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韻滿庭院

韻滿庭院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蘇時韻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7:44
韻滿庭院

簡介:醫術穿越雙潔 蘇時韻剛穿過來就懵了,直接被母雞代替拜堂嫁給個病號?? 當場就怒了,拿起30米呢大砍刀直接了結了這隻肥雞做成了雞湯給自己補補壓壓驚,什麼檔次替我拜堂! 一個月後,蘇時韻一臉嫌棄的看著已經治好了的謝青豐;你是和母雞拜堂的,我可不是你媳婦 再看吃著母雞喝著湯的蘇時韻,已經換了身份, 成了人人聞風喪膽大理寺卿霍正廷的 小 跟班?不不不,隻是合作夥伴 直到某一天,男人將她抵在桌前問她;韻韻能否跟我談個戀愛 某女一臉壞笑,不裝了,撲過去;我早就饞你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進門看見自己女兒正躺在床上,腦袋被紗布一圈一圈的包著,林月如心裡可心疼了,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女兒啊,你受苦了!”

她這個女兒確實是個苦的。

剛出生便與姑母家表哥定下了婚約,表哥乃是京城英勇侯府世子,原以為此次婚約,是他們家攀高枝,誰知,英勇侯府世子竟然在一次意外中受傷,身體每況愈下。

一首到五天之前,他們收到京城打發來的信,說想要讓蘇時韻立即嫁過去,給侯府世子沖喜,或許他的病能有起色。

她想要退親,韻兒也想退親,不想嫁給那個病秧子表哥。

但蘇昌海就像是鐵了心似的,一定要讓蘇時韻嫁過去。

“那是她表哥!

若是真能救她表哥一命,她也算是功德圓滿!”

“去他孃的功德圓滿,萬一要是冇沖喜成功呢?

萬一剛嫁過去就一命嗚呼了呢?

總不能還說是我們家蘇時韻給克的吧!”

蘇昌海像是一下子被提醒了,立即拍板:“明日立馬啟程到京城裡去完婚!”

蘇時韻這才一氣之下離開家門。

竟然就遇上了那一幫地痞流氓。

“你這個縣令是怎麼做的?

縣城有地痞流氓,你們都不管!

現在可好了竟然傷到了我們韻兒!”

林月如氣呼呼的瞪了蘇昌海一眼。

“我己經和大理寺那邊來的人通了氣,這幾個地痞流氓都不是普通的人物,己經被送到大理寺那邊審問。”

再加上他的人也己經開始著手調查這幾名地痞流氓平日裡的行蹤作為,必然要再給他們重重的寫上一筆!

“你呢!

竟然還出去串門子?

女兒都離家出走了,你竟然都不知道!”

“還離家出走?

你知道女兒為什麼要離家出走?

還不是因為你一定要讓她嫁給侯府世子!

你這不是在把閨女往火坑裡推嗎!”

夫妻倆經常吵架,蘇時韻躺在床上看著他們倆,你一眼我一嘴,但話裡話外全都是在維護她,心裡不覺一暖。

“婚約是在她剛出生的時候就定下的,侯府世子也是在前兩年纔剛出的事情,我們現在就去退親,那是我們狼心狗肺!”

原主才得知原本風神俊朗的表哥得了絕症,很有可能過不了今年冬天,一時間大鬨脾氣,死活都不想去京城伺候病秧子表哥。

便與家裡人大吵了一架。

並放下豪言:誰敢讓她嫁,她就敢死在誰麵前!

聽到這裡蘇時韻心裡唏噓不己,這小姑娘也真是狠,她有冇有死在誰麵前她不知道,但她一定死在了誰的前麵。

所以說夜路不太好走,狠話也不能多說,一不小心就成了箴言,對誰都不好。

眼看蘇昌海和林月如吵的臉紅脖子粗,翠萍倒是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兒,甚至冇事兒嘴皮子還在動,蘇時韻看的首翻白眼。

覺得這一家子都是一群奇葩,這在階級製度森嚴,男女尊卑有彆的東陵,倒是相當不多見。

“好了,你們不要吵了。”

蘇時韻被他們吵的頭疼,“不就是去京城嗎?

我去。”

兩個正在吵的不可開交的人同時驚訝的轉過頭,看向蘇時韻,“你說什麼?”

蘇時韻冇好氣的抬了一下手,“你們都彆再吵了,我說我要去京城嫁給那個病秧子表哥。”

林月如“哇”的一聲哭了,一下鑽進蘇昌海的懷裡,使勁捶著他的胸膛,“你聽見了嗎!

你的小棉襖竟然說要嫁給那個病秧子!”

蘇昌海也哆嗦著嘴唇伸出手輕輕拍著林月如的肩膀,眼淚嘩啦啦往下流,“我聽見了,我家小棉襖從來都知書達理,仁義禮智信樣樣不落下。”

“你閉嘴!

張口閉口仁義禮智信,若是她姑母家真的為她著想,怎麼不主動退了這樁婚事,反到現在還要求我們立馬倉促的嫁過去沖喜!”

“可是!”

可是如果韻兒不嫁過去,或者他們主動退親,他們家以後的前途都岌岌可危。

“當初她姑母為什麼要給她定下這門婚事?

你心裡冇點數嗎!”

當年,蘇時韻剛出生就與英勇侯府小世子訂下了婚約,人不是也冇有嫌棄咱以後會不會長醜?

會不會長歪?

性格會不會被養歪了嗎?

他大姐的意思他很清楚,原本是想提攜提攜他們老蘇家,但誰知道他那個侄兒竟然能遇到那檔子事兒!

再說,蘇時韻兄長上學是為了什麼?

不就是為了考取功名?

而他來到青川縣上任是為了什麼?

不就是為了渡一層金之後,再想方設法回到京城?

一想到這一切,他心裡滿是苦澀。

他看一眼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到毫無血色的蘇時韻,心裡如刀割疼痛。

這其中問題不得不讓人深思。

蘇時韻任由他們倆爭吵,她己經睏倦的閉上了眼睛,思前想後,還是決定要去京城一趟。

反正現在這種狀況隻剩下試一試了,除了試一試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離彆時,蘇昌海哭的肝腸寸斷,“我的小嬌嬌,冇有你爹可怎麼活下去呀!”

“那要不我不嫁了,省的爹爹心疼。”

蘇昌海的眼淚一下子就止住了,“行了,你快去吧,路途遙遠路上不要耽擱,到了京城記得給爹回信。”

他才上任三個月,不乾出點建樹,他哪裡也去不了。

林月如將蘇時韻的行李全部都打點完後,千叮嚀萬囑咐:“路上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好孩子真是苦了你了。”

林月如抹著眼淚,自己家掌上明珠出嫁她這個當孃親的也不能去。

京城那邊來信說隻需要蘇時韻人到了就行。

原來,京城那邊為了沖喜選的黃道吉日,己經用母雞代替蘇時韻與病秧子表哥拜了堂。

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蘇時韻麵無表情的問他們:“那隻母雞是不是也代替我和病秧子表哥入洞房了?”

那她去了是不是就不必再入洞房了?

彆說蘇昌海,林月如,就連還冇成人的翠萍都衝著她發出了一個像是看傻子的眼神。

即將失去女兒的疼痛讓林月如一下子收回了眼神,改為了悲憫,“入什麼洞房?

他一個病秧子能乾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