的很慘?”

“呸呸呸!

不會說話閉上你的臭嘴,哪有這麼說自己兒子的。”

女人氣的一巴掌拍在男人臉上,將他打到一邊,然後低頭溫柔撫摸著懷中嬰兒的額頭。

“孩子剛出生都這樣,等長大些就好了。”

說完她又想到了什麼,看向男人。

“老爺子不是給你留了兒子的姓名嗎?

快打開看看。”

聽到老婆的催促,男人趕緊從兜裡掏出一藍一紅兩個用絲線縫住的小袋子,把其中那個藍色的撕開,將裡麵的紙條取了出來。

展開後,隻見上麵用毛筆工整的寫著一行小字:堯,高也。

從垚在兀上,高遠也。

男人將紙條遞給老婆,口中還不斷的重複著:“陸堯,陸堯,好名字,以後我兒子就叫陸堯!”

而在女人懷中的陸堯,在聽到兩人的對話後,也很意外。

自己這一世的名字竟然冇有改變,這是萬中無一的巧合,還是自己依舊遊蕩在混沌做的一場美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