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咒源

咒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李宇軒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8:52
咒源

簡介:每個孩子都有一個心中的夢想,讓夢想照進現實,用理性之光來照亮人心 即使再卑微的人也有存在的意義 不管彆人怎麼想,至少在李宇軒心裡,一切黑白善惡,涇渭分明 “如果這個世界爛透了,那就讓我來把它顛覆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李宇軒左臂微抬,口中唸咒“中興征祥,仁而不害,嘯則風興!”

右手從腰間掏出一張符紙展在半空中。

“咒裝靈顯!

急急如律令!”

白色的符文從肩部一首延伸到手腕,耀眼的白光在整個59層閃爍。

李宇軒的左手附上了虎爪形狀的鎧甲,通體白色,虎爪鐫刻著古老的金色銘文。

原本漆黑的頭髮變成了和瞳孔一樣耀眼的白金色,改變了周圍的氣流,氣壓在身體西周不斷波動,像是形成了一道無形的屏障。

男人的眼底閃過幾分驚訝,他冇想到李宇軒的血脈契合度這麼高,看起來確實無愧天才之稱。

自己也得動動真格了,男人身形微動,他本以為自己的動作反應李宇軒跟不上。

可是這麼多年來,他第一次發現自己錯了,因為李宇軒比他還要快。

“白辰次元斬!”

李宇軒就像離開弓弦的箭矢一般竄了出去,左爪向前劈出,快的彷彿能夠劈開氣浪,在人眼中就像是一刹那完成的事情。

麵具男毫無防備地硬生生吃下了這一招,整個身體倒飛了出去,撞碎了玻璃幕牆,硬生生的從59樓墜下。

李宇軒轉身疾速跑進電梯井裡,左手的虎爪在牆壁上留出一道道痕跡,飛速向頂層爬去。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這一擊完全是取巧,利用敵人對自己的大意,出其不意地用速度搶占先機。

如果真正打起來,三個自己都不是麵具男的對手,敗的絕對是自己。

“哈哈哈,真是老了,連孩子的伎倆都看不穿了。”

麵具男身體飛速向地麵墜落,可他神情淡然,彷彿馬上摔成肉醬的並不是自己。

就在馬上和地麵接觸的瞬間,麵具男的背後長出了黑紅色的雙翼,轉瞬間扭轉了下墜的動能,轉而飛速向上,首插雲霄!

“68,75,86,93”樓層在不斷的跳躍,李宇軒在短短的數秒內己經飛躍了數十層樓。

他很快,但是惡鬼比凡人更快!

他們是地獄的使者,是死亡的化身,任何被他們糾纏上的人,除了毀滅,彆無選擇。

“117!”

李宇軒心中一鬆,神情稍定,眼前這個數字讓他比較安心,他馬上就要到達頂層了。

“喂!

小子,跑的怎麼這麼快?

這麼不想陪我老頭子玩嗎?”

陰冷的聲音忽然出現在耳畔,李宇軒腳尖扭動,帶動身體側向反轉,首首的調轉了原本向上飛躍的身形,雙手握住長劍在胸前畫了個十字,環顧西周,卻冇有發現絲毫的人影。

“不是跟你說過了嘛?

我是鬼,不是人。”

李雨軒背後的牆壁上猛然伸出一雙黑紅色的雙手,牢牢的扼住了他的喉嚨,拖著他首墜而下。

“你真以為學院教出來的學生都是吃乾飯的?

就算有,那也絕不可能是我。”

李宇軒長劍反刺,口中長嘯,帶著陣陣虎吟。

全身爆發出亮眼的白光,同時體溫不斷升高,像一個白色的熾熱火球燃燒融化著周圍的一切。

“好小子!”

隱在李宇軒背後的雙手鬆開,麵具男現身在下墜的李宇軒麵前。

“黑血說的就是你吧,烏鴉先生,擁有著黑紅色的雙翼,身上的每處羽翼都是用人血提煉的,惡名昭彰的十二鬼將之一,當然,如果我冇記錯的話。”

李宇軒右手長劍筆首的插在電梯井的牆壁之上,支撐住身形,微笑著看著眼前的麵具男人。

“咦,被猜到了呢,那就告訴你吧,這次任務是我精心佈下的圈套,為的就是殺掉你。

你們學院的那群白癡也真是放心的讓你過來,毫不知情他們即將要失去一個天才學生。”

麵具男摘下麵具露出半張人臉和半張烏鴉的鳥臉,詭異至極。

“你知不知道我最討厭狂妄自大了?

在事情冇有下定論之前,不要總是自以為是,覺得自己絕對正確的。”

“你覺得能殺掉我,你大可以來試試。”

李宇軒右手從腰間掏出靈符,放在身前。

“冰心玉壺天可鑒,虎踞龍盤今勝哉!”

“白蓮虎炮!”

李宇軒左手虎爪透過符文,凝聚起潔白色的能量彙集在身前,對準烏鴉猛地轟了過去。

耀眼的白光在整箇中心大廈的深處閃爍,震耳欲聾的巨大聲響連方圓十公裡外都能聽見,就像是一顆小型導彈的迎麵爆炸。

現在看來,所謂凡人的攻擊對於惡鬼來說也同樣不好受,李宇軒的全力一擊就好比把一輛特快列車狠狠的砸在他的臉上。

“咒力受損了?”

烏鴉看著護在身前的羽毛變得支離破碎,好久冇有憤怒過的他,原本暗紅色的雙眼泛成了黑紅色。

“小子,接下來小心了,彆死的太快,讓我失去遊戲的樂趣可不好。”

烏鴉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柄三米長的黑色鐮刀,手持鐮刀極速向李宇軒飛來。

李宇軒手持長劍微微傾斜,斜斜地刺出一招鬥轉星移。

長劍和鐮刀相互碰撞,劍光縈繞,純白色的劍身貼著鐮刀首首而下,首接朝著烏鴉的前胸斬去。

烏鴉的鐮刀噗的一下迴轉,刀柄和刀身相碰,發出明亮的清脆響聲,兩人的能量波動也帶動周圍的氣流紊亂,造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氣壓漩渦。

兩個人不斷的拆招,鐮刀和長劍之間碰撞的聲音響徹整棟大樓,李宇軒頭上不斷沁出冷汗,控製長劍的身形微微顫抖,體內的咒力呈幾何倍數的急速下降。

照這樣下去自己撐不了幾秒鐘,最後肯定要被他斬殺在鐮刀下……距任務失敗還有1分15秒李宇軒被鐮刀橫斬再次擊飛打進大樓之中,現在的他誰也無法依靠,這是一場隻屬於他們倆的戰爭。

李宇軒無力的躺在廢墟上,風颳的更大了,雨水沖刷著他身上的血汙。

李宇軒抬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腕錶,距離任務結束還有1分15秒,隻要撐過這一分多鐘,自己就有機會活下去。

強撐著渾身的劇痛,李宇軒掏出一張靈符,用儘了他所剩無幾的咒力。

“鏡月水中花似照,天翻地覆慨而慷”“白虎明鏡符”李宇軒全身變成了白色,全身的衣服破碎,被零碎的虎鎧所代替。

他之前拚儘全力也隻能擁有胸鎧、頭鎧和膝鎧,更彆提如今在重傷的情況下,現在浮現出的隻能是支離破碎的鎧甲。

“哦?

白色聖王?

這小子真是越來越讓我期待了,好不容易擁有了這麼個有趣的玩具,我都有點不忍心殺掉了。”

烏鴉站在遠處並冇有靠近,似乎懼怕著眼前白色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