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甄嬛傳:泡福手握劇本在後宮殺瘋

甄嬛傳:泡福手握劇本在後宮殺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芝芙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30:31
甄嬛傳:泡福手握劇本在後宮殺瘋

簡介:十八線老龍套芝芙在吊威亞時發生意外,慘死拍攝現場 再度睜眼,帥帥四郎就在眼前 好訊息:她穿進電視劇重生了 壞訊息:穿成了第二集就溺斃的福子 坐以待斃嗎? No!不存在的! 既然上天給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她必不負所望 手握劇本,她精準掌握著每個時間節點 華妃跋扈?那就先讓她瘋狂,再讓她滅亡 安小鳥唱跳具佳?可自己當年還是古典舞聯考全省前三呢! “墮了嗎”創始人宜修心機深沉?那就比她狠,讓她滾! …… 甄姐姐聰穎心善,且日後大權在握,自然是條好大腿,一定要抱緊 如此,進可取貴妃榮耀王冠,退可得一世清閒自在 然,深宮之中,兩條生存法則必銘記於心: 一,選擇大於努力! 二,無愛可破情局,無情可破全域性 女主一切從實際利益出發,並非誰的擁躉 在不同的時候會做出最符合自己利益的決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大膽奴才,看見皇上還不行禮!”

一聲尖細的男聲將處於夢遊狀態中的芝芙拉回現實。

抬頭,便看見一個身穿駝色團龍常服袍的中年男子,生的那叫一個豐神俊朗,身上有股不怒自威的氣場。

而他身後那女子麵帶桃花、膚若凝脂,有種攝人心魄之美。

隻不過,此時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屬實算不得友好。

不得不說,這次劇組選角真是用心了。

就連配角太監都好像真的缺了點兒什麼似的。

“還愣著乾什麼,快請安呐!”

在公公的提醒下,她趕緊福了福身子,“奴婢參見皇上,皇上萬福金安!”

皇上彆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緩緩開口:“你是新來的?”

額,竟然還有對話!

可自己從始至終也冇見到劇本呀。

欸,算了,老龍套的自我修養,臨場發揮吧。

她低低迴了一聲“是”。

“恩,長得還算清秀,配在你宮裡伺候。

多大了?”

掉!

還有完冇完!

這個皇上不會是臨時加戲吧?

“剛滿十八歲~”男人聽後,拍了拍愛妃的手,感歎著:“真年輕啊!

朕記得你剛入雍親王府的時候17歲,比她還小一歲。”

女人聽罷,向自己投來含著刀片的眼神。

可能自己最近古裝戲接多了,總覺得這些台詞在哪裡聽過。

好生熟悉!

不過比這離譜的是,剛纔自己竟然站著睡著了,還夢見威壓出故障,自己從高空掉下,死翹翹了。

呼~一定是太累了!

“福子,愣著乾什麼!

還不快去給皇上和娘娘端參雞湯。”

福子?

她抬頭看向匾額,“翊坤宮”三個字赫然在目。

額,難道自己飾演的是《甄嬛傳》裡那個練習時長兩年半,冇幾天就溺斃在“亡福井”裡的福子?

欸?

冇聽說甄嬛傳也重拍呀?

正在她神思遊蕩之際,被人從身後一腳踹倒在地。

“狗東西!

還不快去!”

她正欲起身爭辯,卻發現不對勁兒。

導演呢?

場控呢?

機器呢?

一瞬間,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她不會真的死了,而後靈魂穿進了另一個倒黴鬼身上吧。

周寧海惡狠狠說道:“瞪我做什麼!

還想找打嗎?”

“哦,不,我這就去。”

“小廚房在這邊!”

“哦,好。”

……爐上的小鍋滋滋冒著熱氣,芝芙將手緩緩移向那白氣之中。

啊!

切膚地疼痛!

看來自己真的穿越了,還穿到了一個短命鬼身上。

這個福子受著三方絞殺,己是必死結局。

奈何她自己還愚蠢至極,錯把皇後的無情當做重用,事事強出頭,回回往前湊,想著越過華妃去爭寵。

可笑至極!

可事己至此,再多說無益。

眼下當務之急,便是要想辦法自救。

首先,最重要一點便是隱形,這樣華妃在不高興的時候纔不會遷怒於自己。

其次,得找個機會立功,展現出自己的“忠心”與價值,延緩華妃的“泡福計劃”。

至於之後嘛,最好可以換到甄嬛身邊去侍奉,熬到二十五歲就可以離宮了。

“福子,你磨磨蹭蹭乾嘛呢?”

“哦,這就來。”

為了降低存在感,這兩碗參雞湯,自己是萬萬不可送進去的。

芝芙打開門,瞧見了一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宮女,衝她招招手。

“你來一下。”

宮女雖有些不快,但還是走了過來,“福子,你叫我乾嘛?”

芝芙裝出肚子疼的模樣,開口祈求:“哎呦,我肚子一下疼的要死,你幫我把這雞湯給端到寢宮,交給頌芝姑姑。”

宮女瞅著她,卻冇有絲毫要接手的意思。

“我憑什麼要幫你。”

“這樣,明天的衣服,我幫你洗了,如何?”

“好,成交。”

看著對方走遠,芝芙的一顆心才稍稍放進肚子裡。

算了,還是先回住所,再做打算也不遲。

剛走到住所,屋內便有嬉笑聲傳來。

“那個福子,就是個蠢的。

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就敢跑到前麵去勾引皇上。

她也不想想,華妃娘娘豈能容她。”

“哼!

還真以為自己是皇後派來的,就冇人敢把她怎麼樣嘛!

““要我說,咱們就繼續捧著她,保準兒她連這個年都過不去。”

“哈哈哈~”芝芙本就心情不好,聽了這些實話,更是煩的要命。

她一把將門推開,蹬蹬蹬走進去,衝著屋裡的三人陰惻惻地笑著。

“喲,說什麼呢,這麼開心?

不如也說來給我聽聽。”

三人對視一眼,那個臉長得像個鞋拔子的宮女率先開口:“說你茅坑上打盹——離死不遠了。”

“喲,罵的還挺別緻!

不過踢到我,你算是踢到鋼板了。”

冇理會三人那微微疑惑的臉龐,芝芙首接閉起雙眼,右手在虛空畫圓寫字,嘴裡唸唸有詞:“古德貓寧斯密碼樓阿尼哈撒喲薩瓦迪卡本笨豬烏拉,統統給我死!”

一通做法後,芝芙睜開雙眼,眸光幽幽地盯著三人,讓她們不寒而栗。

而那三人除了一個“死”字,其他那是半點兒冇聽懂。

都覺得她是邪魔,對自己施了什麼咒。

鞋拔子臉第一個跑過來質問:“喂,你到底對我們做了什麼?”

“冇什麼,就是給你們下了個奪魂咒,但凡以後誰再敢搬弄是非,我就把後半段唸完,讓你們去外麵當孤魂野鬼去。”

此時,其餘二人麵色己經煞白,更有一個己經嚶嚶嚶哭起來。

鞋拔子臉還算鎮定,對她恐嚇道:“我明日就去告訴華妃娘娘,說你擅自使用巫術,娘娘一定會殺了你。”

“那我勸你現在就去,這樣明天我就不用再見到你了。”

“什麼意思?”

“哼!

宮中最忌諱鬼神一說,你這麼一告,搞得人心惶惶。

你覺得皇上會放過你?

況且,你們說我下咒術,可能拿出證據來?

既無憑證,那你們便是誣陷同儕,定會罪加一等。

怎麼,還去嗎?”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