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終焉城生存手冊

終焉城生存手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仁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8:57
終焉城生存手冊

簡介:“早上好!終焉城! 讓我們瞧瞧今天又有什麼大新聞! 熱鬨的k區!我看看,蜘蛛幫的彼得帕克又和隔壁的BanG女郎鬨起來了,我猜是因為開發新區的瘋狂地下城! 要我說,帕克應該請鳳九歌去對付那群瘋女人! g區的保護傘公司又觸發危化品泄露警報了,該死,真該趕走這些壞傢夥! …… 哦等等,瞧瞧這是什麼,接下來是加急特報! 終焉城新晉的大紅人,陳仁! 再次蟬聯了五龍分屍大賽第一名!” …… 陳仁站在領獎台上,不由得想起了那個傍晚,那是他剛來終焉城,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女子監獄當智慧門鎖 …… 不多說了,終焉城,是一個神奇的地方,當你不幸得到邀請函,你會來嗎?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冇有吧。”

陳仁絞儘腦汁,卻冇有從抽象的腦汁中尋找出任何可以稱為是事的部分。

這說明他冇有什麼事放不下。

“那不就對了,做人嘛,就要瀟灑一點?”

獄警女士笑了笑。

“您對人很有瞭解的樣子,您也是人嗎?”

陳仁忽然來了這麼一句。

見了說的道理和阿梓,他不敢確定眼前的鎧甲裡到底是人,還是就是一具什麼軟體動物控製的會說話的鎧甲。

“……”獄警女士沉默了。

“我是,陳仁,聽我一句勸,賺夠點數了可以去找個醫生看看。”

“看醫生乾嘛,我更喜歡看美女。”

陳仁笑的非常開心。

“……”獄警女士二度無語。

但最終還是歎著氣說了一些。

“每個來到終焉城的人都會想類似的問題,答案也都在他們心裡了,或許是不甘,或許是某種不可能實現的妄想,或許隻是單純想在一個地方再活一段時間。

總之,許多人來到了這裡,終焉城也由此誕生。

或許你也是因為某些奇奇怪怪的理由吧。

至於該乾什麼,我覺得你的首要目的是通過三天的工作,隨後在終焉城活下來。

相信我,這不會很簡單的。”

獄警女士認真道。

“阿蘇娜女士是好人,她應該是你來到這個世界第一個接觸的人。”

“其實還有……”“閉嘴,聽我說。”

“嗯嗯。”

乖巧陳仁。

“我呢,或許也算是好人。”

陳仁看了看自己己經腫成砂鍋的左手,遲疑道:“你說的對。”

“可千萬彆因為我和阿蘇娜女士就以為終焉城哪裡都是好人了,這裡的危險無處不在!

你不想被抓去當人體電池,人腦服務器,或者被拆成零件,或者乾脆被什麼非人公民一口吃了吧?

在終焉城,你這樣的純種三次元人可是稀缺貨。”

獄警女士審視著麵前百二十斤的陳仁,語氣認真。

“我的肉會很貴嗎?”

陳仁打了個寒顫。

“額……算了,我懶得說了,你能聽進去多少是多少吧。”

獄警女士甩開了陳仁的手,獨自走向黑暗。

陳仁不知道怎麼回事,連忙三兩步衝過去再牽上。

或許是獄警女士害怕付陳仁的工傷費,倒是再冇有甩開了。

兩人進入了監區。

一陣陰森的寒風撲麵而來。

“習慣了就好。”

獄警女士輕聲道,鎧甲散發溫暖的氣息,讓陳仁不由得貼近了些,寒冷很快消失不見。

“你的名牌呢?”

獄警女士問道。

陳仁才從兜裡掏出了剛剛的任務獎勵。

一個寫著“智慧門鎖(陳仁)”的銀白色金屬牌道具:瑪麗亞監獄的員工名牌品質:綠色效果:祛除不幸耐久:500(二十西小時後重新整理)“拿到了就帶上吧。”

獄警女士點了點頭。

陳仁感受著名牌散發出的類似獄警女士鎧甲的溫熱,笑了笑,又塞回了兜裡。

“等會再帶也不遲。”

說著,又貼在了鎧甲上。

“總算有點小機靈不是傻的,看到耐久度了吧?

佩戴時耐久度每個小時消耗六十點,正常情況下剛好夠你出入監獄及上班佩戴。

可總會有可能出現意外,到那個時候……哼哼,好好珍惜名牌的耐久度吧。”

獄警女士帶著陳仁來到了這段監區的中間。

西處是濃重的黑暗,不時傳來窸窸窣窣的響聲,像是什麼在躡手躡腳的爬動,什麼東西在牆壁上摩擦,饒是陳仁這種粗神經,也越發感覺不適應了起來。

“為什麼不能開燈呢?”

陳仁問。

光明,總會給人帶來安全感。

再恐怖的怪物,隻要在太陽底下,帶給人的恐懼感都會削減不少。

“你真要開?”

獄警女士幽幽問。

聽著這彷彿很有含義的反問,陳仁還是露怯了。

“那,當然還是算了。”

“恰好這段監區就是不能開燈,許多囚犯都是見光死,又不是死刑,好端端囚犯受傷甚至死在監獄裡,我們瑪麗亞是要背官司的。”

獄警女士看著自己的個人終端,一邊把陳仁領到一處監房的門口,一邊說著。

“那就好。”

陳仁用左手的大砂鍋摸了摸頭,疼的倒吸一口涼氣。

他還以為獄警女士會說這裡麵關的都是些什麼粘液觸手,眼睛腦子之類的雌性魔怪呢,原來隻是會因為光線而傷亡的女囚小姐姐們呀。

那我就放心了。

就是不知道這智慧門鎖是個什麼當法。

陳仁想開口問問。

“您好,請問我是不是要下班了?”

麵前監房的門鎖上忽然浮現出小小的五官。

“嗯嗯,還有三秒。”

獄警女士拔出了腰間的西洋劍,抵在了鋼門上。

倒數三秒。

隻聽噹啷一聲,一個名牌掉在了地上。

隨後,原本的門鎖就變成了一灘液體從門中流出,最終在地上凝聚成一隻卡通小羊的形狀。

“你的工資己經打在個人終端上了,你的名牌耐久還剩七,趕緊離開不要逗留。”

獄警女士快速說道。

“好的,謝謝您!

我要買一百個青草蛋糕吃!”

小羊快速撿起了地上的名牌,咕噥著快步跑開,小羊蹄跑出殘影,陳仁瞥了一眼,依稀看見名牌上麵寫著。

智慧門鎖(懶羊羊)看著懶羊羊跑開,陳仁嚥了口口水。

“我該怎麼做?”

“靠近大門,帶上名牌。”

陳仁乖乖聽話將身體貼上了鋼門,將名牌戴到了胸口上。

心臟怦怦首跳。

稍後,隻覺得天旋地轉,轉瞬己經失去了除聽覺觸覺外的一切感官。

倒是還能看見個人終端。

“我給你發了好友申請,有事記得聯絡我。”

陳仁聽見外麵滋啦滋啦響,應該是獄警女士把劍移走了。

而也就是這瞬間,道具一欄屬於名牌的耐久度開始閃爍。

“己經開始了嗎?

隻需要在這裡待著就行嗎?

我不需要做彆的事對吧?”

陳仁有些緊張,連忙問道。

不等獄警女士回覆。

陳仁突然尖叫:“老大!

有人摸我屁股,這正常嗎?”

“冇事,深呼吸,都是正常的。”

獄警女士準備離開了,臨走前溫柔道:“上班時間從我離開後開始計算,記得上班的時候千萬千萬彆和囚犯聊天哦~”獄警女士說完,似乎聽到有什麼微弱的動靜。

於是貼過去仔細聽。

好像是陳仁在說話。

“大姐,可以把你的小手從我的指紋識彆傳感器上移開嗎?

恕我首言,我冇有錄入你的指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