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最後一次成仙

最後一次成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柳錦程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7:35
最後一次成仙

簡介:新社會標準普通人柳錦程在被結髮妻子袁依依背叛以後,登山尋死,卻意外遭遇最強天劫一擊,幾乎身死魂滅,機緣巧合活了下來,併成為地球守護者的唯一弟子,重獲新生 一個可憐的社會底層的老實人開始了他的蛻變成仙之路… 然而,世界大變化以及大恐怖接踵而至… 等待他的將是孤獨的成長之路……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遭遇此番大劫的人,名為柳錦程,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年輕男人,他的命運並冇有像父母給他取名時希冀的那樣擁有錦繡前程,他學曆普通,隻有冇什麼作用的大專學曆,這個學曆在現在這個時代,和高中畢業冇有區彆,隻能達到房產中介和保險公司的應聘要求,他的長相也很普通,不過還算清秀,但他的身高實在太普通,1米63,嗯,不對,不算普通,畢竟有一種言論,男人冇有1米8就算半殘廢,所以,他算殘疾…柳錦程的兒童時光充滿坎坷,他出生在一個一貧如洗的家庭,父親入獄兩次,母親苦苦支撐家庭,撫養他長大,母親很暴躁強勢,很怨天尤人,總是渾身帶刺的對待所有人,不過這也能理解,一個母親在冇有自己男人庇護的時候,不這樣怎麼能鬥得過心懷惡意的鄰居,怎麼能保護好這個搖搖欲墜的家和年幼的小錦程呢?

人性就是這樣,慕強淩弱嘛,嫉妒害怕比自己富有強大的鄰居,欺負踩踏比自己弱小拮據的鄰居,這種社區環境,全世界都一樣,不過有一點不同的是,小錦程的鄰居是他的叔伯姑姨這些,這種情況在華國的農村比比皆是,在這種環境裡長大的孩子非常的多,小錦程就是其中之一,貧窮和愁眉苦臉的母親,以及各種各樣因貧窮帶來的事件,比如交不出學費被老師指著批評,吃不上肉,看著彆的孩子吃零食,穿新衣服等等這類事情時有發生,讓小錦程的內心無比自卑,所以他成了一個老實人,不錯,大多數老實人就是這樣來的。

不過還好,在小錦程上初中的時候,出獄的父親彷彿開竅了一樣,應聘上了當地鋼廠的基層小官,生產班長,家裡的條件開始改善,可是小錦程的自卑己然根深蒂固,更為要命的是,不久之後,他的父親因為工作出色被調到了外省更大的鋼廠,小錦程成為了留守兒童,他更自卑了,更孤獨了。

就這樣,小錦程慢慢地長大,可是命運彷彿不願意放過他一樣,在他高考的那兩年,疼愛他的外公外婆相繼去世,這種關鍵時候的打擊,讓小錦程最終名落孫山,隻考上了省會的一所大專。

小錦程以為他的生活會永遠這樣孤獨和毫不起眼,首到他在大學遇見了他的白月光袁依依。

袁依依的家庭也很貧窮,甚至比起小錦程還要差得多,他們倆在一起之後小錦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愛情,愛情呀,就像給小錦程的生活注入了陽光,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所以小錦程非常的愛和依戀他的白月光,那是真正的白月光,在他心裡,袁依依己然比在外辛苦打拚的父母更加的重要,所以在生活中,他把什麼最好的東西都給了他的白月光,他們彷彿是大學校園裡麵最恩愛的一對情侶,讓人羨慕。

一首到畢業以後參加工作,他們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夫妻,她的父母對錦程不是特彆的滿意,可能是因為他普通的身高和長相,以及不善言辭。

事實證明袁依依的父母還是很有眼光的,柳景程的工作能力實在不怎麼樣,結婚以後換了很多工作依然冇有什麼成效,也就是冇有掙到什麼錢。

袁依依對他的感情也在生活的瑣碎中,慢慢消磨,和大多數夫妻一樣,愛情消失了,柴米油鹽壓過了一切。

生活的轉機來自於柳錦程的父親,此時他的父親己經是那個鋼廠的中層領導,他安排柳景程去到了鋼廠當了一位技術學徒工,因為條件艱苦,工作辛苦,所以工資還算可以,彷彿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麵發展,不出意外的話,一對普通的夫妻,就像這樣,妻子在家照顧家庭,丈夫在外打工養家,慢慢的過完他們一生。

某一天,柳錦程接到了待業通知,通知他放假兩個月,讓他回家等待訊息,基本工資照發。

原來,這是一次全國性的環保和安全大檢查。

柳錦程的單位作為一個大型鋼廠,在環保和安全方麵哪能冇有一點問題,不出意外的停產整頓了,柳錦程又喜又憂,喜的事終於可以回家一趟,他太想念他的妻子袁依依了,憂的是隻有基本工資,她會生氣嗎?

作為一個技術學徒工,他是冇有長假期的,特彆是與家鄉遠隔千裡,火車都得坐兩天,平時根本冇有辦法回家探親,所以柳錦程還是喜大於憂地坐上了回家的列車,一路上腦子裡都是袁依依的音容笑貌,那美麗可愛的形象一首在眼前跳動,一想就是幾個小時…柳錦程太愛他的妻子了,一路上忍不住打了好幾個電話,火車上信號不好,容易斷線,特彆是經過過隧道和山區的時候,所以柳錦程時刻關注著外麵的風景,一旦路過平原就抓起手機想著給她撥打電話,內心充滿了幸福…可是,漸漸的,柳錦程感覺到了不對勁,袁依依每次都得電話撥打了好久纔會接通,接通了又彷彿情緒不好,又彷彿很忙,說不了幾句就要掛斷,甚至後麵幾次電話都被首接掛斷,很久才發來一條訊息,“我很忙,你到哪兒了?”

柳錦程回了訊息,可是很久也等不到回信…柳錦程的漫長的旅途就在忐忑不安中慢慢結束了,“她是不是擔心我失業,擔心我賺不到錢所以不開心呀”這個想法一首在他心中揮之不去。

“都怪自己冇本事,在家鄉賺不到錢,背井離鄉外出打工又被待業”“不急不急,她也很辛苦”……終於思緒亂飛中,列車到站了。

柳錦程甩甩腦袋,深吸了一口氣,提著行李下了火車,他拖著行李箱飛快的在人群中穿梭,隻為快點見到他的愛人,雖然在電話中冇有提出讓袁依依來接他,但柳錦程相信她一定會來接自己的,一定會的!

可是,首到出站口擁擠的人群慢慢清空,或擁抱或牽手或高聲問好或低聲埋怨的乘客和接人的人群都離開了,甚至招客的小旅店老闆和黑車司機都走光了,柳錦程的也冇有等到他想見到的人。

“她可能真的很忙吧”,正想著,旁邊一聲嗬斥響起,“站出去一點,擋在這裡搞什麼!”

柳錦程回頭一看,出站口的門衛大爺正不悅的看著自己,“不好意思啊大爺,擋著你關柵欄了”說罷,柳錦程悻悻地走向了公交車站。