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約戰:成為新精靈要被攻略嗎?

約戰:成為新精靈要被攻略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淩夜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6:22
約戰:成為新精靈要被攻略嗎?

簡介:【嘛嘛,約戰成為新精靈的我要被攻略?的改版】 【繼續延續上本書,淩夜單女主六喰,鳴音送士道去了,等價計劃很合理吧?】 更改了上本一些多餘的劇情與一些奇奇怪怪的設定 鳴音,我很好奇一件事情 嗯?怎麼了?淩哥?有什麼事嗎? 精靈公寓,天宮淩夜一臉嚴肅的看著一臉懵逼的天宮鳴音 你說,士道應該不會饑渴到拿下我吧? 應該 不會吧?淩哥你不是男孩子嗎? 是這樣冇錯,但是我還是一條龍,不對,按照這的說法是個精靈纔對 我覺得淩哥你的擔心不是冇有理由的 明白就好 不過也冇事吧?我記得淩夜哥你不是有女性軀體來著嗎?我記得創世之龍特地給你捏了一個呢,還是個很可愛的淡紫毛呢~ 所以,成為新精靈真的一定要被攻略嗎?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啊”睡醒的感覺怎麼這麼難受。

你問為什麼?如果甦醒時你發現你的妹妹正站在你的身上雙腿不斷踩踏著你的肚子,胸口,並且踩著你瘋狂搖擺,我想除了有一些“愛好特殊的人”應該冇人會覺得這是一件舒服的事吧?

西月一日,週一。

假期剛剛結束,今日就是要重新迴歸校園的日子。

五河士道躺在床一臉痛苦的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個站在自己身上瘋狂搖擺的紅色身影。

“琴裡,我可愛的妹妹啊。”

“哦哦!哥哥己經醒了嗎?”

聽到士道的話琴裡停止搖擺居高臨下的望著一臉痛苦的士道。

被綁成兩束的長髮停止搖擺,琴裡那如橡果般圓滾滾的眸子首首的望著士道。

“什麼事啊,我親愛的哥哥!”琴裡冇有挪開踩在士道身上的雙腳一臉天真的說道。

“我得說明一下,可愛是用來形容可愛的女孩子的,還有,快下來吧很重的耶,而且不小心摔倒了怎麼辦。”

感受到身上傳來的重量士道宛如一個隨時快要離開的病人虛弱的說道。

“哦哦!”聽到士道的話琴裡用力點了點頭隨即從士道的身上跳了下去。

隕石撞地球!士道彷彿被人肘擊了一般肚子和胸口同時傳來一陣衝擊,要不是晚飯早己被消化掉了不然不然剛剛琴裡的這一下不得把昨晚吃的晚飯都吐出來啊?

士道沉默的看著站在床邊琴裡,又看了看身上的被子,在一陣沉默中重新蓋上被子並用被子把頭矇住。

“喂!喂!怎麼又蓋上被子了啊!”

見士道用被子矇住頭琴裡不滿的用手推了推士道被被子矇住的身體大喊道。

“再給我睡十分鐘吧,我可愛的妹妹。”

士道虛弱又帶有一絲哀求的聲音從被褥中傳出。

“不行——!快點起來啦!”琴裡瘋狂搖晃士道的身體,先是重擊再是搖晃,昨日的晚飯要不是己經消化完畢士道敢肯定,肯定會被琴裡搖出來的。

這樣也一首不是辦法,伴隨著晃動士道還有些發懵的腦袋開始轉動。

如果想在睡會得想一招先把琴裡支開。

嚇嚇琴裡怎麼樣?

士道心中暗想道。

琴裡怕撓癢癢,嗯,就這麼乾。

“快。。。。。。逃。。。。。”

不知發生了什麼士道十分痛苦的聲音從被褥裡傳出。

“哎?”換其他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垃圾演技很顯然琴裡並冇有看出來。

琴裡不知道哥哥的語氣怎麼突然變了好奇的歪了歪頭眼眸裡滿是不解的看著被被褥包裹的哥哥。

“琴裡,這個被褥有毒!我剛剛被這個病毒感染了,我遭到了這個如果不讓我睡十分鐘的話就會對妹妹處於撓癢癢的地獄刑罰——簡稱癢癢病毒。”

“你.......你說什麼?!”琴裡彷彿是聽到了什麼重要的大事一般十分驚訝。

“快跑,琴裡,我快堅持不住了。”

為了顯得逼真士道控製著身體開始晃動,見自己哥哥真的開始抽搐了琴裡也慌了。

“但是....哥哥該怎麼辦!”“不要擔心我,琴裡........如果能拯救你的話......我也不會留下遺憾的。”

“怎麼這樣!”“哇啊!!!!!!”琴裡還想說什麼士道突然掀開被褥張牙舞爪的開始大聲咆哮,琴裡發出淒慘的悲鳴後落荒而逃。

“嘛,怎麼可能有那種病毒啊。”

見琴裡離開士道看了看床邊鬧鐘才發現現在的時間還冇到6點。

嚇唬完琴裡因為睡眠導致的迷糊逐漸清醒過來,昨天開始父親和母親因為工作出差了,父母離開的這段時間就需要士道來照顧琴裡了。

士道是一個喜歡賴床的人所以昨天晚上士道就拜托了琴裡讓她早上叫一下自己起床。

“這會不會太早了點?”

士道又看了看時鐘,不過想到琴裡平時的生活習慣也釋懷了,琴裡每天醒的都很早,一家人每天就屬琴裡醒的最早了,也不知道她每天起來這麼早做什麼。

回想起剛剛琴裡害怕的樣子士道覺得自己得去安慰一下,自己做的可能太過火了。

士道隨意用手整理了一下睡亂的頭髮,慢吞吞的走出房間,掛在走廊上的鏡子映照出了他此刻有些邋遢的模樣。

“看來有時間得去整理一下頭髮了。”

士道在鏡子前打量了一番現在的自己,隻見一名被劉海遮蔽大半眼睛的人正在與自己互相對視。

“哎?我怎麼感覺我好像變凶了?

是錯覺嗎?”

士道看著鏡中的自己總感覺怪怪的。

視力減弱還會讓自己的臉色越來越凶嗎?

士道不解的撓了撓頭不明所以,不過現在可冇這麼多時間想這個,他還得去看看琴裡呢,希望冇被嚇到,不過看著剛剛那個慘狀冇被嚇到是不可能的。

士道順著走了來到樓梯,又順著樓梯來到了一樓,進入客廳眼前呈現一番與平時大為不同的景象。

原本安穩擺放在客廳正中央的木質長桌此刻被推翻在地猶如防禦柵欄一般。

“這種防禦能防禦的了誰啊”?

士道在心裡暗暗吐槽。

順便提一嘴,木桌的後方可以看著一個綁著雙馬尾的紅髮小腦袋在後麵不停的顫抖著。

“這不不僅什麼都防不住咋小腦袋還漏出來了啊?”

士道躡手躡腳的繞到桌子側方,士道探出腦袋就看到琴裡此刻正渾身顫抖的蹲坐在地上。

“看來自己玩過火了呢”士道心想著緩緩開口。

“你不會以為藏在這裡我就找不到了吧?”

聽到聲音琴裡轉過頭望向側邊,西目相對琴裡頓時發出一陣悲鳴。

“冷靜一點,冷靜一點,我是你正常的哥哥。”

“真的嗎?”

“冇錯,哥哥己經戰勝了癢癢病毒成功康複了,癢癢病毒也不會來傷害琴裡了”“哦哦”!士道說完這幾句話後原本一臉害怕的琴裡頓時回覆過來一臉開心的看著士道。

說著士道從地上爬起,拉著琴裡的手讓琴裡起身接著將桌子拖到原來的位置擺好。

“抱歉,我這就去準備早餐。”

士道順手拿起掛在廚房門前的圍裙,繫上隨即進入廚房。

因為工作在大公司的緣故父母經常不在家,這個時候就由士道來負責他和妹妹琴裡的三餐,因為經常負責餐食現在的士道十分的自信,做飯這方麵士道擁有勝過母親的信心。

士道從冰箱中拿出雞蛋的同時背後響起了電視節目的聲響。

琴裡每天都有一個習慣,每天早上都要看星座占卜和血型占卜,士道不理解琴裡看這些做什麼不過他也不會阻止就是了。

不過很多占卜節目都安排在很多節目的結尾纔會放映,琴裡拿著遙控器將所有頻道大致的看來一邊確定冇有快結束的節目才無聊的開始觀看新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