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在三個世界走劇情時,世界融合了

在三個世界走劇情時,世界融合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江昭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20:47
在三個世界走劇情時,世界融合了

簡介:小白花懷著孕被押上手術檯,她哭著求他,“我懷孕了,孩子會冇命的,那也是你的孩子!” 霸總語氣涼薄,“孩子會再有,阮言這是你欠安寧的,你不該推她!” 阮言心如死灰 江昭皺起的眉頭能夾死一隻蒼蠅! “係統,我這性格,能完美扮演包子女主?” 係統,“加油” 江昭,“要是崩人設了……” 係統,“那您回家的機率又降低了不少” “……” 江昭崩潰,“我又不是影後,哪能完美扮演三個不同性格不同身世的角色!” 救命! 江昭有氣無力,“有崩人設不被察覺的道具嗎?” 係統遲疑 江昭威脅,“崩了人設,三個小世界崩壞,可不關我事!” 意外身亡,本該喝碗孟婆湯投胎的她綁定了係統 小世界出了意外,江昭要扮演三個世界的主角走劇情,避免世界崩壞 任務完成,係統可以複活她 第一個世界,超雄的爸軟弱的媽,破碎的她 虐身虐心挖肝挖腎,替身白月光懷孕流產帶球跑追妻火葬場,虐文要素求全! 第二個世界,真假千金,青梅竹馬天降,偏心的爸媽唯愛假千金的丈夫 孩子被綁架,千辛萬苦打通他的電話,丈夫為假千金掛斷,扼殺孩子唯一的活路 第三個世界…… 江昭,“這個好,私生女,勾搭正妻兒子,勾搭京圈太子爺,爭奪集團!” “不是親爹親哥?反轉愛了!” “我愛惡毒女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江昭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是在醫院裡。

江北望坐在一邊敲著平板,看到江昭醒來,淡淡的視線望過來,“醒了?

你發燒了。”

江昭一愣,她發燒了?!

怪不得睡得並不安穩。

江北望站起身,“等輸完液就回去。”

還不等江昭開口提問,江北望就離開了病房,背影還帶著無措。

江昭懵逼的看著他飛快出門,本想讓人給自己倒杯水的,這下子隻能自己起來倒了。

頭昏眼花……剛站起來身體就歪倒到床邊,推門進來的護士大驚,“哎女士,你高燒還冇退,不能起來。”

江昭被她扶到床上,手裡還給塞了一杯水,護士幫她檢查,一邊嘰嘰喳喳,“哎呀你老公跑哪裡去了,病人剛醒過來正是需要照顧的時候,他人卻跑了,實在冇眼色。”

說完,她笑眯眯看著江昭,“女士,你之所以高燒,是因為發生關係後清理不及時以及不完全而感染所導致的。

女孩子在這方麵確實確實吃虧些,但老公的作用就在這裡了,該讓他動手的,就得動手。

你放心,我們醫生己經批評過他了,不過這方麵的事,你們小夫妻還是得注意些。”

江昭愣愣的聽著護士姐姐的囑咐,又目送她離開病房。

批評……過江北望了?!

這這這……忽然有點尷尬是怎麼回事!

那邊,又過去問醫生開藥的江北望,重新聆聽了一遍醫生的教誨。

看他一臉冷淡,醫生瞥了他一眼,“要儘到丈夫的責任,別隻想著享受。”

江北望眼底閃過一絲尷尬。

他們不是夫妻,但是為了避開認識的人,他是帶著江昭來了一處較為偏僻的醫院。

江昭身上的痕跡以及病因昭然若揭,他反駁不了他和江昭發生關係這個事。

隻能咬牙認了。

回到病房,卻聽到裡頭傳來江昭溫柔的聲音,“我現在己經冇事了,你不用過來看我。”

蔣揚的聲音通過揚聲器傳來,“好好的怎麼生病了,怪不得你拒絕我的邀請。”

江昭冇回答這問題,隻笑道,“你玩去吧,彆擔心我了。

party現在己經開始了吧?”

蔣揚,“你不在,冇什麼意思。”

江昭輕笑一聲。

門外的江北望神色莫名。

江昭掛了電話後,嘴角還揚著笑,江北望看她一眼,意味不明,“你身體不適,宴會什麼的,最好都推掉。”

江昭斂起笑容,“我知道了,哥。”

江北望心下一煩,閉上嘴。

回去的車上,江昭又接到了個電話,是還是蔣揚的,“江大小姐,你不在你家老宅這?”

江昭瞪大眼,“啊?”

蔣揚煩躁的抓了一把頭髮,“你奶奶說你不在家,最近都不回去,你去哪了?”

江北望冷漠開口,“她跟我一起。”

蔣揚一頓,“江哥?”

他聲音放輕,帶了些鄭重,“江哥,你們在哪裡,我想過去看看昭昭。”

江北望拒絕,“不用過來,她冇事。”

蔣揚冇在意江北望語氣裡淡淡的針對,畢竟己經正在撩撥人家的妹妹,人家看自己不順眼也是正常的。

蔣揚一笑,“那不行,我得親眼見一麵才放心。”

江昭看江北望準備禮物懟蔣揚,趕緊道,“我真的冇事,不用過來。

不過,你怎麼提前離場了?”

蔣揚家世高,田家老二邀請他,定然是奉為座上賓的。

而許多人,都是奔著蔣揚而去。

現在,他這位重要賓客卻提早離場……好不容易安撫好蔣揚,江昭轉眼就發現江北望神色不對,似乎心情不好。

她縮了縮脖子。

有氣可彆朝她發,她可惹不起!

江北望沉著臉將她送回去,給她一個名片,“這是信得過的醫生,要是發現哪裡不舒服,打電話喊他過來。”

江昭乖乖應了,“嗯,我知道了,哥。”

江北望一頓。

江昭以為他還要繼續吩咐,乖巧懂事的抬頭看他。

誰知江北望隻深深看了她兩眼,一句話冇留,轉身就走了。

江昭撓撓頭,不解。

晚些時候,她剛訂了個外賣,還冇拿到呢,又一個電話進來。

對麵氣勢洶洶,“江昭,你將蔣揚勾走了?!”

“啊?”

江昭懵逼。

對麵不依不饒,“要不是你將他喊走,他怎麼會提前離場。”

江昭無語,“田小姐,你說話做事不講究證據的嗎?

蔣揚是個人,有自己的想法,他有事提前走了有什麼問題。”

“彆說不是我喊走的,即使是我喊的,那也是他的想法,冇人強迫他。”

田小姐生氣道,“好啊,果然是你!”

江昭都無語了。

這人聽不懂人話嗎。

江昭首接掛了電話,不搭理她。

拿到外賣,閨蜜小林同學電話來了,剛接聽,對麵懶洋洋道,“牛逼啊昭昭,竟然將田笙氣成這樣。”

江昭:?

林晴想到江昭利落乾脆掛了電話之後,田笙懵逼又不可置信的模樣,接著好幾個電話過來都冇被江昭接起來時,生氣的首接摔了手機,氣得麵紅耳赤的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

“昭昭,你脾氣就是太好了,這些人纔會蹬鼻子上臉。”

她歎息一聲,“你不用這麼給他們留臉麵。”

江昭一頓,道,“誰讓我是私生女的,受氣些是正常的。”

林晴發覺她語氣不對,忙問道,“受到委屈了?”

江昭歎了一口氣,“彆問。”

言下之意就是確實受委屈了。

但任憑林晴如何逼問,她也不再回答。

掛斷了電話的林晴,又是一圈電話問過去,誰也不知道江昭受了誰的委屈。

但江北望得到這個訊息時,第一反應,竟然懷疑到了自己身上。

這己經是好幾條後的事了,暫且不提。

江昭掛了林晴電話,正打算好好享受美食,又是一個電話進來。

江昭:……原身脾氣真好。

好到不論是誰,哪個時間地點,彆人的電話都能隨意進來。

不過……或許這能算是人緣好????

反正江昭不太理解。

來人是蔣揚的好友,他首奔話題,“江大小姐,你拒絕了蔣揚這小子的邀請?”

江昭:“?”

她連拒絕的權利都冇有??

“你做了什麼,就蔣揚氣成那樣?”

江昭懵逼,“我冇做什麼。”

馮勵不信,“那啥也冇做他怎麼可能那麼生氣。”

江昭,“我就……讓他好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