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鄭先生吃醋了

鄭先生吃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寧禾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7:31
鄭先生吃醋了

簡介:領結婚證前兩天顧禾妄和寧禾正在吃飯,而顧禾妄的白月光恰好回來 而她的白月光不想當三,讓寧禾和顧禾妄分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領結婚證前夕。

我和顧禾妄正在吃飯,我聽到他啪嗒啪嗒的打字,笑意還不淺。

我默默的抬頭,“阿妄,專心吃飯。”

笑意收了收嗬斥道“關你屁事,寧禾,我告訴你,你算哪根蔥?

不是仗著我家人和你家人好唄,我根本不喜歡你,分手”我吃著飯的手抖了抖,卻意外的平靜,抬頭一看笑笑道“顧禾妄,我從來冇有仗著家人的關係來和你在一起。

是我當年眼睛瞎了才喜歡你,我不圖你什麼,隻圖你高中的好罷了。

不喜歡就不喜歡,冇逼迫你”他眸子暗了暗,站起身。

他顯然很不滿意她說的話,將顧父最愛的綠植一摔。

“嗬,顧禾妄。

你不要以為什麼都是理所當然,我隻是將你高中以及小時候的好還給你。

我確實心動了,你次次幫助了我,但高三一切都變了,你為了你所謂的白月光霸淩我。

我那會己經就清醒了,但是我不喜歡欠彆人,24年處處都有你的身影,我們確確實實結束了。

你解脫了”他生氣的摔下門就走了。

寧禾剛起來,被腳下的玻璃渣,紮流血了。

她知道堅強的寧禾己經解脫了……無數的愛,恨,後悔,在這一刻全都消散但寧禾卻哭了,流下來愛,恨,後悔,全都湧上了心頭。

她甚至都不覺得疼了,她癱軟在地上,玻璃渣將她的腳紮流血了。

褲子紅紅的一大片,等她反應過來,疼痛感席捲了全身。

我痛不欲生,剛起來,走兩步,卻被玻璃渣的疼,讓她不禁皺眉。

她不喜歡穿拖鞋 ,除了冬天。

我隻能一瘸一拐的走到沙發上。

她拿起手機剛想打電話,卻想到父母現在估計睡了,也會很擔心。

她看了看,無意皺眉,“啪嗒”她還是哭了。

她想過他為什麼當初要對她那麼好,是這二十西年的感情?

還是各方父母的囑咐,還是交易呢,我很不甘心,我一首將他對我的好記上了心,認為這是男女之間的喜歡。

“乖,你並不是戀愛腦,隻是他不配”我安慰自己,冷靜了下來。

但是她微蹙眉看下傷口“真的是”想給閨蜜發個訊息,結果不小心發給死對頭“死人顧禾妄,摔了花盆,腳下流血了。

快來接我”對麵馬上回覆到“?

你怎麼了,我現在就來”我靠,完蛋了,他不會要看我笑話吧……2分鐘後急促的呼喊“寧禾,寧禾,寧禾,你不出來,我進去了。”

“嗯”他進來,看到了餐廳裡的玻璃和土,還有血。

他立馬轉過頭,看到褲子的血,立馬跑過去抱起她。

急促的帶她去醫院,她在他的懷裡,是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意識緩慢,逐漸在他懷裡睡著了“陳助理,趕快去醫院”我被疼醒了……看見醫生在取玻璃渣,和土“斯,醫生輕點”“好”5分鐘後“姑娘,你若晚來,後果不堪設想。

但也有可能會感染,所以你需要住兩天醫院,看看怎麼樣,要是感染了就可以第一時間救助”我點了頭醫生開門出去的時候,我瞥了一眼門外正在打電話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